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蒼穹》[龍嘯蒼穹] - 第1章 三年期滿!

第一章 三年期滿!
三年期滿!」
師尊,對不起,小修不能再侍奉您了!」
還請師尊降罪!」
深山之中,一名老者正對着一座草廬磕頭,發出砰砰聲。
草廬破舊不堪,到處都是葯香四溢。
老者一臉虔誠,肩上兩顆龍星,以及胸前的英雄勳章,赫然醒目。
老舊木門打開,一名布衣青年走了出來。
布衣如雪,樸實無華。
師尊!」
老者再次磕頭,額頭碰到地面,沾了些許灰塵。
陳白衣問道:我這次閉關……多久了?」
算上今天,正好已經三年了。」
老者說道。
這麼說,你今天就要走了?」
陳白衣望着老者,眉宇間有些羨慕。
老者突然眼眶泛紅,潸然淚下:是啊,師尊,二十年前,您就給我算過,我守衛邊疆,有傷在身,今日正是我壽終正寢之日。」
你安心去吧,我會為你料理後事的。」
陳白衣看向一旁,壽衣,草垛,還有柴火,早就準備好了。
平心而論,他其實非常羨慕老者。
雖然只有短短百年光陰,但戎馬一生,卻是十分精彩。
不但戰功赫赫,功勛卓著,更在中州留下子嗣後代,足可媲美十大豪族。
而他呢?
幾千年孤獨,沒有妻子,更沒有子孫後代。
何其悲涼?
何其悲哀?
縱然陳白衣,少年修道,驚才絕艷,在那個時代,已經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已將那該死的練氣期,修至九千八百九十一層,桃李滿天下,教導出了一個又一個大人物。
可是那又如何?
他還是依舊無法突破那該死地練氣期。
還要親眼,目睹親人一個接着一個死去。
所以陳白衣不敢娶妻,也不想留下什麼後代,那隻會更加痛苦而已。
師尊,三年前,您偶遇一凡俗女子,發生了感情,我也替您查到了,她就是我的小孫女,譚清雪!」
老者突然說道:您三年未曾出關,雷家又逼得緊,我擅自做主,已經將晴雪許配給您了,還請師尊不要怪罪…」而我只是您隨手收的一個記名弟子,也不算違反了規矩…」陳白衣默然不語,腦海中情不自禁浮現一個女孩身影。
他雖是長生者,但並未辟穀,偶爾也會下山。
三年前,他在一個偏僻小巷,救下了一名中毒女子!
一來二去,就發生了感情。
還發生了一些不可描述之事..後來,女子迫於家族壓力,不告而別,成了陳白衣心中的遺憾。
但沒想到,她竟是譚修的孫女?
另外,我此次替您護道三年,家族無人掌舵,如今被三大豪門欺壓,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如果可以,還請師尊救我譚家!」
老者雙目血紅,乾癟着雙唇,顫顫巍巍地請求,沒想到一代功勛之臣,為了替陳白衣護道,竟悲慘如斯。
陳白衣突然開口了:譚家有難,我自會替你解決,至於未婚妻的事,再視情況而定,你安心去吧。」
他其實並不想答應這門婚事,只是不願傷了譚修的心。
師尊,只要您答應下山,我死而無憾!」
老者感激無比,再次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而後起身,去後院焚香,沐浴更衣,靜靜地躺在了木床之上…僅僅三分鐘過去後。
便沒了呼吸,一臉祥和地安心離去了。
陳白衣一聲長嘆,滿眼複雜。
陳白衣,你爺爺死了,要不要我們幫忙?」
難不成……你要直接火化?」
人死燈滅,還是入土為安的好啊。」
周圍那些街坊鄰居們,看見譚修死了,也都走了出來。
看見陳白衣要火化譚修,他們都於心不忍。
聽着議論,神色複雜的陳白衣閉口不言,拿起了火把。
人各有命,這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