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 - 第10章 叛逆士兵的女巫大人(9)

阿瑟在皇城中有着「陰晴不定冷血將軍」的響亮稱號,沒有一點親和力可言。

而女巫大人更是成天一副黑袍示人,據說從來沒有活人能見到她的真面目,見過的人都死得很慘。

皇城中名號最響亮的兩個人,現在面對面地站着,誰也沒有先一步打破這個平衡的局面。

最終,還是身為任務者的女巫大人先開了口,「小士兵,看來你最近心情不錯。」

低沉的聲音不冷不淡,但是眸間卻明顯地閃過一絲異樣,「托女巫大人的福。」

微生尋點頭應下這份功勞,明明很是清冷脫世的嗓音卻多了几絲調侃之意,「那可真是榮幸之極。」

「哼——」熟悉的冷哼從阿瑟的鼻腔中溢出,微生尋盤着舍利子的手稍稍一頓。

隨即慢悠悠地走到阿瑟身邊的椅子旁坐下,默默地抿着杯中的酒。

阿瑟面色不改,亦是自顧自地喝着自己的酒。

頂層的微風帶着涼意,卻絲毫沒有吹散兩人之間那種似有若無的契合感。

一杯酒下肚,微生尋不禁有些惋惜地嘆氣道,「小士兵,宴會要開始了。」

「嗯。」他知道,今天宴會的主角現在還坐在他的身邊。

「要和我一起嗎?」

「不用。」

「可真是冷漠呢……」微生尋沒有半點被拒絕的尷尬,反而帽兜下的鳳眸微微眯起,嘴角忍不住地上揚。

臉上殘留的興味,是那種遇到自己喜歡的獵物,但總是忍不住想要逗弄他。

即便是隔着一層帽兜,阿瑟也忽略不了那股強烈的視線,他剋制地緊了緊手心,「女巫大人果真是隨性,很快就該您出場了吧。」

「呵……可真是個記仇的小士兵。」微生尋沒有做過多的逗留,下面的確是該她出場的時候了。

標誌性的黑袍出現在宴會上的那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上面。

最先開口的是國王的侍從,彷彿是經歷過很多這種場面。

不用看着稿子,都可以熟練將一大通場面話倒出。

就在爾淳聽的都有點不太耐煩的時候,侍從終於結束,「接下來,請我們的女巫大人上開宴台。」

微生尋活動了下身子,看向比平地高出不少的開宴台,不悅地皺了皺眉頭。

這個宴會原本就是皇帝為了籠絡皇城這些有身份的人,藉著女巫的名頭才舉行的。

今晚的宴會,皇城只要是有身份的人,都聚集在這裡。

眾人忌憚着女巫,沒有一個拒絕邀請函的。

更何況,大家早就得到了消息,大將軍也會來參加宴會。

現在皇城中隱隱分成兩派,一派支持國王,誓死效忠。

而另一派,則是大將軍阿瑟·奧里亞的擁護者。

國王早就內心忌憚,他對這個僅用三年時間就爬上了大將軍位置的阿瑟早有耳聞。

尤其是知道了他無權無勢,只是孤身一人,卻得到了萬軍的擁護。

本來以為自己得了一個驍勇的戰士,卻沒有想到,這個阿瑟·奧里亞從來不服從管束。

在軍中,甚至在皇城中,都是我行我素,絲毫沒有要收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