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孩子熱炕頭》[老公孩子熱炕頭] - 第8章 血債

直到,我收到了辛蕊的死訊。

我在太平間看到她的屍體,那個花一樣一笑兩個彎彎月牙兒的女孩兒就這麼躺在那,面目全非。

死因:肋骨扎進心臟

兩邊的嘴角被利刃劃開,牙齒被鉗子拔光,月牙兒的眼睛有一隻眼球被搗碎,五根肋骨被鈍器打斷,指甲被全部拔光,身上到處是刀傷、鞭傷,yin道嚴重撕裂,大腸等一部分內臟暴露在體外。

她遭到了長期的非人的虐待。

她跟石磊在一起後,讓大家認為她是一個看似清純實則十分拜金的人,看到賣這東西這麼賺錢,她暴露了自己的野心也展現了自己高材生的頭腦。

她向石磊表示自己不甘心只做他的情人,也想要在生意上分一杯羹,作為石磊的床邊人,她比其他人更有優勢。

她為了融入這個組織獲得其他人更多的信任她甚至跟着一起吸毒,在之後的事情中她又多次出謀劃策,終於被組織接受了。

她慢慢的掌握了毒品工廠和下游大買家的線索。

但在一次信息傳遞時她毒癮發作,被他們抓到馬腳。

等警方找到她時,她已經犧牲了。

根據她之前傳遞出來的信息,除目標之外的所有人員均已落網,正在審判當中。

但石磊卻失去了行蹤,警方正在全力通緝。

聽着警方所掌握的消息,我死死的捏緊了手裡的審判材料。

我要弄死他們!這是我腦子裡唯一的想法,血債必須血償。

我坐在太平間的椅子上,陪了辛蕊最後一晚。

我聯繫上級,要求單獨跟二代談話。

我說我有可能從二代嘴裏套出來石磊的消息,上級同意了。

二代走進審訊室,就看到我像一頭潛伏的野獸一樣坐在那裡,我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會暴怒站起來撕碎他。

他強裝鎮定的坐下,但當我把所有看守人員都打發走的時候,他慌了,他很可能會死在這兒。

我拽了把椅子跟他面對面坐着,直起身子死死盯着他的眼睛,我的呼吸都能打在他的臉上。

「為什麼殺了辛蕊」我面無表情的問他

「辛蕊的死真的不關我的事,不是我動的手,你是知道我的,我沒有這個膽子去這個手的」他急忙撇清自己。

我沒有說話,看了他一眼,然後走到審訊室的門口將門反鎖了。

我慢慢的走向他,我周身的殺意讓他渾身顫抖,他一邊驚恐的往後退一邊對我說「真的不是我 ,是磊哥,是磊哥做的」

他在撒謊,據我了解石磊並不是一個暴虐成性的人,辛蕊暴露後石磊肯定會殺了她,但不會通過這麼殘忍的手段。辛蕊很明顯是落到了一個喜歡虐殺的人的手裡。

我慢條斯理的脫下外套捋了捋衣服,突然大步上前一腳踹向他的腿彎讓他跪倒在地,然後把外套纏在他的脖子上。

我用膝蓋頂着他的後背,雙手用力拽住外套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

窒息感讓他在地上拚命掙扎,雙手撕扯着外套想要掙脫它。

他此時已經全臉漲紅到發紫、雙眼充血、口角流涎。

在他徹底失去意識前,我鬆開了手。

獲得空氣的他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氣、咳嗽着掙扎着爬起來朝門口跑過去。

我一個掃腿再次把他放倒,抓住他的頭用力砸向地面,一下、兩下、三下。

再次抓着他的頭髮抬起他的頭強迫他看着我,剛剛的重擊讓他頭暈目眩,滿臉是血。

「為什麼殺了辛蕊」我又面無表情的問了一遍。

他哭着說「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不滿意,轉身去拿椅子。

「那個人我真的不認識,我只知道他是國內的一個大買家過來找磊哥談生意,他之前就看上了辛蕊,又正好碰見辛蕊給警方傳遞消息。那個買家就嘲笑磊哥,說磊哥竟然能讓警方的卧底當自己的女人,就要黃了這筆生意。磊哥為了服眾就把辛蕊送給那個大買家了,別的我就真不知道了」剛剛在死亡線上逃回來的體驗,已經徹底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線。他清楚的明白,不讓我滿意的話,他會死在我手裡。

「石磊在哪?」我坐在椅子上俯視的看着他。

「我真不知道,他從來沒跟我說過」

我很不滿意他的回答,站起來舉起椅子,一下一下的向他砸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