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游都市》[龍游都市] - 第4章 :看病

這兩天田柱發覺下面痒痒,仔細一看,還有紅點。回想最近的這一段,只有前些天與劉燕上過床,並且因為性急,沒有戴套,難道是那次出的問題?

田柱自己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下面又不舒服,由於部位特殊,他又不好意思去醫院,想來想去,他決定找方立斌問問。

兩個月前,方立斌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在醫院做護士的女孩,目前兩個人相處的不錯,已經確立了戀愛關係。田柱覺得方立斌的女朋友可能懂這方面的事情,就想通過方立斌問一下。

下午在單位,田柱給方立斌打了個電話,說有事需要幫忙,讓方立斌下班後去他家裡一趟。

方立斌傍晚下班後來到田柱家,田柱把情況一說,方立斌又看了看,然後一臉嚴肅地說道:「不會是性病吧。」

田柱聽了心裏就是一緊,臉色也變得很難看:「不能吧?我……」

「你最近有沒有跟女人幹事兒?」

田柱對方立斌沒什麼好隱瞞的,就點了點頭。

「那女的乾淨嗎?」

田柱想了想:「她平時挺講究衛生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她身體健康嗎?有沒有病?」

「這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你就敢上,你的膽子也太大了。我不是嚇唬你,這件事你必須得重視起來,不然你的性福生活也就到頭了。」方立斌看到田柱冷汗都下來了,又安慰道:「現在只是懷疑,是不是還不一定呢,你也別太擔心了。一會兒我就去找我女朋友問一下,晚上八點以後你給我家裡打電話吧。」

田柱之前從來就沒往性病那方面想過,可是聽了方立斌的話以後,他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得了性病。難道自己這輩子就這麼毀了?

田柱非常惶恐,他坐立不安,但眼睛始終盯着牆上的掛鐘,只希望時間能夠過得快一點,八點他好給田柱打電話。

好不容易熬到了八點,田柱便去了樓上的二叔家,借電話給方立斌家打電話,結果方立斌還沒回家。田柱估摸着方立斌也快回去了,就告訴方立斌她媽,等方立斌回來後回過電話。

田柱就坐在電話胖等着,二叔看出了他有些異常,問他怎麼了,他也不說,二叔也就沒有追問,拿了個兩塊西瓜遞給他,就去看電視了。

大約八點十五左右,電話響了,是方立斌打過來的,田柱小聲問道:「怎麼樣,問了嗎?」

方立斌說道:「問了,她還給熟悉的醫生打了電話,醫生說不好說,最好的是辦法是去醫院檢查一下。我也建議你去醫院,是不是那種病一檢查就知道了,要不是你也就不用擔心了,要真是,早發現早治療。」

回到家裡,田柱才想起來這裡還有一個劉燕,如果他真得了性病,一定是劉燕傳給他的。他想再打個電話把劉燕叫出來問一下,可是一想還得麻煩樓上二叔,不太好,還是明天再說吧。

這一夜,田柱幾乎一宿沒合眼。

第二天早上,田柱顧不得吃早飯,簡單洗了把臉就去了劉燕家所住的小區。

七點半左右,劉燕出現在了大門口。

「你怎麼來了?」劉燕驚訝地看着田柱,她和田柱認識大半年了,田柱還是第一次來主動找她。

田柱將劉燕拉到一邊,面色十分凝重:「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有沒有病?」

「你才有病呢,大早上的說什麼胡話。」劉燕感到莫名其妙。

「我沒跟你開玩笑,我說正經的呢。你除了我之外,有沒有……有沒有……」

「什麼呀?」

「有沒有和別的男人上過床?」

劉燕臉色立馬就變了,不悅道:「你認識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嗎?你別忘了,我第一次就是跟你在一起。」

「你能不能別拐彎抹角的,你就直接告訴我,你有沒有和第二個男人上過床?」

「沒有!」劉燕說的斬釘截鐵。

田柱追問道:「真沒有?」

劉燕感覺很委屈,鼻子一酸,眼淚就下來了。她氣憤的伸手推了田柱一把,質問道:「你什麼意思啊?你到底想幹什麼?」

田柱牽起劉燕的手說道:「跟我走。」

田柱把劉燕帶回家,把情況說了以後,又脫了褲子給劉燕看了看,劉燕直皺眉。

劉燕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也把褲子脫了,並發誓她只跟田柱一個男人上過床,絕對沒有跟其他男人發生過關係,她要是撒謊就天打五雷轟,出門被車撞死。

田柱見劉燕指天發誓的樣子不像是假的,就選擇相信了她。可是他的問題還在,到底是不是性病,仍舊懸而未決。

田柱向單位請了假,他在家整整躺了一天,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他決定去醫院檢查,不然每天這麼煎熬,他遲早得瘋了不可。

考慮到自己的病特殊,要是被同學同事鄰居們知道了,以後就沒臉見人了。所以必須得找一個離家離單位遠一點,同時醫療水平還要高的醫院。

田柱把春陽最好的醫院拉了個名單,挑來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