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氣復蘇:壕無人性》[靈氣復蘇:壕無人性] - 第9章 天北方氏,嶺南江氏

「逆反運轉?還是抗衡瓦解?」

陣眼前,郭老額頭已然布滿汗水,凝重的臉色表明破解大陣的難度。

「別白費力氣了。」一個血紅之人顫顫巍巍的緩步而來。

「閔道?!」

來人正是閔道。

被封元打成重傷,氣息可謂到了低谷,但還是硬撐趕來。

只有血祭大陣徹底開啟,他才有一線生機。

郭老一邊維持着本命符文破解陣法,一邊警戒着閔道。

「呵!」

閔道看着根本無法全力面對他的郭老,不由的笑了。

「不知郭老可否頂得住四洞天的符籙攻伐?」

伸出軟弱無力的手臂,咬牙堅持的一抖,一張符籙浮現。

一絲絲靈氣注入其中,暴躁的波動開始迅速攀升。

郭老一聽,臉色大變。

身為三洞天,抵擋二洞天級別的攻擊,按理是輕而易舉的。

但,恰恰他現在無法全力出手。

一旦出手,之前瓦解的陣紋就前功盡棄了。

「嘿嘿…」

閔道猙獰笑臉,甩手一擲,符籙飛掠。

「年輕人不講武德!」郭老無奈,只能一邊穩定瓦解進度,一邊防禦。

妥妥的被動挨打。

咚!

一聲沉悶響起,方圓十里都微微顫動。

閔道直接被刮飛,氣流切割着他,致使他本該重創的身子更加脆弱。

彷彿風中殘燭,隨時會熄滅。

塵埃落定後,一巨坑映入眼帘。

除了血祭大陣陣眼完好無損外,其餘直接拉低地平線數十米。

「咳咳咳…」

郭老那佝僂的身影浮現,猩紅血液不停咳出,還加夾着些許內臟碎塊。

「郭老?!」

封元感受到地面傳來的悶哼之音,暗道不妙。

待趕到時,已然晚了。

「老夫成罪人了啊!」

悲涼中蘊含著自責,郭老無力軟癱地上。

之前破解陣法前功盡棄了,現在已經無法阻攔血祭大陣的開啟了。

嗡嗡嗡…

血祭大陣緩緩綻放猩紅流光,一股壓抑的氣息籠罩整個天青城。

在其內的生靈,都本能的匍匐地面,這是來自高階的壓制。

封元捏碎一枚療傷丹藥,緩緩注入郭老體內:「是我大意了!」

變故由閔道而起,也由他而起。

「小元,試試硬破吧!」

郭老也想不到何辦法可以扭轉局勢,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嘗試了。

「呼!」封元深呼一口氣,背負洞天綻放璀璨,直接打出神通。

一抹光束照射,直擊陣眼。

嗡嗡…

「該死!」

看着眼前只是微微震動的陣眼,封元咬牙繼續加大力度轟擊。

流星顆粒無縫銜接,甚至連長槊都動用了,依舊無法動其分毫。

「唉!」

封元直接放棄掙扎了,直接坐地上抽起煙。

「守護了天青三百載,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突然,

一聲帶着淡淡的威壓的話語直入他的腦海。

「真是麻煩啊!」

只見一中年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陣眼前。

長袍隨風搖曳,背對眾人。

咔嚓!

宛若玻璃開裂的聲音響起,那中年男子的右手已然穿透陣眼。

開裂的自然是陣眼,籠罩天地的陣紋緩緩逝去。

「這…」封元倆人看的是目瞪口呆,震驚無比。

「區區一凡人領域巔峰,膽敢屠戮世間?」

「真是不知死活!」

中年男子淡淡開口,但聲音卻貫穿整個城市。

「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