《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 - 第7章 冷戾校霸和他的沙雕跟班6

喻星垂:「……」

場上一片嘩然,緊接着便是一陣噓聲。

泰坦臉色變得十分陰沉:「你在羞辱我?」

沈宴:「不,我沒有這個意……」

話音未落,在主持人還沒有喊開始的時候,泰坦巨大的拳頭就朝沈宴砸了過來。

沈宴:「?」

媽的,這人聽不懂人話?

看着直面而來的拳頭,沈宴不得不出手反擊,她扭了一下身子,拳擊手套從她的耳邊擦過去,帶起一陣呼嘯的風聲,沈宴眯了眯眸子,右手握拳,朝泰坦的腹部打去!

泰坦身形十分笨重,便打算硬抗這一招,想來一個身形如此瘦弱的人應該也不會有很大的力……

下一刻,巨大的衝擊力砸在肚子上,泰坦覺得那一瞬間,他像是被好幾噸重的鐵塊擊中了,疼痛感並沒有那麼快到來,他首先感覺的是自己的身體飛了出去。

是的,在觀眾眼裡,那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一幕,泰坦幾百斤的身體被那個小個子輕輕一拳便打飛了出去,貼着地至少滑行了四五米,才被場地邊緣的緩衝帶攔了下來。

泰坦的身體幾乎把緩衝帶的彈性拉扯到了極限,然後回彈,把他彈倒在比賽場上,再也沒有爬起來,主持人甚至都不用倒數,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泰坦已經暈了過去,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險,於是連忙叫了擔架把人抬下去了。

場上靜默了兩秒,然後響起一陣衝破雲霄的歡呼,直到人群中喊出她的代號——辣個女人。

沈宴甩了甩手,然後兩手抬起往下一壓,示意現場的人們先安靜一會兒,場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沈宴咳嗽兩聲,覺得自己的聲音不夠洪亮,於是上前一步拿過主持人手裡的話筒:「喂?喂?好,來人,把這個麥克風的聲音給朕調到最大!」

「首先,我能站在這裡,我需要感謝我最好的朋友,燈光,燈光在哪裡?給我往二樓vip包間打,對,就是內個0521包間!」

喻星垂站在二樓捂着額頭,非常後悔為什麼要把沈宴帶到這裡來,為什麼要給這個神經病施展的機會!

燈光照了過去,只照到一個對着燈光擺poss的煞筆富二代蔣少清。

沈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然後開口道:「他可能比較害羞,我們不要管他,我想你們都非常想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於是沈宴站在台上,用上九天每一百年開大朝例會的架勢,給台下的觀眾們講述了一整套成功學,然後瀟洒退場。

這一夜,在這裡所有的人都記住了她——辣個女人!

沈宴從酒吧走出來的時候,就看見喻星垂靠在他那輛特別昂貴的邁巴赫旁邊低頭劃手機,周圍人來人往的帥哥美女很多,但沒有一個能與之媲美,他像是漆黑夜空中最亮的那一顆星辰,璀璨,奪目,亮眼,所有靠近他的星星都會變成他的陪襯,變得暗談無光。

天人之姿。

沈宴在心底感嘆了一聲。

睡過,分了,太脆了,一拍就散。

喻星垂見她出來,然後轉身開門:「上車。」

沈宴小跑兩步,本來想坐后座,結果喻大少爺嘖了一聲:「把誰當司機呢?上前邊兒來。」

沈宴只好下車,換到了副駕駛:「司機大叔呢?」

「回去了。」喻星垂踩離合掛擋開始起步。

沈宴總覺得這人不安好心,連忙開始解安全帶:「你放我下去,我自己回家……」

喻星垂突然側過身子,將她的手握住,然後一點一點的將安全帶扣了回去,溫柔道:「不是說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相信我嗎?」

沈宴一副見鬼的表情:「我當然不相信啊!」

她雖然是紫薇帝星,但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肉體凡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