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游都市》[龍游都市] - 第7章 :卞世龍

田柱說的不是酒話,他是真的下定決心要進入官場。

如果他有背景,他在報社的優秀新人獎就不會被別人截胡。如果他有權利,也許沈葉葉就不會和張向遠在一起,或者他至少可以跟張向遠公平競爭,而現在他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他跟張向遠根本就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他把這一切都歸結為是沒有權利的結果,所以他要當官,他要擁有權利,只有那樣,他才能守護住屬於他的一切,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回到家,田柱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來吃了口東西,他就騎單車去了春陽第一醫院,劉金鳳初五上班。

每次去醫院找劉金鳳,田柱都會先掛個號再上樓,他怕直接去,萬一有人看病,他沒號進診室不太好。另外他也不想給劉金鳳添麻煩。

平時醫院下午的人就不多,過年期間更是寥寥無幾,田柱挂號都沒用排隊。

來到三樓泌尿科的門診室,門是關着的,但透過門上的玻璃可以看到劉金鳳坐在裏面正在拿着一本書看。田柱敲了敲門,引起了劉金鳳的注意後,推門就進去了。

兩個人在一起後,除了每個月劉金鳳的大姨媽如期來串門之外,辦事間隔的天數從來就沒有超過兩天。由於年前幾天兩個人都忙,過年劉金鳳的丈夫又回來了,劉金鳳前幾天又沒上班,導致兩個人已經超過一個星期沒有在一起了,對彼此都非常渴望。

田柱把門反鎖後,拉着劉金鳳進了屏風就親熱了起來……

「幫我系一下。」劉金鳳穿上胸罩,背對着田柱說道。

田柱扔掉手紙,把胸罩帶子上的扣子扣了上:「我今天過來找你除了想你了,還有另外一件事。」

劉金鳳從地上撿起毛衣套在頭上,邊穿邊問:「什麼事?」

田柱提起褲子說道:「我想進官場。」

劉金鳳一愣:「你想好了?」

「想好了,你能幫我嗎?」田柱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劉金鳳。

他一直記着劉金鳳說過可以幫他進入官場這件事,這也是他打起當官主意的最重要原因,要是沒有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所以他能否進官場,現在完全取決於劉金鳳。

「當然能,不過你在官場能發展成什麼樣我可不敢保證,這一點你要清楚,**機關可不比報社。一旦離開了報社,你再想回去就難了。」劉金鳳希望田柱進入官場,但她更尊重田柱的選擇,她認為有必要提醒一下田柱,換工作不是小事,必須三思而行。

「你說的我都知道,我要是沒想好也不會來找你。你就說你打算怎麼幫我吧?」田柱想不出劉金鳳一個醫生如何能幫他進入官場。

「晚上去我家,見我丈夫。」

田柱大吃一驚:「我沒聽錯吧,見你丈夫?」

劉金鳳輕鬆地笑了笑:「以我弟弟的身份去。」

聽劉金鳳說了她丈夫卞世龍的工作後,田柱才知道卞世龍是伏虎縣縣委副書記,在這之前劉金鳳連一個字都沒有提過。

傍晚劉金鳳下班後,田柱買了兩樣東西,跟着她一起回了家。

到了樓下,劉金鳳不忘叮囑道:「我跟你說的那些話你都記住了吧?千萬不能說錯了。還有,進屋後一定不能亂來,要是被卞世龍看見就麻煩了。」

田柱見劉金鳳有點緊張,就笑着說道:「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不會出現任何差錯的。」

上樓進了屋,田柱見到了卞世龍的本人。

田柱對卞世龍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卧室床頭柜上的那張照片,今天見到卞世龍本人,田柱吃驚不小,這是照片上的那個卞世龍嗎?

卞世龍是軍人出身,照片上的他身材高大魁梧,英氣逼人。而此刻出現在田柱眼前的卞世龍則是乾瘦、頭髮稀疏、臉色發灰、眼神黯淡無光,在窗外夕陽餘暉的照射下,看上去很蒼老,完全與照片上大相徑庭,判若兩人。

卞世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低頭抽着煙,像是在想心事,以至於家裡來人了他都沒有發現,還以為就是劉金鳳一個人。

田柱看了劉金鳳一眼,然後把手中的東西放到了一邊。

劉金鳳笑着說道:「老卞,你看誰來了。」

卞世龍扭頭一看,這才發現劉金鳳不是一個人回來的。打量了一眼田柱,他顯然不認識:「他是?」

「還記得我以前給你提過的王舅嗎?就是我媽的表弟。」

「哦,怎麼了?」

卞世龍根本就不記得劉金鳳什麼時候跟他說起過王舅這個人了,劉金鳳家七大姑八大姨挺多的,不是經常走動的,跟他念叨過他也是這耳聽那耳冒,根本不往心裏去,所以跟他說什麼王舅,他就權當是記得了,也懶得細問。

劉金鳳拉着田柱的胳膊說道:「這是田舅的小兒子田柱,現在在省日報社工作。田柱,這是你姐夫卞世龍。」

「姐夫你好。」田柱笑着伸出手說道。

卞世龍出於禮貌站了起來:「你好,快坐吧。」

「王舅的兒子怎麼會姓田啊?」卞世龍給田柱倒了一杯水,然後好奇地看着劉金鳳。

劉金鳳坐在沙發上嘆氣道:「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