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 - 第7章 叛逆士兵的女巫大人(6)

「親愛的士兵,我來和你說一句恭喜。」微生尋淡然地盤着舍利子,語氣中明顯地透着一股悠閑的意味。

「哼——」阿瑟不屑地冷哼,不情願地撇過臉,不去看她。

微生尋緩緩上前,走到他的身邊,視線輕輕落在破舊的劍鞘上,但是抽出半截的劍卻是十分透亮。

「不開心?」

「女巫大人半夜突然來訪,不知道是有什麼目的?」阿瑟不買賬,黑化值卻實打實地降低了百分之十。

「姐姐,姐姐,男主的黑化值突然下降,現在只有百分之八十五了。」爾淳興奮地嗷嗷叫,甚至口不擇言,「姐姐,要不你再近一點,嘿嘿嘿……」

「阿彌陀佛,二蠢,我教過你,不多言。」

「……」

當初,阿瑟拿到打火匣之後回到原處找微生尋,結果微生尋先走一步。

氣的他拿着自己的長劍和打火匣就離開了樹洞,因為樹洞很高,加上他原本就體力消耗過多和大病初癒,不知道爬了多久,才離開那個樹洞。

等爬上來的時候,雙手也差不多被鮮血浸染。

「沒什麼目的,只是單純地過來恭喜一下大將軍。」微生尋自顧自地走到一邊,穩穩地坐在阿瑟對面,又十分自覺地給自己倒了杯美酒。

阿瑟看着面前的人,依舊是看不見是什麼模樣,只能看見纏着舍利子的手,白嫩光滑。

他不禁緊了緊拳頭,餘光瞥見纏在自己腕上三年的舍利子,現在沒心沒肺地又去纏着它的原主人。

一股陌生的情緒縈繞在心頭,似乎是嫉妒……

原本他以為自己一直會過着剛離隊的那種生活,無依無靠,無欲無求,甚至會餓死在皇城中的某個街頭小巷。

但是從天而降一個不曾露面的小女巫,對自己說話都是命令的語氣。

就好像是剛適應一具人類的身體,說話和行為舉止都很僵硬。

他並不想要她給的甜點,即使那是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

後來他將自己唯一的佩劍給了她,她沒有要。

接着,她又去讓自己給她下樹洞拿一個打火匣。

多麼一個可笑的打火匣,現在還在他的兜里,他帶在身上帶了整整三年,甚至在打火匣的蓋子上鑽了一個小洞,天天掛在脖子上。

那個時候,自己是故意將她推進樹洞里。只是沒想到她明明可以直接殺掉他,卻只是將他一起拉進了樹洞,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其實,在兩人下落的過程中,他看到了她的容貌。

不像是皇城中女人的相貌,她的五官沒有那麼深邃,卻帶着一股天然的精緻感。

這股精緻沒有那種美艷,卻帶着一陣撲面而來的清冷。

「你在想什麼?」眼前突然多了一個放大的黑影,隨之而來是記憶中的清香。

這些年他找過,卻從來沒有遇到過相同的香味。

阿瑟只是沉默地看了微生尋一眼,隨即伸手抵住她的帽兜,將她推的遠了點。

「降了降了,現在黑化值百分之七十五。」主人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沒出息,大人只是稍稍靠近點,就把持不住了。

「離我遠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