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寵嬌妻,總裁老公好壞壞》[狂寵嬌妻,總裁老公好壞壞] - 第14章 替她解圍

  正在行走的沈言初,忽然感覺霍靖南的呼吸就在耳邊,她本能地扭頭去看他,他性感的薄唇便從她的臉頰上擦過。

  她下意識要遠離他,卻被他掐住纖腰,與他的身體貼在一起。

  「陳寄揚在看你,怎麼,不希望被他看到你和我在一起?
沈言初你要搞清楚,現在他已經要和別的女人訂婚了!」

  「那又怎麼樣?」
沈言初不知道為什麼,總想反駁霍靖南的話,「就算他訂婚了,我也不會喜歡你!」

  「是嗎?」
霍靖南冷笑起來,「看樣子你還是看不清楚這些人的真面目。
今晚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死心!」

  他說得咬牙切齒,然而摟着她往陳寄揚面前走的時候,卻已經恢復一貫的冰冷。

  看到陳寄揚的時候,沈言初的身軀有一瞬間的僵硬,陳寄揚畢竟是她在乎了很久的男子,她也曾想過要和他在一起……

  沒想到這麼快,他就要和周曉茹訂婚了呵!

  「初初,你真厲害!
這麼快就收住霍少的心了!」
穿着潔白婚紗的周曉茹,忽然出現在陳寄揚身邊,攀着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說道。

  「初初你看,我今天就和寄揚哥訂婚了,以後我肯定是要嫁給他的,但你知道的,我向來不擅長抓住男人的心,不如你教教我?」

  「曉茹,也就你把她當朋友了,先前的新聞你沒看啊?
有些人就是床上功夫厲害,才能將男人困住。」
站在周曉茹旁邊的一位女孩子開口道,她是周曉茹的朋友林敏。

  另外一位女孩子則笑出聲來,「這你們就不懂了,床上功夫厲害也是優勢,我們可都是學不來的。」

  赤果果的嘲諷!

  沈言初抿着唇,說不憤怒是不可能的!

  周曉茹道:「你們瞎說什麼呢,初初可不是這種人,對吧,初初?」

  霍靖南站在沈言初的身邊,摟着她的纖腰,唇角似乎還有笑意,他只是掃了周曉茹他們一眼而已,之後便始終看着沈言初的反應。

  上學那會兒,她脾氣多麼火爆啊,要是那時遇到這樣的事情,她大概已經動手了。

  可現在,她居然如此沉得住氣。

  「霍先生,沈……沈小姐,既然來了,請進吧。」
陳寄揚終於開口道。

  霍靖南微微頷首,道:「但願你們今晚能夠成功訂婚。」

  周曉茹一聽這話,不樂意了,什麼叫做能夠成功訂婚?

  可對上霍靖南的眼神,她卻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進了宴會廳,沈言初壓低聲音問:「你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難道要去破壞人家的訂婚宴?」

  霍靖南笑了:「我是那種人嗎?」

  破壞訂婚宴太低級了,他只會玩更狠的。

  他的女人,只有他能欺負,別人休想!

  沈言初看着他,其實還是很希望他去破壞訂婚宴的,因為周曉茹實在太可惡了!

  在場的賓客,看到霍靖南時,都愣了一下。

  如果說陳家在陽城算豪門的話,那麼霍家就等於豪門中的豪門,自然是不能比的。

  一時間大家都覺得,今晚陳家公子的訂婚宴,自己是來對了。

  紛紛拿起酒杯,過來和霍靖南攀談。

  霍靖南雖然不喜歡這種應酬,但短時間內卻走不開身,便讓沈言初到一旁坐着等他。

  沈言初從他身邊走開之後,便往洗手間而去。

  誰知道,路過轉角處竟被一股大力拉進了旁邊空置的廳房。

  待看清楚人時,沈言初眉頭擰起來,「陳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陳寄揚氣急敗壞地說:「沈言初,你現在就這麼自甘墮落嗎?
和霍靖南睡過一次,就甘願被他一直睡下去?」

  沈言初被他這句話給震驚到了,心裏拔涼拔涼的,翕合著唇半晌說不出話來。

  陳寄揚上前,雙手扣住她的肩膀,「初初,犯錯一次可以原諒,但如果持續錯誤下去,就不值得原諒了,一輩子很短,你要學會愛自己!」

  一副一切都為她着想的樣子,沈言初簡直想笑,將他猛地推開,「陳先生,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直到現在,他還以為她是自主爬上霍靖南床上的人,一點也不信任她,真可悲。

  「既然陳先生認為我這麼不堪,又何必給我送請帖?
你不覺得矛盾嗎?」

  「我給你送請帖?」
陳寄揚皺眉,他並沒有。

  沈言初冷笑,不想再繼續和他糾纏下去。

  可她才剛舉步要走,卻又被陳寄揚攔住。

  「初初,你不會是要回到霍靖南身邊吧?」

  「有什麼不可以嗎?
他對我很好!」

  「對你很好?
就是讓你穿成這樣,出入各種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