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兵王》[流氓兵王] - 第10章 同夥現身

唐河皺了皺眉,「怎麼回事?」

「我接完孩子之後,來到銀行準備給在醫院的父親打錢過去,因為當時人多,所以我和小元在等待休息區等着,沒想到五個蒙面的男人突然闖了進來,而且他們每個人手裡都有槍……」唐河一手抱著兒子,一邊牽着任曉朵的手向前走去。

聽着自己妻子的描述,他感覺對方很可能是一個大武師境界的高手,要不然不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唐市首,夫人他們沒事吧。」這時一個穿着安察司衣服的人快步跑了過來,「那幾個匪徒怎麼樣了?」

唐河本沒打算理會他,他不過是是天海安察司分司下部一個區域的大隊長,最主要的這種事就發生在他負責的區域內,對他有好印象就怪了,冷聲說道,「那幾個蒙面人已經全部死了,我希望能把全們每個人的身份調查清楚,而且手中的槍是從哪弄來的,我希望你能給我查清楚,要不然,你韓應龍的位置也不要坐了。」

在聽到唐河說幾個人全部死了的時候,那個大隊長韓應龍眼裡還閃過一絲擔憂,但在聽到後面的話,背後的冷汗唰的一下不由**衣背,「是,是,是,我現在馬上讓人去查。」

這件事發生的很快,但在第一市首的控制下,並沒有在大眾面前出現,銀行的視頻監控被中海安察司保留一份之後便被銷毀。

畢竟這起多人持槍作案事件,如果流傳開來,會給大眾帶來一定程度的恐慌。

「一定要找到這個年輕人。」此時,唐河在中海市內閣大樓內,指着視頻中的楊風對眾人說道,「這種不顧個人安危解救眾多市民的大義英雄,雖然不能公開褒獎,但我們中海市內閣也要有所表示。」

「田明司長,銀行方面不肯定透露他的信息嗎?」唐河說完之後對坐在會議桌一旁的一個中年人問道。

如果楊風在這裡,肯定能認出來,這個中年人就是當時準備救任曉朵母子的那個武師中期者。

「銀行不透露。」田明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銀行方面說除非這個貴賓客戶自願,否則是不能透露出他的任何信息。」

唐河皺了皺眉,「為什麼?我們以前辦案需要銀行方面協助的時候,他們從來沒有拒絕過,為什麼這次不行。」

田明深吸了一口氣,彷彿在穩定自己的情緒,「因為他是騰龍卡的持有者。」

嘶~~聽到騰龍卡,會議室眾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氣,騰龍卡在全華域不超過三十張的發行,沒想到這麼一個二十三四歲左右的青年竟然會是騰龍卡的持有者。

唐河也是被這個消息震驚了,若實論起來,龍騰卡持有者的身份是不比自己這個中海市首的影響力小多少的,要知道自己只能影響到一個中海,而持有龍騰卡,卻是可以影響到全華域任何一個有他本人產業的城市。

「他的騰龍卡會不會不是他自己的,有沒有可能是別人讓他去辦的?」唐河也不相信一個二十三四歲的青年竟然會有資格拿到騰龍卡。

田明搖了搖頭,「沒有這種可能,騰龍卡是最尊貴也是最安全的卡,每次大額交易都必須是持有者本人才能辦理各項業務。

「沒有其他的辦法從銀行那邊得到他的信息了嗎?」唐河依然不死心,這個人可是自己妻子的救命恩人,要不然,自己的妻兒就已經被那個老四當作報復自己的籌碼殺掉了,而且聽妻子所說以及監控視頻所得知,當時那個人是硬挨了一槍才制服了幾個匪徒。

「除非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他是一個重刑犯,得到華域銀行總行的批准之後才能調查他的個人信息。」田明說了一條的確存在但更行不通的路。

麻麻皮的,凈說廢話,我如果真以這個理由向上級打申請,可能第二天被調查的就是我了,嗯,自信點的說,不是可能,是肯定。

唐河揉了揉太陽穴,一陣頭大,「好了,今天先談到這裡,天快黑了,下班吧。」

楊風回到公司以後,正看見紀靜和王若曦兩個美女正準備開車下班離開,楊風也沒有客氣,拉開後車門直接坐在了他們的車裡。

看到毫不客氣的楊風,紀靜生氣的說道,「你幹什麼,流氓。」

楊風聳了聳肩,「你們不是說請我吃晚飯嗎,然後和你們一起回去住啊,要不然我今天晚上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你們自己說的話不會這麼快就不認吧。」

此時紀靜和王若曦也是無奈,誰讓當初自己腦抽答應了這個流氓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