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兵王》[流氓兵王] - 第9章 敢搶我的錢

「大哥,大哥,不要殺我,讓我幹什麼都行。」經理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哪見過這種陣容。

「放心,只要你配合的好,我們也不是嗜殺的人,畢竟我們只是求財。」另一個蒙面男人冷聲說道,只是楊風眉頭一皺,這個人說的是普通話,但在話音里楊風聽出了異域的音色。

接着他們押着那個經理重新回到內堂,而楊風卻不時偷瞄着大廳里的三個人。三個人的警惕性都很高,讓楊風很是頭疼。

「哇哇~~」此時一個四歲左右的小男孩在一婦女的懷裡突然在等待休息區放聲大哭了起來,本就緊張的三人幾乎同時看向那個方向。

「老四,讓他閉嘴。」在門口放風的那個蒙面男子怒喝一聲,接着又向外看去。

接着一個蒙面男子拿着槍,走向小男孩的方向,「讓他別哭了,要不然,我不介意讓你們二人永遠閉嘴。」一個毫無感情的沙啞聲響起。

那個孩子的母親也是急忙哄道,「小元乖,小元不哭,一會回家我給你買好吃的。」

看着眼前的情景以及剛才那突兀的槍響,小孩子受到的巨大刺激怎麼會被這麼一句話撫平,哭聲顯得更大,「哇~我要找爸爸,我要讓爸爸把這些壞人都抓走。」

「既然你做不到,那就讓我幫你吧。」那個叫老四的蒙面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消音器,接着熟練的安裝在手槍上。

看到這種情況的楊風也是無奈,計劃還是沒趕上變化快啊,看樣子,這些匪徒並沒有多少耐心。

「不要,不要殺我孩子,求求你們,他只是一個孩子啊。」那個母親哭的撕心裂肺,生怕下一秒就和自己的孩子陰陽相隔,帶着哭腔的聲音不斷苦苦哀求着。

此時,楊風突然發覺在母子不遠處,有一個稍微禿頂的中年人不時瞄向那個叫老四的蒙面人,更確切的說是在盯着老四手裡的槍,而楊風也感覺他,那個中年人肌肉緊繃,顯然在時刻準備着隨時出手救下那對母子。

對於中年人的意圖,以楊風的實力一眼便看了出來,但卻對他不抱太大希望,感知一下中年人的實力,不過是個武師中期而已,對於普通人來講或許是一個高手,但對於顯然並不是第一次做這事的幾個匪徒,就顯得力不從心了,因為他不可能一瞬間制住三個手持槍支的匪徒,不能在瞬間制服便是營救失敗。

「在我眼裡只有聽話不聽話,沒有是不是孩子這個概念。」那個老四顯然沒有任何意動,便準備動手,而他的另外兩個同伴並沒有阻攔的意思。

「畜牲!」楊風心中暗罵一句,同時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你不能殺他,如果你要殺我孩子,那就先殺了我,我告訴你,我丈夫是中海市首唐河,你如果敢殺我們,我丈夫肯定不會放過你們。」母親把孩子拉到自己身後,而自己準備用自己的命來保孩子的安全。

「唐河的兒子?唐元?」老四竟然知道唐河的情況,聲音更加憤怒,「那你們更應該死,我當初就是被他逼的不敢在陽光下生活,當時不過是殲了個女大學生而已,到最後她的死是她自己的選擇,竟然怪罪到我身上。」老四的聲音越來越冷,越來越生氣,彷彿那件事,自己才是受傷者一樣。

「老四,啰嗦什麼呢。」這時,內室門口一個蒙面人招手道,「再過來一個人,麻袋太多,我倆拿不完。」

另外一個黑衣男子聽到錢多到兩個人都拿不完,接着大喜,「大哥,我們這次發財了嗎,以前總是幾百萬幾百萬的,都不夠幾天花的。」

「多個屁,也不知道哪個混蛋竟然拉過來一百多萬面值為十的一百七十五萬,棄之可惜,取之麻煩,沒辦法,現在現金流動太少,這次總共不過二百八十多萬,趕緊的,時間不多了,老四,別鬧事,等我們出來再說。」那個大哥快速說道。

老四沒有鬧事,但卻一直拿槍指着那個母親。

「你就是一個畜牲。」那個母親聽到老四的話,更是咬牙切齒。

不多時,三個蒙面男子扛着四個麻袋快速從內室走出,「快走。安察司的人快到了。」

「我要殺了他們,他們是唐河的妻子。」老四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那個孩子和他的母親,聲音冷冷說道。

聽到是唐河的家人,本來不願節外生枝的老大,只是稍微遲疑了一下,他們也知道當初老四身上發生的事,便說道,「快點,我們必須馬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