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象萬古訣》[龍象萬古訣] - 第8章 陷害

說話的是鄭琦,學校著名的不良學生,相傳和校外的黑社會有聯繫,學校內很多打架事件都是鄭琦牽的頭,並且有自己的勢力,學校內沒人敢惹鄭琦,其他學生在校內見到鄭琦基本都避開着走。

據說有一次一個高年級學生僅僅是和鄭琦對視了一眼就在放學後被拉進小衚衕暴打一頓,還住了院。

鄭琦能這麼囂張地在學校橫着走,一方面是其下手狠辣,另一方面,則是傍上了呂少這棵大樹,是呂少的跟班。

鄭琦此刻轉過頭看向最後一排的江遠,臉上滿是玩味。

鄭琦的兇狠事迹在學校無人不知,而其呂少跟班的身份更是鄭琦不斷炫耀的資本。

鄭琦現在說丟了三萬塊零花錢,如此針對江遠,不用說,一定和江遠告白方楚涵有關。

被鄭琦盯上,看來江遠是凶多吉少。

眾人紛紛看向最後一排的江遠,那目光中夾雜着憐憫和幸災樂禍。

而此刻的江遠彷彿根本沒有聽到般,依舊不斷拿出課本翻着。

「他這是怎麼了?怎麼一直翻着課本?」

「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你還別說,真有這個可能,竟敢向方校花告白,並且還在學校論壇發帖。」

「就是,就算沒有呂少,他有什麼資格向方校花告白,要錢沒錢、要勢沒勢、要成績沒成績。」

看着江遠奇怪的舉動,眾人議論紛紛。

「我的那三萬塊零花錢應該還在江遠那裡。」鄭琦說著,向最後一排的江遠走去。

「江遠,你介不介意我翻下你的課桌?」鄭琦看着此刻還在翻着課本的江遠,眼中的狡詐之色顯露無餘。

自己早早就把裝着三萬塊的信封放在了江遠課桌里,而在信封內則有一張昨天自己的銀行取錢證明。

只要從江遠課桌里翻出來三萬塊,加上有自己的銀行取錢證明,自己再一口咬定是江遠偷的,人證物證俱在,江遠無論如何無法逃脫法律制裁。

特地把金額額度設定在三萬,是因為偷取他人財物在三萬元及以上,認定為數額巨大,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自己都能想到等下江遠被抓住的場景。

哼,竟敢和呂少搶女人,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這事情做成了,呂少答應自己進入勢力內圍的事會不會答應。

進入呂少的真正勢力內,即使只是喝點湯都夠自己揮霍的了。

想着間,鄭琦已經無比激動,自己是已經半隻腳踏進了圈子內。

「鄭琦,你別太過分!」

看着已經走到近前的鄭琦,黃宏博站起來道。

自己從江遠進教室就注意着,江遠根本就沒有從鄭琦旁邊經過,更別談偷鄭琦桌上的東西。

明眼人都知道鄭琦是故意陷害江遠。

不過見鄭琦這麼來勢沖沖,應該是做足了陷害的準備。

「黃宏博,關你什麼事,一邊待着。」見黃宏博說話,鄭琦目光陰冷。

「剛剛江遠根本就沒有從你旁邊經過,你……」見鄭琦不依不饒,黃宏博還要替江遠說話,不過下一刻只覺胳膊被人抓住。

低頭看去,只見江遠正抓住自己的胳膊,打斷了自己的話。

「你要翻我課桌?」江遠淡漠地看着鄭琦,道。

「我懷疑你偷了我的錢,我的錢放在一個信封里,我懷疑你的課桌里有我的信封。」鄭琦說著,眼中滿是陰毒。

「怎麼?你不想讓我查?還是說你偷了我的錢,不敢讓我查?」

對於鄭琦的咄咄逼人,江遠表情依舊淡漠。

「查可以,不過……如果沒查到呢?」

「沒查到?」聽到江遠的話,鄭琦冷笑。

就是自己親手把裝着三萬塊的信封放在了江遠課桌里,怎麼可能會查不到。

不過看着此刻無比淡漠的江遠,鄭琦眉頭一皺,胸口一股無名的怒火。

在學校里,哪個學生看到自己不是畢恭畢敬,特別是江遠這種臭屌絲,自己的一個眼神就能讓他嚇得屁滾尿流,但眼前的江遠那注視着自己的目光,彷彿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裡。

「如果沒查到,我給你三萬塊!」

越看着江遠那淡漠的目光,鄭琦胸口的怒火愈甚。

現在這麼淡定,等會就看你被查到偷錢後怎麼求我!

「好。」

聽到鄭琦的回答,江遠點點頭,直接起身將課桌的位置讓了出來。

「別……」

一旁的黃宏博看到江遠如此乾脆地就同意,先是一怔,下一刻就想要阻止。

鄭琦這麼前來,一看就是有備而來,一定是為了陷害做足了準備。

不過黃宏博還沒來得及有所行動,鄭琦直接俯下身,對課桌查看起來。

只是翻看了幾下,鄭琦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

下一刻,鄭琦不斷從課桌內將課本拿出來。

「不……不可能!」

鄭琦不斷翻找着,但並沒有找到那信封。

自己明明把信封放在了裏面靠右的位置,但此刻原本應該是信封的位置空空如也。

不可能!一定是自己記錯了,放在了其他地方!

此時的鄭琦如同瘋癲般,不斷把課本從課桌拿出來。

一旁原本在擔心江遠的黃宏博看到這情景,大致也猜到了什麼。

看向一旁淡漠的江遠,彷彿和江遠沒有關係似的。

但看剛剛鄭琦那麼胸有成竹,而自己在江遠旁邊,根本就沒看到江遠接觸過什麼信封。

剛剛鄭琦陷害的如此明顯,自己不相信江遠沒看出來。

突然,黃宏博腦中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難道江遠一開始就知道這信封,知道鄭琦要陷害自己,已經做了掉包處理?

「沒……沒有……」

不多時,課桌內的東西已經全部拿了出來,但並沒有信封。

鄭琦愣愣地看着課桌,嘴中喃喃,眼中布滿血絲。

怎麼可能會沒有!

自己親手把信封放在了課桌里,並且自從江遠走進教室,自己一直在盯着江遠,如果江遠有所動作,自己一定會察覺。

「你肯定動了什麼手腳!」

鄭琦猛地看向江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