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友喚醒計劃》[快穿之男友喚醒計劃] - 第6章 踏破鐵鞋無覓處

—東凡鎮—

「米糕~剛出爐的米糕~」

「賣饃饃勒~又白又大的饃饃嘞~」

聽着外邊小販的叫喊,你歡喜的拉開轎簾對着外邊騎馬跟着你的朗月說

「這東凡鎮好熱鬧啊,有沒有什麼好玩之處?」

「回夫人,這東凡鎮一年一次的花燈節是他們這裡最為熱鬧的節日,夜幕之時街上流光溢彩,花燈琳琅滿目,遊玩的方式也要比平日里多。」

「哦是嗎?那他們花燈節都是什麼時候啊,我們能不能趕上?」

「回夫人,明晚便是。」

「哇塞,真的!?」

從沒見過什麼花燈節的你顯得十分期待,

「誒梁清風,我們在這留兩晚被,人家一年一次我們都能趕上,不留下看看怪可惜的。」

要是按照過去梁清風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同意在東凡鎮逗留的,可看見你眼中滿是期待,他硬生生把那句不行咽了回去

「狼鷹,」

「屬下在」

「派人回去稟告皇上,遲兩天回東玄城。」

「是。」

聽見梁清風這麼說,你高興的湊到他身邊,對着臉蛋mua的一口

「耶,清風最好啦~」

「(一愣) ………….」

「誒?你怎麼不說我胡鬧了?」

梁清風雖然還是不太習慣,心跳總會加快,但他心裏正在一點點接受你

「 我們此次回去是要成婚的。」

呦呵?覺悟提高了啊!你抿嘴一笑

「 所以,你不討厭我碰你咯」

「………你你就不能有點女子的樣子!」

知道梁清風純情易羞,你心情大好的笑出聲

「哈哈,你說你的士兵們要是知道他們的大將軍是如此容易害羞的人,他們會不會笑死啊,哈哈哈」

「看來某人是不想參加花燈節了?」

!!!居然會威脅你了,…算他狠,

「咳!將軍英明神武,別和我個婦人一般見識。」

梁清風心裏暗自想到,你拿着長槍隨便耍時候可沒見你把自己當婦人….

既然決定留宿兩晚,梁清風讓狼鷹朗月去安排了客棧,他在你軟磨硬泡之下陪你逛街,你拉着他手臂一副新婚夫婦的模樣,

「額,清風,這個面具像不像你?」

梁清風看你拿着一個貓咪面具頓時一陣無奈,順手拿起一個老虎面具

「我怎麼也該是這個才對。」

看梁清風居然搭你的茬你更開心了

「對對對,我的大老虎,那你覺得我是什麼?」

「你才是這古靈精怪的貓。」

說著,梁清風拿過你手裡的貓咪面具問小販

「這兩個多少錢?」

「客官,8個銅板。」

梁清風剛想給錢,你就從兜里掏了一兩銀子遞給小販

「老闆,不用找了」

「哎呀,謝謝姑娘,謝謝姑娘,兩位慢走啊。」

梁清風看你掙着給錢雖然不解,但也隨了你的性子,

你們就這麼走走看看,不一會兒五臟廟集體抗議,你們兩個肚子都叫了,索性決定找家酒樓吃頓飯,

「小二兒,快快把你們店裡的招牌菜都上來,真的餓死啦。」

「誒好的好的客官這邊請,」

見你們倆非富即貴,小二更是殷勤,一會端茶一會倒水,等菜上齊還貼心的贈送了你們一壺酒

「這家老闆會做生意啊,看我們點的多,送壺酒拉攏回頭客。」

梁清風倒了杯酒一飲而盡,該說不說,他其實早就餓了,常年在外征戰,總是飢一頓飽一頓,胃也早就落下了毛病,硬挺着陪你逛到現在,也算是他的極限了

你看了看桌子上各式各樣的菜肴,忽然皺了皺眉,這怎麼全都有香菜啊 ,哎,讓小二換他們會賠錢,不換梁清風又不能吃香菜..你認命的開始把每個盤子的香菜都挑進自己碗里,梁清風注意到你的動作,疑惑的問道

「你不吃香菜?」

「我不吃還會挑進自己碗里嘛,你不是不吃嘛,剛才我忘記和小二說了,這麼多菜重做太可惜,我幫你挑出來,你快吃吧,不是餓了嗎。」

梁清風看着你認真的挑香菜,心裏某處一軟

「你怎麼知道我不喜這香菜…」

……….處了9年了,當然知道他不吃香菜,再怎麼變身份也是梁清風,習慣也不會改變

「你選妻那天一桌子的菜,你唯獨沒動有香菜那盤,難道我想錯了?你吃?」

梁清風沒想到你會那麼早就注意到他的習慣,明明除了母親和將軍府的下人誰都不知道的事,居然被你第一眼就看出來了,難道….你說的一見鍾情….是真的?

「沒有..我的確不吃,你有心了。」

「(笑了笑) 那是自然,我說喜歡你不是假的,當然會更注意你一些,不用太感動,等大婚那天洞房花燭夜,你好好表現就好了」

這什麼虎狼之詞!!?

梁清風惱羞成怒的夾了一段香菜塞進你嘴裏,

「胡言亂語,快吃飯。」

「嘿嘿嘿」

啪!

你倆聊的正開心,忽然一旁啪的一聲茶壺摔到地上摔得稀碎,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子帶着幾個彪形大漢圍在賬房周圍,

「小白臉你別給臉不要臉,我們小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哪家的公子不得給我們小姐三分薄面,你個尋常俗物別不知好歹!!」

聽那大漢大放厥詞你差點笑出聲…這大漢長得五大三粗居然說別人俗物,

「劉小姐,我關塵福淺,受不起小姐青睞,希望小姐不要在纏着在下,若劉小姐執意胡攪蠻纏,關某隻能報官了。」

「哎呦~可嚇死小女子了,關塵,你別給臉不要臉,本小姐想要的東西如果得不到,那絕對不會留着!」

別說,那個關塵長得比這個劉小姐好看多了,清新脫俗,有種好像女子一般不施粉黛的美,和梁清風是兩個極端啊,梁清風是男子稜角十足,剛毅俊秀,這關塵有股柔柔弱弱的書生氣質。

「好,既然這樣,那關某隻能報官了。」

話罷,關塵從櫃檯出來作勢要去報官,那個劉小姐氣的葉眉一擰,

「給我把他綁了,帶回去。」

「是!」

幾個彪形大漢就要動手,你眉頭一皺拍案而起,腳尖勾着凳角甩向大漢,凳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