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10章 至尊之邪(2)

這一切看得姜古庄心驚肉跳,目齜盡裂,早就將上官痴的告誡拋到九霄雲外,身子躍起一聲大喝,血光寶刀紅光大盛,奮力向老婦人橫削過去,喝道:
「妖怪,我殺了你!」
姜古庄暴怒之下,出手奇快,幾乎是全力而為,眼看老婦人就要人頭落地。
但血刀的刀鋒剛一觸到老婦人的身邊,便覺得撞到一堵無形的銅牆鐵壁上,一股排山倒海的內力迎面反撞而來。
姜古庄的身子倒飛出去,撞在牆壁上,跌在地上,痛得他大叫一聲,全身的骨骼像散了架一樣。
那老婦人似乎是無暇顧及到姜古庄,雙眼藍光激射,雞爪一般的枯手仍然抵在鼎爐之上。
不一會兒,雙目藍光黯淡,渾身像篩糠一樣不停地抖索。
姜古庄沒想到這瘦得不成樣子的老婦人,內功竟如此了得,但此時他已豁出去了,大吼一聲,第二次撲上。
血刀耀起一片紅光,挾着勁風,向老婦人當頭直劈下去,頗有開山裂石之勢。
別看這一劈,跟着後面就有九勢變化,這是「血刀九勢」中最有威力的一式,叫「九劈五嶽」。
當年不知多少成名的高手,都敗在「神州刀尊」的這一招之下。
雖然姜古庄無論是在刀法運用,還是在內力方面,都不能和當年的姜刀風相比,但這一招是他全力而發,威力自是不小。
無奈之下,老婦人撤回護在鼎爐的右手,一拿一捏,兩指夾住了血刀的刃。
姜古庄的血刀凝住不動,再也遞不進半分,大駭之下,右手揮拳擊向老婦人的面門。
老婦人右手一帶,將姜古庄的右手血刀對着他的左掌。
姜古庄大驚,忙中縮拳。老婦人右手一彈,姜古庄的身子直飛而去,「砰」的一聲,又撞在牆壁上,「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上官痴一聲驚叫,趕忙躍了過去,扶起姜古庄,神情甚是關切,又滿含着責備,深怪他不該如此魯莽。
忽然,老婦人凄厲的一聲慘叫,這慘叫聲顯然牽動了體內的真氣,特別刺耳,震得整個石洞都有些顫動。
跟着又是「砰」的一聲巨響,石片橫飛,湯水四射,白霧瀰漫。
原來是那鼎爐轟然炸開,上官痴驚叫一聲,摟着姜古庄的頭伏在地下。
老婦人目光惡狠狠地盯着姜古庄,咬牙切齒道:
「為了煉這『千嬰丹』已經費了我近二十年的時光,想不到卻在大功即將告成時,被你毀於一旦。天啊!我的希望,惟一的希望,一千個嬰兒,毀了!全毀了!……」
老婦人的叫聲最後變成仰天悲鳴,聽得人身上汗毛根根倒豎,那神態實是駭人之至。
姜古庄一抹嘴角的鮮血,不屑地大喝道:
「像你這等殘害生靈的人,即使不毀,你也難逃天譴!」
老婦人冷笑,獰聲道:
「好!好!好!……」
身體顫抖,人已是氣極,「好」了半天,沒說出話來!
突然悶哼一聲,像是岔過氣來說道: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生吞活剝,剝皮抽筋,千刀萬剮……」
彷彿世界上所有的酷刑加起來,都難解她心頭之恨。
姜古庄朗聲說道:
「哈哈,我姜古庄一生之中,最喜歡的就是死,死神已跟我打了七年交道。」
老婦人咬牙道:
「好,老身成全你!」
說著,身子一探,枯枝一樣的手臂暴張,鷂爪般的手指箕張,遙遙向著姜古庄一抓。
姜古庄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力,將自己拉飛起來,腳不點地的被拉到老婦人面前。
老婦人手一翻,掐住了姜古庄的咽喉。
姜古庄說不出一句話來,直翻白眼。
上官痴想拖住姜古庄,但還是慢了一步,驚叫道:
「師父……」
但喊了一聲,卻再也接不下去。
老婦人悲憤的眼神也轉過去,冷哼道:
「賤人,誰是你師父,你……你居然勾引人來害我,哼!連你我也一塊兒萬刀碎割……」
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怪我當初瞎了眼睛,見你長得聰明乖巧,留下了你,把你養了十六年,你卻……這般待我。」
上官痴怯怯地走上兩步,雙手輕輕地撫着老婦人的手,眸光中滿是悲凄之色,顫聲道:
「師父,你心裏痛苦。我知道你疼痴兒,這十六年來您像對親生女兒一樣待我。今天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恨你。可他……」
說著眼光滿是憐乞地望着老婦人。
老婦人的神色略有緩和,說道:
「那你為什麼勾引外人來暗算我?」
上官痴顫聲道:
「師父,我沒勾引他,是他……」
老婦人又勃然大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