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死亡拯救你》[跨越死亡拯救你] - 第8章 被迫分手的渣男戲精上身

李櫻芝

好久沒有回家看過我老公和兒子了,今天考完試,打算休息一下,陪賈媽媽去看看。

賈媽媽幾乎每天都去,風雨無阻。胡先生不在,她熟門熟路地拿鑰匙打開門,進門換拖鞋,跟護工打招呼,一氣呵成。

我先進到裡屋看了看我自己的身體。明顯的瘦了很多。我趁着沒人快速地從口袋裏面掏出一個小瓶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開蓋子,將一瓶藍色的液體倒入自己的身體口中。隨後可見自己的身體周圍圍繞着藍色的熒光。停留了一會兒就散了。

只聽外屋有爽朗的笑聲,是武學梅大嬸兒!我眼眶**,擦淚水的時候正好被進來的武大繩兒撞見,她咯咯笑着「我今天才見到活的你呀!」,她把我拉到外屋「吉人自有天相,櫻子只是暫時迷路了,會回來的!」一邊拍着我的後背,一邊安慰我。

我擦了擦朦朧的雙眼,認真地看了看她胖胖地臉,清澈的雙眼包含真誠的淚光。我張開雙臂抱緊她,難得地安心。她擦了擦眼淚,「這丫頭引的我也心裏難受着,不哭啦!乖!」

賈媽媽把武學梅拉走了,再不給她機會煽情了。我想起來學梅她菇涼是學廣告設計的,還挺有天分的,我見過她的作品,有自己的風格,可惜現在在一家小廣告公司就職,埋沒了。應該給她一個平台讓她展現一下自己的優秀才能。

這事得讓賈媽媽說出來,才不顯得突兀。她們倆擠在廚房準備午飯,有說有笑,怪不得賈媽媽最近開朗了不少。她把頭髮盤得高高的,穿着藕荷色的薄羊絨衫,一條淺紫色褲子,難得穿了一雙運動鞋。

胡先生回來看到這其樂融融的一幕,早就見怪不怪了,他從卧室出來也加入了做飯大軍。幾天不見他消瘦了許多,鬢角居然也有了幾根白髮,他一個人承擔了好多,但是我又不能告訴他,畢竟正常人都不能理解身體是一個人,靈魂是另外一個人。

等到小衚衕學放學回家,香噴噴的飯菜都已經上桌了!小衚衕學對我還是抱有敵意,冷淡地打了個招呼後就埋頭吃飯。我看着他倔強的臉龐,心裏一陣酸楚,啥時候才能回到自己身體里呢?

「武大姐,你菇涼在哪兒高就啊?」我邊吃飯邊問。

武學梅正在給小衚衕學夾菜,嘴裏含着一口紅燒肉,含糊不清地說「在一個小廣告公司上班呢!」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急急咽下去,「你們公司不是有那麼多年輕小夥子嘛,給我閨女介紹個對象噻?」

我無奈地搖搖頭,苦笑了下,心想真是十句話八句不離對象。她見我搖頭以為我不樂意,「我菇涼就是胖點,人隨我,性格好…」突然卡殼了,不知道怎麼說下去了。

「你菇涼學的啥專業?」我抓緊時間問,「人家找對象,又不是找工作,得看人,不看專業。」她不服氣地說。「或許換個工作,就能找個好對象呢!」我循循善誘道。

「也對啊,她學廣告設計的,一天就在那塗塗畫畫。」她不好意思地繞繞頭,好像覺得這個專業拿不出去手。

賈媽媽在一旁默默聽着,我沖她使勁擠眼睛,她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疑惑地看着我。哎,默契這東西還得靠悟性呀!方特助我只要遞個眼神,他就知道我要幹啥了。

「公司挺需要這方面人才的!」我接着她的話頭說。賈媽媽終於明白我啥意思了,她趕緊說「就是到公司上班,選擇餘地多一些,我聯繫一下,明天就過去報到吧!」

武學梅估計已經開始幻想她大把大把的挑選女婿的情形,笑的嘴都合不攏了。

文妍

我發現那株不知名的草葉子上凝結了藍色的露珠,晶瑩可愛,或許它有奇妙的作用呢!我用一個小瓶子把它們收集起來,小試一口,我靜靜躺平等待效果。一秒,兩秒,三秒…沒被毒死!反而感覺靈氣充沛!這個應該給櫻子姐。

我隔窗戶扔給她。

今天櫻子姐去學校查詢補考的成績,居然補考通過了,她一個只會跳廣場舞的大媽!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吧,至少畢業證上面寫的是我的名字。

她興緻勃勃地報名參加畢業典禮,而且報名參加了畢業舞會。關鍵要選一個舞伴出席舞會,盛裝出席!我突然好想出去,好想出門去參加舞會!

在學校食堂,人頭攢動地地方,陸思誠又陰魂不散地出現了。櫻子姐正在跟同宿舍的顧娟聊馬上到來的舞會,他好像幾天沒有洗臉,滿臉頹廢,眼神很喪,帶種悲哀的絕望。

我忽然打了哆嗦。他一把拉住櫻子姐的胳膊「妍妍,你還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