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死亡拯救你》[跨越死亡拯救你] - 第4章 從源頭解決問題

文妍

我一晚沒有睡,好好研究了一下那本《符咒百解》。可以肯定的是我失去一魂一魄是有人作祟,而且他肯定布了很長時間的局,一定會留下蛛絲馬跡的。爺爺臉上的黑氣也是惡咒在作怪,解咒的方法很古怪,而且解咒後會反彈到施咒的人身上。當務之急是給爺爺解咒,否則惡咒會入侵五臟六腑,爺爺性命攸關的事兒放在第一位!

李櫻芝

我實在不喜歡這間奢靡浮華的卧室,遠遠不如我那間溫馨簡樸的卧室舒適,讓我踏實,睡衣也是非常富貴的桑蠶絲,但是它讓我輾轉反側睡不着。我果真就是個窮人命,享受不了這種富貴。

突然想到了「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這樣的詩句,心裏隱隱不安。一個二十剛出頭的菇涼沒有任何付出光一味地享受,家敗得也快!

吃完早點,我正在院子里指揮搬運工人們從樓上一件一件往下搬,歐式超豪華的大床,梳妝台,還有一整排吊牌都沒有撕掉的高奢品牌的華服…這時候陸思誠來了,他吃驚的看着一件件傢具往外搬,嘴巴張得老大,肯定在想「難道文氏垮掉了嗎?到賣傢具的程度了?」

他不但這麼想還這麼問了「妍妍,你們家這是遇到什麼難處了嗎?」我頭上圍條毛巾,一邊囑咐「小心點,不要磕了碰了,這還要賣錢呢!」一邊對他說「也不是啥大事兒!」

看他的臉色,他肯定想果然不出我所料,文氏出大問題了!看樣子我得找下家了!

我看着他陰晴不定的臉,一邊惋惜地對他說「我家出了點問題,我也不想連累你,我們分手吧!」

陸思誠臉上一絲解脫後的得意,他估計恨不得馬上消失,多一秒也不想呆了。我說「我還有好多事兒,你走吧,再不要來了。」

他把他深情款款的假面具丟了,冷着臉說「你好自為之!」轉身就走了,頭也不回。

不到十點,文特助拿着一沓資料來了。他說「大小姐,這是昨天按您的吩咐查到的,已經按人分開,例了個明細,您看看!」

「你以後叫我文妍吧,不要您啊您的!」我們倆坐在院子的石凳子上,仔細研究起這些資料。

文妍

當我看着陸思誠轉身離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一絲難過。以前居然覺得他那麼英俊,那麼才華橫溢,那麼不可多得!取得那層濾鏡他就是一個含胸駝背,頭髮稀疏,一臉陰謀詭計的軟飯男。真不知道自己眼瞎到這種程度!這一年多的深情終究是錯付了。

通過櫻子姐的各種操作,我終於看清了以前圍在我周圍的人的真實面目。我以為陳可就是個性格大大咧咧,為人仗義的女漢子,但其實就是段位不甚高明的綠茶婊。還有陸思誠的妹妹陸思嘉,陳可她的閨蜜姜曉麗等等都是一路子貨色。

其實我就是捨不得我辛辛苦苦買的各種奢侈品包包、化妝品,甚至於我的床…我苦苦哀求了好久,她還是狠心地給我打包裝箱送到新區公司的倉庫了,說以後還能派上用場。

她還對我進行了長達三小時的說教,說我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除了會花錢,啥也不會幹!說我草包一個,大學畢業都困難,說我有眼無珠、識人不明,交的都是什麼朋友!

總之她要對我們家、公司,還有我的學業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清除弊端,開源節流,大搞慈善…

不知道為什麼,爺爺居然老淚縱橫地說我的妍妍終於上道了,媽媽也全力支持她的改革。明天她就把魔爪伸到我們學校去了,緊接着會伸到公司里…

李櫻芝

我陪着賈媽媽去江漢路天津院小區,好幾天了終於可以回去看看自己。兒子上課不在家,老胡雖然神色難掩悲傷,但是卻把家裡打理的清清爽爽、井井有條。我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蹬掉高跟鞋,踩上我舒適的小拖鞋,窩在我最喜歡的靠陽台沙發上曬太陽,就差一杯鮮果茶了!

只見老胡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推了推眼鏡。我正打算訓話呢!賈媽媽發話了「成什麼樣子,快坐好!」我終於意識到,自己現在是文妍,這四仰八叉的樣子嚇壞了老胡。

「孩子最近學習怎麼樣呀?吃的好不好?有啥難處你給我說?需不需要請位老師輔導輔導?」賈媽媽絮絮叨叨問出了我最想知道的。

「最近情緒穩定了,他最怕他媽媽再也醒不來了…」老胡的聲音有些哽咽,他背過去擦了一下臉,「我就說你媽媽醒來看見你學習成績掉下來,那還不急死!」他意識到自己說的不對,對着窗戶「呸呸」了幾下。

「你店裡怎麼樣?有影響嗎?」賈媽媽面面俱到。「還行,最近原本就是淡季,每天還都有進項。」老胡謙虛地說。我們家老胡經營着一個玉器古玩店,以誠信取勝,不欺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