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槿》[流年似槿] - 第7章 當年之事

「我究竟是哪裡得罪你了,你為什麼要處處針對我?」
木槿有些難以置信地瞪着許安雅。
難道就因為她和周亦時結婚,她就要如此欺負她?
許安雅朝木槿逼近了一步,臉上的笑容驀地消失不見,咬牙道:「為什麼要處處針對你?
你最好回去問問你那個好父親,問問他當年都做了什麼?」
這是木槿第二次聽到許安雅提到自己的父親了。
「我父親究竟做什麼了?」
木槿問,心裏疑惑不已。
上次在醫院裏,許安雅說她的父親似乎害了誰,只不過當時周亦時突然回來,話題就此結束。
可她的父親怎麼會害人!
「你父親當年害死了我姐姐,如果不是你父親,我姐姐她根本就不會死!」
許安雅滿臉的氣憤,望着木槿的眼神更是充滿了深深的恨意,「我這次回來,就是要為我姐姐報仇!」
木謹整個人愣住。
許安雅的姐姐死了?
還是她父親害死的?
這怎麼可能!
等等,許安雅……
剎那間,木槿的腦中突然想起了什麼,臉色頓時就變了,「許安晴是你的姐姐?」
難怪,難怪她在第一次聽到許安雅名字的時候覺得這麼耳熟。
原來她是許安晴的妹妹!
見木槿終於想了起來,許安雅不由冷笑一聲,「沒錯,許安晴就是我的姐姐,當年她被你父親所騙,結果懷了孕就被你父親給一腳踹了,她受了打擊,從你們公司大樓一躍而下,一屍兩命。」
「我姐死後,你父親非旦沒有絲毫的愧疚,反而迅速封鎖了消息,怎麼,以為這樣就沒人知道他做的這些齷齪事么?」
許安雅說的這件事情,木槿是知道的。
只不過,她所了解的事情和許安雅說的完全不同。
「我父親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當年你姐跳樓,她的死跟我父親沒有任何關係,這件事情當時**就已經調查清楚了,明明是她自己腳踏兩——」
「安雅!」
就在木槿為自己父親辯解的時候,周亦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