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之元魂逆蒼穹》[龍之元魂逆蒼穹] - 第7章

宋嫣離開了,去忙碌她自己的事情。

王勝目送着宋嫣離開,關上了院門。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王勝終於可以靜靜的思考一下今日里發生的事情。

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還變年輕了。腦子裡多了一個灰色的人影,還多了一個不入流的殘魂小鯉魚,又成了這個漂亮的不像樣的宋嫣的未婚夫。這一切聽起來跟做夢一般。

身為狙擊手,要善於在一切蛛絲馬跡中尋找線索。王勝目前來說已經肯定了幾點。

首先,宋嫣絕對不像是在這個鎮子上表現的那般只是個寄人籬下的表小姐,老魚叔和那個戴歡對宋嫣的態度絕不是對待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的態度。

為什麼宋嫣會承認自己是她的未婚夫,一開始如果說是借口的話,那麼現在,恐怕還是個借口。

王勝有自知之明,不會自我陶醉到有美女自發投懷送抱。宋嫣這麼做,一定是讓這裡的某個人或者某些人知道,甚至不惜在蒙學讓人嘲笑,目的就只有一個,自己成了擋箭牌。

至於說三個月之後的幫忙,或許宋嫣真的有幫助自己的意思,但王勝絕不會當真。自己一個沒怎麼修行過的不入流的小子,能幫她什麼?

這房子,這庭院,還可以說是宋嫣報答救命之恩,王勝也住的心安理得。剛來這個世界,沒必要非得露宿街頭。

提着那個錦衣包袱,王勝直接到了街市。來去蒙學的路上,王勝就看到了一個不小的街市,相信能處理掉這些東西。

路上很多人都認出了王勝,沒辦法,他標誌性的寸頭和這裡所有人都不一樣,一眼就能看出來。不少人衝著他指指點點,王勝的耳邊總能聽到一些諸如「不入流」「不自量力」「廢物」等等的詞彙。

不過王勝對此無動於衷,別人怎麼說是別人的事情,想要輕易的用言語激怒一個狙擊手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正如王勝自己所說,如果這裡所有人對他都是這個看法的話,王勝還求之不得。

走到街上那個門面最大的「寶慶餘堂」門口,王勝提着包袱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早有夥計殷勤的上來招呼。

別看所有人都知道王勝只是擁有一個不入流殘魂的廢物,可誰的金子不是金子?夥計招呼的一點不比面對那些教習們的時候差。

「我要賣掉這些東西,你們這裡收不收?」王勝隨手把包袱掀開一角,露出一堆兵器和各種精美配飾,然後又蓋上。

這一下已經足夠夥計看清楚許多,臉上的笑意越發的熱情,伸手就把王勝請到了後面。不一會,王勝就帶着心滿意足的表情,換了一個普通麻布的包裹走出了寶慶餘堂。

砰,剛走出寶慶餘堂,王勝就被一個年輕人劈胸撞了一下。王勝沒後退,但對方卻已經湊上前來,用只有王勝聽得到的聲音低沉的說道:「小子,敢和我搶小嫣,回去好好把脖子洗乾淨。」

王勝白了對方一眼,冷笑一聲,什麼話也沒說,提着東西不緊不慢的走回自己那個小院。

寶慶餘堂後院的正房中,一個掌柜模樣的中年人正恭恭敬敬的向著坐在桌邊的一位白紗蒙面的女子彙報:「小姐,收下了一批東西,其中幾件上,有戴家的徽記。最華貴的那把劍,和戴家少主戴歡用的劍十分類似。」

「類似?」白紗蒙面的女子一蹙眉,似乎不喜歡這麼不精準的形容。

「應該說一模一樣。」掌柜的也知道自家小姐的性格,急忙補充道:「如果不是戴歡隨身必定跟着戴家七鐵衛,一般人根本無法靠近的話,小的都懷疑這就是那把了。」

「劍柄上的避塵珠,莫非天下還有一模一樣的兩顆?」白紗女子輕笑一聲道:「莫非你也覺得那個少年是不入流的廢物,所以拿來的東西肯定不是真的嗎?」

掌柜的臉色一變,冷汗瞬間流了滿臉。他其實就是這個心思,一個不入流的廢物拿來的東西,難道還能真的是戴家少主的佩劍不成?

「派人去查。」白紗女子清冷的聲音傳下來:「最近戴家宋家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說不定從這把劍上就能找到他們的下落。」

「是!」掌柜的鬆了一口氣,答應一聲,急急忙忙的去安排。只留下白紗少女和她的丫鬟在房間中。

王勝回到自己的那個小院中,不出所料,離開的時候在門栓上留下的那根頭髮絲已經消失無蹤,有人進過他的院子。

很是有些不屑的笑了笑,王勝如同沒事人一般的進了屋。屋子裡只有王勝換下來的迷彩服裝和頭盔,別無其他,就算有人進來,又能看到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