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孩子熱炕頭》[老公孩子熱炕頭] - 第5章 人渣

晚上又是在那家酒吧集合,不過這次沒在包廂而是一樓的卡台,來之前還特意跟我說今天要放開了玩兒。

我到了之後發現有幾張生面孔但無一例外都很帥,而且從衣着和他們的態度上看不太像富二代圈子裡的人。

二代也沒有給我介紹的意思,我就問「那幾個帥哥誰啊,頭回見啊」。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二代又在故作神秘。

喝了一會酒之後,那群帥哥就都到舞池裡去跳舞了,就連之前經常陪我們玩兒的營銷也都打個招呼聊幾句就走了。

「有沒有喜歡的,看上哪個了」二代一臉曖昧的趴在我耳邊問我。

「看上哪個跟哥哥說,哥幫你拿下」

「開玩笑,還能有我拿不下的」我一臉不屑。

「不過今天人太少了,人少不好玩啊」我一臉沒勁的說。

「等一等,一會兒就好玩兒了」他笑的意味深長的。

他們今天到底在搞什麼名堂,但肯定不是好事兒。

慢慢的卡台的人多了起來都是剛剛去跳舞的帥哥領過來了,還有幾個是營銷小妹帶過來的。清一水兒的美女,什麼類型的都有。

聊着聊着我就發現他們之間都不是朋友,都是剛剛在舞池認識被邀請過來玩的。

還有幾個一看就是學生沒怎麼來過夜場的,我預感到不好,但不知道他們具體在打什麼算盤,我就先把那幾個單純的小女生劃拉我這邊。

「嘖,你喜歡清純的,好這口啊!我說小萌她們你怎麼看不上呢」二代說完就遞給我一杯酒,又沖我使了個眼色

「好好享受,二樓包廂空着呢,算哥哥給你的見面禮」

媽的,這幫畜生。

原來中午的那包東西是mi葯,這幾個帥哥和小妹兒是來幫他們獵艷的,約到卡座上他們看上了就直接下藥帶走。

「嗨,就這東西還整的那麼神神秘秘的,死的多沒勁的,你怎麼喜歡這麼玩兒啊」我真想掐死他們,但我現在不能發作,我不能讓他們看出異樣。

「誒,這你就不懂了吧」他一臉過來人的樣子,就像勸一個沒喝過酒的人嘗嘗酒的的滋味一樣勸我試試。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們對我的試探,我若無其事的一邊跟小女生調笑曖昧的往她們身上靠,一邊觀察着其他人的動向。

不行,再這樣下去她們肯定得出事兒,我得想個辦法保住她們。

我拽着小女生的手靠在她的肩膀上跟她撒嬌讓她陪我去跳舞,然後遞給他們一個「看,到手了」的眼神。

二代就一臉壞笑的看着我摟着小女生往二樓包廂走,剛上二樓我就借口要上廁所,讓她在包廂等我。

進了廁所我就馬上發短訊聯繫警方,為了釣出背後的大魚我們不能現在就馬上出警,而且在沒有受害者報警還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憑他們的家世很有可能拘留幾天就會被放出來。

警方說他們馬上就派人過來幫忙,讓我到時候跟着配合一下。

我跟小姑娘在包廂聊了兩句,怕樓下有人被下藥帶走就趕緊下樓回卡座了。

二代疑惑的看着我,意思是怎麼這麼快就下來了,我回給他一個沒得逞的表情。

剛坐下沒到五分鐘,就有幾個人一臉不善的向我們這兒走過來。

打頭的女生一把把我懷裡的小女生拽出來,隨即啪的一聲給了我一個大嘴巴子,我只聽到一陣耳鳴,直接給就給我打懵了。

她一邊打我一邊罵「你不是說你在朋友家打牌嗎,哈,這都是你第幾次了,怎麼著,你追我的時候都怎麼說的,追到手了你就這麼對我是不是」

還不停的把桌子上的酒往我身上、地上砸。她跟來的人也跟着在那砸。

我就在那不停的躲「我tm給你臉了是不是,我泡你的時候哄着你,你還真拿你自己當盤菜了」

說完我就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把她推倒在地上,這時候酒吧的保安也過來了,看着我。

我一揮手跟保安說「把他們扔出去」。

卡台被砸的一片狼藉,小姑娘們見狀不好早就走了。其他人看我臉色不好,也都很有臉色的告辭了。

「對不住了,今兒個都怨我,改天我組局給大傢伙兒賠罪」我坐在二樓包廂里一邊拿着冰袋敷臉(救場的小姑娘下手挺狠)一邊跟石磊、二代他們賠禮。

「哈哈哈哈,你不是情場高手嗎,怎麼還翻車了呢」二代看我這麼狼狽在旁邊笑的特別開心。

「我就是圖她好看才這麼哄着她,誰知道還慣出毛病來了」我坐在那一臉丟人的樣子。

二代見狀笑的更開心了

「什麼時候處的,怎麼沒聽你說過啊?」石磊正坐在沙發上抽煙,語氣特別平靜問我。

「處什麼處啊,就是玩兒的時候認識的,剛到手沒兩天」。

「哈哈哈,改天哥給你介紹個性子好的」二代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說。

「算了吧,讓我緩兩天吧。我這臉可算是丟大發了」我坐在沙發上一臉生無可戀。

我算是在這個圈裡小火了一把。

之前看見我總跟石磊他們一起出現的時候,小胖還特意過來委婉的勸我離他們遠一點,秦昊也找過我好多次明說暗示的講他們玩兒的不幹凈讓我不要往歪了走。

這次的事情過後,秦昊氣的差點兒沒拉黑我,黎蘇蘇更是直接殺過來讓我跟石磊他們斷絕來往,還連着看着我好幾天。

我好說歹說的才讓她放心我跟他們就是酒肉朋友只是一起喝酒而已。

消停了兩天後我又開始跟石磊他們混在一起。

二代這天包了一條遊艇組局玩兒,又叫了好多美女模特陪着。

我到的比較晚,剛上船二代就說「就差你了,要不早開船了」。

「今天出海?」我一臉疑惑,因為之前只是包船在海邊玩兒並不出海。

「出海才能玩兒的盡興啊」說完就急不可耐地扎進美人堆里。

我稍微有點兒暈船就拿着酒坐在甲板上吹風,聽他們在裏面玩兒的笙歌鼎沸的。

萌萌走過來坐到我旁邊,往我臉上戴了一副墨鏡然後撒嬌讓我幫她塗防晒油。

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三點式比基尼,把好身材全露在外面,她是我很符合我審美的那種身材,不是現下流行的骨感,是很勻稱的肉感。

我一邊抹一邊感嘆皮膚真好,真嫩啊,別說疤了連個痘印都沒有。

我這抹的正起勁兒呢,二代站在樓梯口探頭探腦的在那大呼小叫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