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 - 第6章 給他一點希望

裴聿眼裡的悲傷好像快要溢出來,葉盈覺得自己心臟又開始隱隱絞痛。

「醫生怎麼說?」

葉盈問出這句話後,心裏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心臟突然就疼了起來。

她該不會要死了吧?可是任務進度條剛剛才清空啊,按照原著的節奏,這時候不剛發展的好好的嗎?

裴聿一臉凝重,輕輕搖了搖頭,「沒事兒。」

看他那沉重的表情,也不像沒事的樣子,估計這病治不好了。

現在的葉盈哪裡知道她會一語成讖呢。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葉盈開始回想原著里女主究竟是因為什麼病離世的,自己也有心理準備。

但是她發現,她對女主得了什麼病這一節的描寫,一點兒也記不得了。

葉盈甚至開始懷疑,原著里作者根本就沒有寫到女主的病因。

不對勁,很不對勁,為什麼她會對這本小說的印象越來越模糊?

【阿飄!】

阿飄:【怎麼了?宿主。】

【我剛才為什麼暈倒了?】

阿飄:【因為心臟太痛,承受不了就暈過去了。】

葉盈無語:【我的意思是,我得了什麼病。】

阿飄:【……心臟病。】

好好的怎麼會得心臟病呢,原著里也沒寫啊。

沒等她想明白,系統就繼續跟她說:

【宿主,這個病是遺傳了原身父親的,先天性心臟病。】

原來如此。

聽了阿飄的解釋,葉盈突然想起安冉的父親好像就是因為心臟病去世的,原來原著里女主的死因是心臟病啊。

葉盈好奇地問:【那這個病是不是沒得治了,我還剩多長時間啊?】

阿飄:【抱歉哦,宿主,這個我也不知道了。】

聽到這裡葉盈內心毫無波動,現在的她都能坦然接受新系統的無知了,除了增減任務進度條,其他啥都不會。

葉盈心裏對自己的病情有了了解,但還是要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裴聿低頭看着安冉握着自己的手,愣愣出神。

剛才在門外醫生對他說的話,彷彿歷歷在目——

「裴先生,安小姐這次暈倒是因為心臟絞痛,難以承受才昏厥的。另外我想問一下,她家裏面有人是心臟有問題的嗎?」

幾乎是瞬間,裴聿就想到了她父親去世的原因,然後點點頭,「她父親就是心臟病。」

那醫生翻看着檢查報告,語氣很是沉重,「那就對了,安小姐應該是遺傳家裡人的心臟病。她的頭也在倒地時磕到了,不過檢查結果顯示沒有什麼問題。」

裴聿還記得他盡量控制着自己顫抖的語氣,帶着期許的目光看向醫生,問他是否可以治癒。

然而醫生一句話沒說,遺憾地搖了搖頭,嘆口氣。

走之前還跟他說,「進去多陪陪她吧。」

他是被安冉一聲「阿聿」喊回神的。

感受到安冉手指落在自己眉心的觸感,而後聽到她說,「你別皺眉了,一點也不好看。」

都這時候了,還在乎什麼好看不好看的。

裴聿有些想笑,於是他努力牽動面部肌肉,想讓嘴角勾起來,可是嘴角一點也不聽話,毫無反應。

葉盈放下手之後,就看到裴聿想笑卻笑不出來的樣子。

可能是原身對裴聿的深情,也可能是自己面對着他與禾琛一樣的臉的心動。

導致葉盈現在看到他強忍悲傷的模樣,心裏也很難受。

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怕自己心臟病再犯,葉盈只好四處看着病房的設施。

「阿聿……我的藥水快滴完了。」

葉盈看到了見底的輸液瓶,終於找到了一個話題,想要轉移裴聿的注意力。

裴聿猛地站起來,「我去叫護士。」

而後出了門。

留下葉盈一個人在病房,看着床邊的呼叫鈴,沉默了。

所以就目前為止裴聿的表現來看,他是真的很擔心安冉的病情,也不像是虛情假意的渣男什麼的啊。

她穿的這本書該不會是另一本主角同名同姓的小說吧?應該不會,很多地方都能對的上號啊。

我靠!該不會是這本書作者抄襲了人家的作品,只是改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