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桉遇佳人》[藍桉遇佳人] - 第8章 算計

無盡的夜,黑暗,像是無情的牢籠籠罩一切,吞噬希望,貪婪的,引誘着人們心底的恐懼。

——題記

「不要!」魏藍桉焦急地大喊,他奔跑在一望無際的黑暗中,他看到黑暗前方的光芒,他想要抓住它,一道嬌小的倩影朦朧般出現在光芒中,魏藍桉看不清女孩的臉,女孩向他招手,示意他快過去。

他拼了命的跑,可就是抓不住那道光,也握不到女孩的手。

「啊!」魏藍桉猛地坐起,大口的喘着氣,額頭,後背,汗水順着額頭前的髮絲流向面部從下巴流向鎖骨,最後沒入胸前的衣領中。

是夢,魏藍桉不住的懊惱着,這個夢自從母親去世後就伴隨着他。

原本夢到的沒那麼頻繁,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幾乎每天都能夢到,但令他疑惑的是,他從來都沒有看清過女孩的臉。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道聲音在告訴他,他忘記了很重要的,很重要的人和事。

很快,東方升起的太陽驅散了黎明前的黑暗,新的一天開始了。

不論是什麼時候,軍訓似乎都是學生們抱怨的對象,在太陽光直照的操場上,生物專業的小可憐們正在苦哈哈的軍訓,逐漸變黑的皮膚見證着他們被軍訓摧殘的過程,留下了半個學期都消滅不掉的罪證。

當然,這點小小的運動量對於洛釋辭和穆之溫來說就像撓痒痒一樣,還不夠給他倆塞牙縫呢。

當然,最令人不理解的,是洛釋辭曬不黑的皮膚,烈日打在她身上也只是把她的臉曬紅了而已,更過分的是穆之溫,他倒好,連紅都不紅一下的,長發一紮起來,從後面看妥妥一大美女,看得生物專業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