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仙》[練仙] - 第6章 一指退山賊,反被惡人陷

山賊首領很有見識,他知道無論武功再高,內力再強,輕輕一腿也不可能把人踢飛十丈。

除非是修仙者!

他曾親眼見過修仙者那翻江倒海的恐怖力量,這才懷疑陳凌是修仙者,說話才會如此客氣。

站在山賊首領面前,陳凌淡淡說道:

「伸手!」

雖然不情願,但山賊首領想了想還是照做,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大意而遭到滅頂之災。

陳凌抬手輕輕一指,一道寒冰之氣悄然飛向那粗糙的手掌。

忽然,手掌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結冰,寒氣逼人,冷徹入骨,整條手臂很快就失去了知覺。

山賊首領驚的下巴都快掉了,其他山賊見到如此詭異一幕,又驚又恐,紛紛後退。

山賊首領暗道僥倖,自己果然猜對了,連忙哀求:

「小仙師饒命!」

陳凌看向山賊首領,眼神冷峻。

「回去後把山散了,如果有人願意跟着你,就帶着他們干點正經營生。」

「是,謹遵小仙師法旨!」

陳凌雖然不想隨便殺人,到不代表他不會殺人。這些山賊平日里打家劫舍,沒少害人性命,如果他們死不悔改,陳凌不介意讓他們重新投胎。

隨手一揮,寒冰法力褪去,手臂恢復正常的山賊首領拜謝一聲,慌張地帶着手下逃走了。

嚇退山賊,陳凌轉身朝着黃衣少女走去。

躲在車下的車夫們陸續爬了出來,慶幸逃過一劫。

程隊長眯着眼,眼珠亂轉,由於陳凌的身影擋住了視線,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勝利在望的山賊為什麼會逃跑。

「嗚嗚嗚——」

「小娜,別哭了,我沒那麼容易死,咳咳……」

山老靠在一塊岩石上,嘴角淌血,面如死灰。

默默哭泣的少女名叫柳娜,家住溪城,是老家主柳宗橋的孫女。

山老名叫柳山,是柳家的老管家。

本來運送貨物這種事不用管家前往,只因柳娜生得貌美,遠近聞名,柳宗橋便派柳山將柳娜從溪城接回奉良本家培養。

行至半路,善良的柳娜將昏迷的陳凌救起,沒想到又遇到了山賊。

「咳咳!」

柳山忽然極力咳嗽起來,佝僂着身子,精神萎靡,不久便暈了過去。

「山老!你醒醒……嗚嗚嗚……」

柳娜哭的更加傷心,梨花帶雨,令人心痛。

陳凌嘆了口氣,一陣心軟,他不忍看到柳娜傷心。

心中一個勁說服自己做人要知恩圖報,雖然即使柳娜不救他,他也不會有事,但誰知道小鼎會不會被路過的人偷走?

最終,他決定出手救人。

盤膝坐在柳山身後,雙掌緩緩將靈氣送入他的體內,替他療傷。

丹田內,一縷靈氣緩緩消散,綿綿不絕的精純靈力輸入到柳山體內。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陳凌滿頭大汗,面色蒼白,消耗有些過度。

「成了!」

終於,在第二縷靈氣耗盡時,柳山的傷勢基本治癒。

自從戰勝妖狼王后,陳凌始終沒有完全恢復,現在丹田內僅剩一縷靈氣。

要想重新凝聚到六縷,至少需要十天時間,這些日子不宜再動用靈氣了。

柳山此時面色紅潤,氣血充足,得到了靈力的滋養,身體比之前還要好,整個人都容光煥發,好像換了一個人。

之前還垂死的模樣簡直不敢想像。

柳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