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 - 第5章 第一次暈倒

吃了早飯過後,裴聿開車帶着葉盈往墓園的方向駛去。

「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葉盈看着路邊的高樓逐漸變成一棵棵大樹,位置也越來越偏,意識到裴聿正把她載去郊外,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我請假了,說好了陪你的。」

說著裴聿就把車子轉了個彎,開進了一條小路上,沒多久就看見前方墓園的入口了。

車子平穩的停在墓園門口,裴聿扭頭對葉盈說:「你先上去吧,我把車停好就去找你。」

她怎麼上去?她找不到路啊喂!

「……好。」

葉盈僵硬地蹦出一個字,最終還是下了車。

她進了墓園之後,就站在一塊平地上,前方是一道很長的階梯。

她並不知道安冉她爹在哪個位置,也不好貿然行動,唯恐驚擾了這裏面的其他東西。

她只好問系統:

【阿飄?在不在?】

阿飄:【宿主,我在。】

葉盈試探着問:【你有沒有那種隱藏的技能,比如幫我看看安冉他爹的墓在哪個位置。】

阿飄:【宿主稍等,我搜索一下……】

葉盈以為有戲,就安安靜靜的等着系統阿飄給她導航。

阿飄冷冰冰的聲音傳入腦海:【抱歉哦宿主,本系統還未開發出這種技能。】

阿飄的回復就像它的聲音一樣冰冷,讓人絕望。

這分給她的都是什麼破系統,一問三不知的,後面的劇情該怎麼發展啊!

葉盈努力回憶着書中的情節,清楚的記得根本沒有這一段的描寫,現在的局面全部都是昨晚她的一句借口造成的。

可是安冉當時也是搪塞過去了呀,葉盈死活記不得安冉那晚的借口,自己還給自己挖了個坑。

擔心一會兒被裴聿看出她身上的問題,葉盈以龜速向上走着。

腦子裡靈光一閃,突然就想到了對付眼前局面的辦法。

阿飄:【宿主,不要意氣用事,三思而後行啊。】

葉盈根本沒把系統的話放在心上,一心只想着待會兒怎麼跟裴聿解釋。

幾分鐘後,裴聿趕上來了。

裴聿把車停好,走到墓園的時候就看見坐在階梯邊的葉盈。

走過去,詢問:「怎麼走的這麼慢?」

葉盈低着頭,手放在自己的腳踝上,聲音有些顫抖:「不小心扭到腳了。」

裴聿聽她說完後立馬蹲下去,拿開她的手,就看見她腳踝已經有些紅腫了,再托着她的下巴把臉露出來。

葉盈的眼眶中蓄滿淚水,看見了裴聿的臉之後,眼睛一眨,眼淚直接划過臉頰,落了一些在裴聿的手上。

淚水把裴聿的手燙的一縮,心有些揪着疼。

兩分鐘之前,葉盈站在幾層高的階梯上,閉眼往下一跳,不出所料的扭到了腳。

俗話說,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疼是真的疼,不過為了不讓裴聿懷疑,她豁出去了。

這樣一來,裴聿肯定不會讓她再爬這麼高的樓梯,這樣葉盈就可以隱瞞住她不知道安冉她爹位置的事了。

她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嘶——」

裴聿輕輕碰了一下她的腳踝,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氣。

「怎麼這麼不小心?」裴聿的語氣裏面全是心疼,抬手幫她把下巴上的眼淚擦掉了。

葉盈看着眼前一張跟禾琛的臉一樣的裴聿,眉心緊蹙,眼望着她,嘴唇緊抿的模樣。

不知怎的,她心裏也抽痛了一下,短暫的讓她以為是錯覺,應該是腳痛吧。

「還能走嗎?」裴聿看着安冉腳踝腫得跟個饅頭似的,有些擔心,「算了,我背你吧。」

裴聿轉身背對着葉盈,「我們上去看一眼叔叔,然後馬上就去醫院。」

「……」葉盈默默流淚,結果還是要上去,她想直接去醫院了好嗎,快疼死她了。

感覺到肩膀上葉盈點頭的動作,裴聿有些無奈道:「你眼睛長頭上去了嗎?這麼寬的地面都能扭到腳。」

葉盈繼續枕着他的肩膀,沒有說話。

裴聿:「一秒看不見你就會出事,乾脆以後走哪我都寸步不離好了。」

寸步不離?那露餡兒的機會不是更多,她才不想這樣,「不要!」

裴聿背着葉盈到了安冉父親的墓前,把她輕輕放在地面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