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兵王》[流氓兵王] - 第6章 專一的我只插一支花

楊風無語的拿着手裡的那份合同,恐怕這是最快的一個從入職到參加工作的流程吧,前後不過三分鐘時間。

華氏亘遠有限公司,楊風走進大門,看到門口內的大廳沙發上坐着幾個身着正裝的公司人員,相同的是,每個人手裡都拿着一份合同,估計也是來談合同的。

「和自己搶食兒的人不少啊。」楊風暗自嘟囔一句,走向前台接待處。

「你好,漂亮的小姐姐,我是明雪集團的工作人員,我想見一下貴公司市場部的許有才主管。」楊風對前台的那個戴着銀邊眼鏡的接待小姐眨了眨眼說道。

接待小姐也是被楊風逗的掩口偷笑,「請問,你有預約嗎?」接待小姐站起身笑道。

呃呃呃!!??「我就是和你們公司商量下合同能不能簽,這千萬的小事,還要預約?」楊風有些不解,區區千萬合同還要這麼正式嗎?

此時坐在沙發的上的其他人不由相互笑了起來,「千萬的小事?這人怕不是吃了大蒜之後過來的吧,口氣這麼大,要知道我們都已經跟進了一個多月了也沒有談下來,聽說明雪集團已經被拒絕了四次,沒想到他們還沒有死心,估計這次許主管連見都不會見他們。」

「誰說不是呢,你們看,明雪集團的這個業務員,穿的還是平常的便宜休閑服,估計是個新來的吧,說不定是得罪了高層的什麼人,被他們領導硬推出來的吧。哈哈……」你別說,還真被他們蒙對了。

「你看,這裡的人都是要談合同的,如果沒有預約的話,是需要等一下,我們主管什麼時候有時間,會見各位的。」接待小姐笑的說道。

楊風也是無奈,這麼麻煩,楊風什麼都不怕,唯怕麻煩。

接着,楊風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束花,「小姐姐,通融一下吧,我在公司打了包票了,說一定能拿下這個合同,你總不能讓我連見面的機會也沒有吧。」

接待小姐看了看楊風手中的花,驚愕地睜大眼睛,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嘴巴張成了o型,像個木頭人一樣定在那裡。

楊風手中的花,正是前幾天自己在網上見過的荷蘭鬱金香,鬱金香是何蘭種植最廣泛的花卉,也是何蘭的域花。它象徵著美好、莊嚴、華貴和成功。

在何蘭有一個關於鬱金香來歷的傳說:古代有一位美麗的少女,三位勇士同時愛上了她,一個送她一頂皇冠,一個送給她一把寶劍,另一個送了一塊金子。但她對誰都不予鍾情,只好向花神禱告。花神深感愛情不能勉強,便將皇冠變為鮮花,寶劍變成綠葉,金子變成莖根,這樣合起來便成了一朵鬱金香。

而這一束花便價值三萬華域幣,是域際上排名靠前的稀有花種。一個普通的業務員怎麼可能會買到這種稀有的花,而且就那麼隨意的放在身上的背包里,難道不怕花擠壞了嗎?

接待小姐回過神,眼睛依然沒有離開那束荷蘭鬱金香,不可置信的問道,「這真的是送給我的嗎?」

看到自己的出手見效,楊風點了點頭,「當然了,你這麼美麗如花的女孩當然送你這種美麗的花,喜歡嗎?」

那個小姑娘俏臉更紅了,「雖然只有一束花,但我還是很喜歡。」

「我是很專一的,插花也只插一支。」楊風把荷蘭鬱金香送到接待小姐面前,「請收下吧,我心中似花般的姑娘。」

小姑娘顯然聽懂了楊風話中的葷意思,拿起筆,寫了一串號碼,接過鬱金香,「謝謝你的花。」接着小聲說道,「這是我的電話。」

楊風接過小姑娘手中的紙條,「謝謝美女,有機會約你吃飯,暢談下人生反過來怎麼做。」

接待小姐都不知道怎麼接楊風的話,拿着花便坐了下來,低下頭的臉頰更似熟透的紅蘋果,山峰下的小心臟更似小鹿亂撞。

看到楊風向電梯內部,沙發上的幾個人不樂意了,紛紛站了起來,「他怎麼能進去,我們在這裡等了這麼久,也不讓我們進。」

雖然他進去了也不一定能把合同拿下來,但他們在這裡等着是一定不能把合同拿下來的。

「他是到裏面找其他朋友去了,所以可以進去。」接待小姐也是頂着被領導臭罵的準備,才讓這個幾句話就把自己撩的心花怒放的楊風放了進去。

可對這幾個人就不一樣了,「如果你們硬闖,我馬上叫保安把你們轟出去。」接待小姐不帶絲毫感情的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