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蒼穹》[龍嘯蒼穹] - 第5章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第五章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仗着雷家撐腰,這屠千秋屬實猖狂。
但他先天六段的實力,都來不及發揮,就被陳白衣當場制住。
那暗金色面具在他眼前,好似成了奪命閻羅。
你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屠千秋雙眸暴突,宛如大白天見了鬼。
陳白衣態度卻是依舊平淡:在人面前,我便是人,在神面前,我便是神!
但若是在鬼面前…」說到這,他眸中泛起寒光,好似一把出鞘的劍!
不!
你不能殺我,我可是雷家黃級供奉,你若殺我,雷家必屠你滿門!
還有譚家,也要被我們雷家踏平,連同三大豪門,一起瓜分了譚家產業,以及譚清雪……」屠千秋心念急轉,以為能嚇住陳白衣。
這人實力再強,可打扮卻好像是一名原始土著。
恐怕也不過是一介散修吧。
惹怒雷家?
他敢嗎?
我這人比較怕麻煩,也不喜歡麻煩。」
陳白衣淡淡地說道:所以改了主意之後,就不會輕易再改了。」
說完,他五指一划而過,帶起一道血芒。
頓時,這個在譚家肆意妄為的雷家供奉,當場鮮血四濺,脖子被瞬間洞穿。
屠千秋還想怒罵威脅,可是一番話到了喉嚨,卻已經說不出來了,只能捂着脖子,嘴裏發出破風箱一般的聲音。
眼中的輕蔑不屑,也化為了震驚,最後盡數變成了恐懼。
陳白衣嘆息一聲,望向譚家深處:你害死了那麼多人,取你一命,也算是告慰那些無辜之人的在天之靈了。」
畜生,老夫死後,雷家必滅你滿門!
!」
屠千秋哆哆嗦嗦,指着蘇塵大叫一聲,似有無窮怨氣,欲要宣洩。
噗通一聲。
可他很快,就跪在地上,如篩糠般顫抖起來。
無盡恐懼,已將他徹底淹沒。
最後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沒了聲息。
完了,就連屠老也死了。」
剩下那些惡徒們,看見屠千秋如小雞仔一般被當場掐死,個個面無人色,被嚇得渾身發冷,手腳冰涼。
尤其是那面具之中,閃爍出地冰冷光焰,讓他們徹底感到心顫。
殺人如殺雞,還如此雲淡風輕,那份從容,就好像是活了萬年的老怪物,讓人發自內心感受到了深進骨髓的恐懼。
幾乎是想也不想,這些惡徒們奪路便逃。
陳白衣面露冷笑,再一次出手。
佛曰,殺善即為惡,殺惡即為善!
這些人欺辱功勛家屬,根本不配為人!
僅僅三分鐘後。
十幾名惡徒,無一不是留在了譚家,接連殞命。
而陳白衣站在血泊之中,雙眸之中散發出來的怒意,幾乎連蒼穹都為之膽戰心驚。
辛虧此時,惡徒們已經盡數死絕,否則嚇都要活活嚇死。
很快。
陳白衣手中指訣翻飛,這些惡徒屍體,紛紛化作漫天灰燼。
其中自然包括了雷元基,以及屠千秋。
三大豪門是么?
我陳白衣記住你們了。」
陳白衣喃喃一聲,眼中戾氣匯聚,不減反增。
若不是譚清雪重傷,他立即就會殺上雷家,為譚家復仇。
同時,也順帶斬去這份因緣。
下一瞬,陳白衣撤去面具,終於再度看向了譚清雪。
之後便是兩道真氣渡出,為兩人暫緩傷勢。
嚶嚀一聲,譚清雪總算是悠悠醒來。
可她一見陳白衣,整個人竟猛地呆住了,又驚又喜。
然而下一秒。
譚清雪竟馬上捂着自己的臉,偏過頭去,整個人都顯得無比慌亂,不讓陳白衣看見,美眸之中湧出了絲絲清淚。
因為她忽然記了起來,自己被毀容了。
如果被陳白衣看到,那將是何等的尷尬?

陳白衣輕聲道:清雪,好久不見。」
不,我不是譚清雪,你走,你快走!
!」
譚清雪極力否認,淚如泉湧,止都止不住。
兩人三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