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1章 魔門武聖(1)

兩人久久地凝視對方,突然,同時身子一晃,刀劍齊出。姜刀風的血光寶刀當胸平削,劉孝邁青冥劍疾刺姜刀風的咽喉。但見劉孝邁衣袖微擺,這一劍刺的快極,且妙到毫巔,姜刀風如果不縮身,立即便會穿喉。但在此時,劉孝邁只覺的左頰微微一痛,跟着手上的長劍一弓,向左盪開。原來姜刀風出手之快,實在不可思議,在這電光石火的一剎時間,已回刀掠過劉孝邁的臉龐,跟着又擋開了這致命的一劍。劉孝邁長劍倒轉,圈着姜刀風刷刷刷刷連刺四劍,都是指向對方的要害。姜刀風左一撥,右一撥,上一撥,下一撥,將劉孝邁的四劍擋開。劉孝邁和姜刀風各施展渾身絕技纏鬥在一起,姜刀風的血刀氣象森嚴,似千軍萬馬奔馳而來,長劍大戟,黃沙千里;而劉孝邁的軟劍輕靈乖巧,如晴日雙燕飛舞柳間,高低左右,迴轉如意。再折了三十餘招,劉孝邁突然右手長劍一舉一架,左掌猛擊而過,這一掌籠罩了對方的上身三十六處要穴,姜刀風若是閃避,立即便受劍傷。只見姜刀風臉上紫氣大盛,也伸出左掌,與劉孝邁擊來的一掌相對,砰的一聲響,雙掌相交,劉孝邁身子飄開,而姜刀風卻端立不動。顯然,姜刀風的內家修為稍勝劉孝邁,劉孝邁被逼退崖邊。姜刀風豈能失去這一制敵先機,當下舞動血刀,向劉孝邁兜頭砍去,劉孝邁仗劍封住,數招過後,砰的一聲,又是雙掌相交。
劉孝邁軟劍轉圈,向姜刀風的腰間削去,姜刀風豎斜擋開,左手加運內勁,向他背心直擊而下。這一拳居高臨下,勢道奇勁,劉孝邁反轉左掌一托,砰的一聲輕響,接了這一拳,又往後退了一步。這時,劉孝邁的左腳已踏到崖邊。姜刀風乘他一腳踩空,膽寒心驚之際,血光寶刀紅光一閃,直削劉孝邁的咽喉。陡然看到劉孝邁左腳懸空,血刀上飄,從劉孝邁的頭頂橫削過去。這一橫削純粹是強力改變自己的招數,一時之間,姜刀風胸口門戶大開。劉孝邁只覺寒風掠過頸頰,不由得驚叫一聲。就在這生死懸於一線之時,忽見姜刀風仁慈之心放了自己一馬,心裏竊喜,立即單腿點地,身子前探,跟着長劍一指,點中了他的胸口。姜刀風身子一軟,血刀脫手斜飛,左足一滑,仰跌在地。劉孝邁依然是金雞獨立之式,軟劍帶着寒光下指,刺向姜刀風的肩井穴。雖然劉孝邁乃黑道裊雄,但姜刀風豪氣衝天的俠義行徑,還是使他心服得很。論實力,其實他早就死在姜刀風的血刀之下。可姜刀風對他惺惺相惜,沒取了他性命,反而讓自己一擊而中。所以他下劍沒有銳勁。突然間啪的一聲響,劉孝邁手中的軟劍盪向一邊,幾乎脫手而飛。原來姜中風被他點中胸口,仰跌在地時,手上剛好抓住兩塊石子,先用一顆石子震歪劉孝邁手裡的長劍。跟着另一塊石子急擲,劉孝邁倉促之間,虎口發麻,就已吃了一驚,又見一枚石子迎面而來,更是防不勝防。
那枚石子就撞到劉孝邁的胸口,砰的一聲,跟着就喀嚓一響,胸口的脅骨頓時被撞斷一根,一張口,鮮血一噴,身形向崖邊倒去。姜大哥!我劉孝邁死得心服口服!說著人便已向崖下墜落。仰躺在地下的姜刀風大驚,身子向前撲去。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姜刀風一下子抓住劉孝邁的雙足。但劉孝邁下墜的力道太強,姜刀風一下子被拖到懸崖邊,雙腳用力一勾。突然,一陣鑽心之痛,姜刀風只覺得自己的右腳已被跌到崖邊的血刀齊足踝切斷,身子一震,差點和劉孝邁一齊掉下去。姜刀風牙關緊咬,用一隻足倒掛金鉤,穩住了自己,貫注自己全身內力,將劉孝邁拋到崖上,跟着勁道一失,自己也就向萬丈深淵跌了下去。劉教邁落在崖上,沒想到自己居然能絕處逢生,驚鴻一瞥之間,見姜刀風已落了下去!劉孝邁人已在崖邊站穩,右手暴長,一把抓住姜刀風,身子後倒,將姜刀風從頭頂摜摔而去。姜刀風摔落在地,斷足鮮血淋漓,一陣撕心裂肺鑽心的疼痛,使他慘呼一聲。劉孝邁見姜刀風為了救自己,不顧自己的生死,以致斷了一足,這是何等的大丈夫氣概,更是心服口服,趕忙從懷裡掏出金創葯,給姜刀風止血,納頭便拜,說道:姜大哥,我輸了!
姜刀風哈哈一笑道:劉老弟,你沒輸,你已經戰勝了自己,就是最大的勝利。劉孝邁堅持道:姜大哥,不管怎麼說,我劉孝邁不論是在武功,還是在人格人品上,已是輸了,我……劉老弟,話不能這麼講,只是每個人做人的原則不一樣罷了,其實我也為你的勇於面對世俗,我行我素的作風心折得很!劉孝邁慚愧道:姜大哥,不管怎麼說,你現在為我而失去了一條腿,我劉孝邁雖然臭名昭著,不講情理,但這一生就是敬佩真正捨己為人之人。反正我也是一個逐水浮萍的人,這條命是你給的。我這一生就唯你姜大哥馬首是瞻,願做姜家堡的一名僕人,以報答姜大哥對我的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