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 - 第9章 冷戾校霸和他的沙雕跟班8

沈宴沒躲。

那巴掌結結實實的打到她的臉上,留下一個掌印。

陸眠怒意難消,抬起手想打第二個巴掌的時候,卻被沈宴握住了手腕,她冷聲道:「剛才那一巴掌,是替她還給你的,十八年的母女情分,就到此為止了。從今往後,我沈宴跟你們沈家再無瓜葛,你要是再動我,我可還手了,你應該不想跟王姨一起明天去補牙吧?」

陸眠想到王姨的樣子,下意識後退了一步,心底已經開始害怕,連眼神都開始躲閃沈宴。

「沈宴,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父親!」沈長錦怒道:「沒了沈家,你什麼都不是!」

沈宴冷眼掃了一眼沈長錦,轉身回到自己房間里收拾東西。

沈長錦被她那一眼掃的有些反應不過來,他商海沉浮多年,什麼樣的狠角色沒見過?可剛才沈宴看他的那一眼,就彷彿一個上位多年的統治者,在看一個微不足道的垃圾。

那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沈宴身上的神情。

沈宴的威嚇十分有用,以至於她拉着行李箱離開家門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敢靠近她。

沈宴想了想,走到沈長錦面前,伸出手:「我要三十萬。」

沈長錦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麼?」

「三十萬。」沈宴動了動手指:「要不然我出去住橋洞啊,我要住宿。」

沈長錦:「……你剛才還跟我放狠話說你從此以後跟沈家沒有任何關係,轉頭就找我要錢?!」

「這怎麼能一樣?」沈宴眨眨眼:「我跟你們沒有任何瓜葛,和我向你們討要醫藥費並不衝突啊?」

「什麼醫藥費?」

「喏。」沈宴指了指自己被陸眠打出來的一個巴掌印,因為陸眠的指甲比較長,所以在她臉上留下了一條十分細微的小口子:「快點,我要去醫院了,說不準可能會毀容的。」

沈長錦:「……」

是得快點去,再慢點兒估計都痊癒了。

兩夫妻其實很早以前就想把沈宴趕出去了,但是一直礙於面子。

畢竟上流社會的人就那麼一些,貴族圈裡的富太太們沒事往美容院里一坐,家長里短的,什麼事兒都給你扒個底兒掉,他們之前仍舊留下沈宴,讓陸眠在名媛圈裡狠狠刷了一波好感度,如果是他們主動把沈宴趕出去,那她善良賢惠的名聲可就要沒了。

但現在是沈宴主動要離開的,雖然白白給了沈宴三十萬讓人很憋屈,但只要回頭讓人多傳一傳,是沈宴自己不知檢點非要離開沈家,而自己非但沒有怪這個不聽話且非親生的女兒,反倒給了她三十萬,那她的名聲又能再往上一步。

夫妻兩人對視一眼之後便知道對方心底的想法,於是咬咬牙便同意了。

沈宴30w到手,走的非常痛快。

肉包坐在她的行李箱上,開口道:「現在我們要去哪裡啊?」

「找家酒店先睡一晚,明天還要上課呢。」沈宴說。

「你為什麼要離開沈家啊?」肉包指手畫腳的分析道:「你有沈家大小姐這個身份,應該更好靠近喻星垂,讓他喜歡上你,然後娶你!」

沈宴頓了一下:「我為什麼要讓他娶我?」

肉包撓了撓光溜溜的小龍腦袋:「愛情這杯酒,誰喝都上頭,他只要愛上了你,那他心臟里的碎片還不是手到擒來?」

沈宴晃了晃手指:「我,上九天紫微帝星,向來只給人當爹!此生必不會做舔狗!讓他心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