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槿》[流年似槿] - 第4章 他的關心

「亦時哥哥,徐醫生那兒的檢查報告應該出來了,你去幫我拿一下好嗎?
我在這兒陪嫂嫂說說話。」
許安雅撒嬌,周亦時冷冷看了病床上的木槿一眼,轉頭對許安雅溫柔道:「好,你在這兒休息一下,我馬上就回來。」
離開的時候,周亦時又朝木槿看了一眼,冰冷的眼神帶着一絲警告的意味。
木槿見了,只覺得想笑。
她現在和殘廢沒什麼區別,難道還怕她把她給怎麼了?
她凄然一笑,心裏悲戚又寒涼。
周亦時離開後,病房裡只剩木槿和許安雅兩人,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凝滯。
「沒想到你這個女人命真大,車子都被撞成了那個樣了,你居然還沒死!」
許安雅緩緩來到病床前,居高臨下地望着木槿,「不過就算你躲得了這次,下次說不定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木槿死死攥着雙手,努力逼回眼中的淚水,反駁道:「我的運氣一向很好,這一點恐怕要讓許小姐失望了。」
周亦時就是為了這個女人想要她的命吧!
只要她死了,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在一起了!
她的心裏憤怒又不甘,但同時又有着深深的悲涼和無奈。
「運氣好?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的運氣能好到什麼時候!」
此時的許安雅就像一隻美麗驕傲的孔雀,她一臉鄙夷地望着木槿,道:「你以為亦時娶你是因為喜歡你嗎?
你在他的眼中連只小貓小狗都不如,像你這樣的女人怎麼還有臉活在這世上,你,還有你的父親早就應該死了,最好全都不得好死才好!」
木槿一下子怒了,「你罵我可以,不准你罵我父親!」
「哈,我就是要罵,你父親當年做了那樣齷齪的事還不準人罵了!

許安雅狠狠盯着木槿,目光充滿了憤怒和仇恨。
「我父親做什麼齷齪事了?」
木槿被氣得臉色發白,渾身顫抖不已。
她的父親在她心中一直都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根本不可能做那些令人不齒的事情。
「你父親當年害死了——」
「安雅!」
這個時候,周亦時回來了,打斷了兩人的對峙。
「亦時哥哥,你回來啦!」
許安雅臉色一變,溫柔乖巧地迎了上去。
周亦時朝木槿看了一眼,見她臉色鐵青,似乎正在生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