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 - 第7章 為你求平安

醫生說了,她現在這幅樣子,只能吃些清淡的食物。

要想病好的快,就得聽醫生的話,她記得當時她的頭點得很真誠。

可是當面前擺着一碗白粥和一碟鹹菜的時候,葉盈還是十分抗拒。

在裴聿的監視中,勉強動了筷子,吃了一半就開始搖頭晃腦,手裡喝粥的動作也慢下來,企圖混淆視聽。

裴聿抓着她亂舞的手臂,又把勺子重新放回她的手裡,「好好吃飯。」

葉盈撇撇嘴角,「一點味兒都沒有,吃不下去了。」

「再吃一點。」

裴聿拿起碗和勺子,竟是要喂她。

葉盈活了二十多年,自有記憶開始就沒人再喂她吃東西,此時老臉一紅,偏開頭去。

裴聿看着碗里還剩一大半的粥,而面前的人又不配合的樣子,語氣有些加重,「安冉——」

即使是在原來的世界裏,禾琛都沒有這樣和她說過話,更何況她現在還是個病人。

所以葉盈不敢置信地轉過頭看着裴聿,「你凶我?」

其實剛才那兩個字不過是語氣有些重,不過聽着葉盈話中的委屈,倒像是裴聿怎麼欺負了她似的。

「我……」

葉盈嘴都癟起來了,彷彿他再勸一句,下一秒就哭給他看的樣子,裴聿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我一會兒帶你出去玩。」

葉盈剛才鬱悶的情緒一掃而空,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裴聿。

她在床上躺了一天了,感覺再不活動活動,肢體功能都快退化了,終於等來了裴聿這句話。

「但是……」裴聿停在這,沒繼續說下去。

不是,她怎麼感覺這裏面有貓膩呢?果然,接下來他的這句話,讓葉盈差點破防。

「但是前提是你必須把碗里的粥吃完,而且活動的範圍只能在醫院裏面。」

「飯我可以吃完,但是可不可以去醫院外面啊,這裏面有什麼好待的,全是一股消毒水兒的味道,悶死了。」

葉盈和裴聿打着商量,眼巴巴地望着他。

裴聿受不了她的眼神,視線落到了別處,語氣堅決,「不行。」

現在還能用拆線的借口留她在醫院,以後怎麼辦?

醫生的建議是,安冉這種情況,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突發心絞痛,最好留在醫院,哪怕嚴重得心臟驟停了,都還能及時搶救。

如今借口只是緩兵之計,過不了多久,安冉就會察覺到不對勁,自己要不要跟她說明她的病情呢。

裴聿看着因為他的拒絕而一臉煩悶的安冉,一個頭兩個大,他有時候是真拿她沒辦法。

「……吃完了再說吧。」他還是妥協了,改口道。

葉盈聽出了裴聿話中的妥協,明白他這是答應了帶自己出去透透風,頓時覺得口裡的白粥都有了味道。

……

然後葉盈就坐着輪椅,被裴聿推着走在大馬路上。

「……」

裴聿看她吃癟的表情,好笑道:「你自己說要出來的。」

葉盈一臉鬱悶,她都快忘了她腳扭傷了的事,一心只顧着出來透氣了。

現在走在人行道上,路過他們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兩眼,除了看她坐的輪椅以外,還有她包了幾圈紗布的腦袋。

回頭率百分百,極度引人關注。

「算了,你還是把我推回去吧。」她可不想被當成猴子一樣圍觀。

這才剛出來沒多久就要回去,還不如不出來呢。

他們原本就沒走多遠,所以裴聿調轉了方向,沒多久又回到了醫院門口。

醫院正門前面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有很多人圍在那,葉盈坐在輪椅上也看不清是什麼情況。

裴聿倒是看得清楚,停下步子,固定好了輪椅剎車。

低頭和葉盈說:「你在這等一會兒,我去看看。」

葉盈也想跟上前去一起湊個熱鬧,可是自己扭傷的腳又不允許,那麼多人,隨便一個踩到她都是二次傷害。

她只好在遠處眼巴巴地望着裴聿的背影,然後看到他擠進了外圍的一圈,就看不太真切了。

葉盈記得裴聿不是個八卦的人啊,怎麼她都沒上前看戲,裴聿就忍不住了?

更何況,怎麼放心把她一個人留在原地,她還傷着腳呢。

這時候系統幽幽開口:【宿主,戒驕戒躁。】

許久沒聽見阿飄的聲音,突然出現把葉盈嚇了一跳。

葉盈心有餘悸,撫着胸口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