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 - 第8章 冷戾校霸和他的沙雕跟班7

喻星垂挑了挑眉,不太想摻和進沈家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里去,於是便轉身回了車裡。

等沈楚楚走了過來,喻星垂早就驅車離去。

晚上光線本來就不太好,再加上喻星垂是背對着沈楚楚的,因此她並沒有認出剛才跟沈宴在一起的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喻大少,不過她仍舊辨認出那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沈楚楚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抹嫉妒,她恨恨的開口:「我說怎麼這麼晚都不回來,原來是在外邊兒釣男人去了是吧?真是有夠不要臉的。」

沈宴往沈家別墅走去,一邊走一邊說:「你檢討寫完了?」

不提還好,一提起白天的事情,沈楚楚就氣不打一處來:「你早就想好了要設計害我對不對?你這個小賤蹄子,我早就知道你沒安好心,你等着吧,爸爸媽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他們早晚會把你趕出沈家!」

沈宴沒說話,背着書包走進了沈家大宅。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沈家大宅仍舊燈火通明,沈長錦和陸眠夫妻兩個都坐在客廳,旁邊還站着她今天下午剛剛打過的保姆。

那保姆見她進來了,先是十分得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誇張的開口道:「哎呀,大小姐,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啊,二小姐可是早早就回家了呢,難道說大小姐在外面有什麼朋友嗎?會讓大小姐這麼晚回家,那是什麼樣的朋友可不好說……您是受了老爺和夫人的大恩大德才能繼續留在這裡的,怎麼現在這樣不懂事,要是在外面招惹了什麼人,又或者是帶了什麼臟病回家,你對得起辛苦養育你的夫人和老爺嗎?」

沈宴冷着臉把書包放下:「我做事用得着你來置喙?」

那保姆連忙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大小姐做事,我這個保姆確實也不好說什麼,但我也是為了您好!我只是想要夫人和老爺開心,大小姐您就算覺得我嘮叨,您也不應該跟我動手呀!您看看我臉上的巴掌印,到現在還沒緩過來呢!老爺夫人,怎麼說我也在這沈家大宅里服侍你們有幾個年頭了,你們可要替我做主啊!」

沈楚楚站在一邊,小聲道:「王姨,你別這樣說阿姐,是我不好……要是我沒有回來的話,阿姐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我剛才還看到阿姐被一個開豪車的男人送回來,阿姐,你別做傻事,要保護好自己啊!」

陸眠冷聲開口道:「楚楚!這個家本來就是你的,她只不過是個外人,你別總替她開脫!你的善良是好事,但別用錯地方!沈宴,我真想不明白,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沈宴看着那兩夫妻,在原主的記憶里,他們一家三口有過非常美好的一段回憶,原主乖巧可愛,懂事又溫柔,但是這一切從沈楚楚回來後一切都變了,他們的目光就再也沒有回到沈宴身上,哪怕半分,即便是這樣,原主也對於父母沒有絲毫怨言。

「你以前是多麼聽話的一個孩子,但你看看你現在!你就不能跟楚楚好好學一學嗎?」沈長錦說道:「她從小吃了那麼多苦,還這樣體諒你,而你呢,非但不感激她,今天在學校,還故意誣陷她破壞了學校的公物,你知道一個好名聲對楚楚來說有多重要嗎?你既然享受了那麼久她本該擁有的生活,你就應該好好的保護她!你今天晚上不要睡了,給我去門外的花園裡跪一晚上,跪到你妹妹肯原諒你為止!」

「所以,我就該死是么。」沈宴突然開口道:「她沈楚楚的名譽是名譽,我沈宴的名譽就不是名譽了?她在學校犯錯了,那就是我陷害的。我在學校犯錯了,那一定是我自找的,是么?」

陸眠揉了揉額頭,一副十分不耐煩的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