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 - 第6章 我感覺我變年輕了

中年漢子帶着陳大寶來到客棧。

「客官,請問您要住店嗎?」剛進店,小二就殷勤的走了過來。

「是我這位兄弟要住店。」中年漢子指了指陳大寶說道。

「好說,好說,我們有天字號、地字號、人字號和通鋪,請問客官您有什麼要求?」小二問向陳大寶。

「天字號是這兒最好的嗎?」陳大寶想着自己有金手指不差錢,隨即問道。

「是的,我們天字號環境舒適整潔,床鋪軟和乾淨,是我們這兒頂頂好的。」小二一聽這人打聽的是天字號,立馬介紹道。

「好的,那我要天字號。」陳大寶說道。

「哎……好的,請隨我登記一下。」陳大寶一聽又要登記,看向吳三郎。

「沒事兒,我來幫你登記。」說罷,吳三郎對着小二道:「我來登記吧,我兄弟的事情我來處理。」

登記完之後,陳大寶二人付完定金便隨小二去了天字號房間。

「客官,有事叫我。」說完小二便將房門關上,退了出去。

「兄弟,我跟你說,你可能不清楚,在京城住房需要登記的,我給你登記的是我遠房表弟,因你沒有路引等憑證,我給你在登記表上備註的是家住太行山,家遭變故,來此地投靠我,路遇山匪,憑證丟失,如果碰到官差調查,據我所知太行山人煙稀少,山路陡峭,應該沒人會去調查,你如此說就行。有事記得到城西的柳葉巷子找我,你去了之後向人打聽吳三郎家,一問便知。」吳三郎跟陳大寶囑咐道。

「嗯嗯,大哥,我知道了,謝謝你。」陳大寶真心感謝道。

「行了,你先休息吧。大哥要趕回家了,不然你嫂子等急了。」吳三郎說著正準備走。

陳大寶一聽吳三郎結婚了,趕忙意念一動進入金手指空間里,默念首飾,隨即空間里數個小盒子分別打開,陳大寶選了其中的一根銀簪。

「大哥,等等。」陳大寶假裝在懷裡摸索着,隨後將從空間里轉移出來的銀簪拿了出來。「大哥,我之前不知道你已經結婚了,這是我送給嫂夫人的禮物,你千萬不要再拒絕了,我真的不差錢,你再拒絕我就當你不認我這個兄弟了。」陳大寶佯裝生氣的說道。

吳三郎看陳大寶如此誠心,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好,那大哥就收下了,大哥代你嫂子謝謝你。」吳三郎也沒過多矯情,就收下了簪子。

二人道別後,陳大寶一個人在房間里陷入沉思。

陳大寶脫了鞋子,習慣性的想摸摸腳後跟的疤,結果發現光滑無比,他立馬抱着腳仔細看看,結果發現腳上的皮膚好像年輕不少,又看了看手上的皮膚,發現之前搬快遞磨的老繭都沒有了,光滑的就跟十八歲一樣,陳大寶趕忙拿着銅鏡照了照,這不照不知道,一照嚇一跳,臉上的魚尾紋都沒有了,送快遞風吹日晒的皮膚也變得光滑白嫩,活脫脫一個面如冠玉、唇紅齒白的少年郎。陳大寶驚呆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想問問之前腦海里的司命,突然想起要每月初一才能找他。

「小二,給我上桌菜。」陳大寶索性叫了小二。

不一會兒,小二端着飯和菜就上來了。

「小二哥,我過的有些不計日子了,請問今天是幾號。」陳大寶問向小二。

「今天五月三十號啊。」小二跟看傻子一樣看着陳大寶。

「哦哦……呵呵……呵呵。」陳大寶笑的一臉尷尬。

吃完飯洗漱完,陳大寶累的癱軟在床上,想着好傢夥,自己竟然穿越了,真是太玄幻了,又想到明天就是初一了,準備好好問問司命。

……

陳大寶太困了,不一會兒就睡著了,清晨的時候,陳大寶醒了,揉了揉發懵的眼睛,看了看四周的陳設,突然想到自己已經穿越了,立馬清醒了過來。

「之前那個口訣是什麼來着……」陳大寶突然想不起來了,「司命司命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