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桉遇佳人》[藍桉遇佳人] - 第7章 妒忌

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着你。

——題記

聚會逐漸熱鬧起來,觥籌交錯,主賓皆歡,在人們沉浸在愉悅的氛圍中時,沒有人注意到在包房的角落中,有一雙充滿怨毒與妒忌的眼睛緊緊的盯着他們。

尤其是洛釋辭。

若是在平時,這麼強烈的目光早就會被她發現,但現在的她被魏藍桉吸引住了,滿心滿眼的都是他,自然也不會注意到外界的環境。

當然,就算注意到了她也不會在意就是了,從小到大這樣的目光她早已習慣,對於處理這樣的事情和人也算是遊刃有餘。

洛釋辭從小就聰明,她在經歷過一次來自外在的惡意後就學會了隱藏自己。

除了極為親近的人,幾乎所有人都把她當做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嬌弱小姐。沒有人體會過她的痛苦,為了變強,她可以把自己丟到熱帶雨林里三個月。

在失去魏藍桉的那段時間裏這種發狠的程度只增不減,她無比的痛恨自己什麼都做不了,那場變故不僅毀了魏藍桉對她的記憶,也奪走了魏藍桉的母親。

而她則被強行帶走,她那天跪在父親面前,指責他冷酷無情,卻被他嘲諷。

洛容峰坐在真皮沙發上,手拿高腳杯,品着紅酒,他俯視着她,就像在看一個螻蟻。

「哈哈哈,真是可笑,身為我的長女,你連你愛的人都保護不住,又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斥責我呢!」

「你要記住,你的身份註定會背負責任,兒女情長不應該成為你的束縛。」

那時的洛釋辭不懂,她不理解,明明可以避開的,明明父親有能力的,但他卻什麼也沒做。

但現在的洛釋辭回想曾經,那時的她還是太過稚嫩,喜怒都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