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野里的星》[曠野里的星] - 002

晚上她又發燒了,家裡的保姆忙進忙出,安夏的母親進來了一趟,見安夷臉色蒼白的在床上昏睡,她很是擔憂的拿着毛巾在她額頭上擦了擦。

而這時,安夷醒了,看到床邊的女人,她雖然虛弱,可還是甜甜的喚了句: ”媽媽。 ”

女人氣質優雅又溫柔,對於這麼可愛的安夷,她眼淚在眼眶打轉,她強忍着情緒,柔聲問: ”難受嗎?安夷。 ”

安夷臉上帶着一抹不正常的潮紅,她搖頭很是乖巧貼心的回了句: ”不難受媽媽。 ”

接着,她冰涼的小手攀上女人的手,滿是期待的問: ”媽媽,姐姐呢。 ”她突然想起,似乎,安夏下午送沈韞離開後,到現在都還沒回。

她抬眼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間,八點了。

她垂下眼眸,有些失落的說: ”姐姐陪沈韞哥哥去了,應該還沒回。 ”

女人的手溫柔的撫摸着她毛絨絨的腦袋說: ”安夷,我們送你去醫院吧? ”

她立馬搖頭,很是反應激烈的說: ”媽媽,我不要去醫院,不要送我去。 ”

她害怕死了那樣的地方,從小到大她最害怕的地方。

女人拿她沒辦法,只能嘆氣,喂她吃了些退燒藥,又陪了她一會,見她逐漸沉睡,這才離去。

等那女人走,並未真正睡着的安夷聽到有兩個傭人在她房間內小聲議論。

”安夫人對安夷小姐可真好,雖然不是親生母親,卻勝似親母。 ”

另一個回答: ”是呀,夫人心可真善,明明安先生都不太喜歡安夷小姐,可安夫人卻視如己出。 ”

安夷在心裏笑了。

視如己出,真貼切的一個詞。

安夏戀愛了,不再陪着妹妹安夷,她還有一年即將大學畢業,她不僅每天要戀愛,還要忙着畢業以及畢業以後的事情。

從那天起,安夷便沒再見過安夏,偶爾打電話,安夏也是很敷衍的同她說著話。

安夷身體不適,已經休學了大半年,每天都在家裡,她沒有朋友,她唯一的玩伴,便是家裡的一條小黃狗。

父親也不時常在家,只有安夏的母親會在家裡陪伴着安夷,可是她也並不是常常在家,她有很多聚會,很多社交,所以大多時候,安夷都是一個人守着這座空蕩蕩的別墅。

好像這是屬於她的牢籠。

她望着窗外,忽然特別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