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2章 魔門武聖(2)

在這一點上,他和劉孝邁兩個**湖是絕對感覺得到。作為一個秘密,是不容得讓外人知道的,更何況是武林中的秘密!這時,已是黑幕低垂,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模糊暗淡的星光。突然,劉孝邁停下了腳步。姜刀風一看,不由倒抽一口冷氣!眼前一條窄窄的石樑,過向一個萬仞深谷,所見到的石樑不過六尺寬,再過去黑黝黝的,不知盡頭。姜刀風一生不知經歷了多少兇險,把生死看得很淡,可今天他的心情跟往日一點都不一樣。一來是自己剛結識一個兄弟,兩人如此志趣相投,有這樣的朋友,一生何求,可自己把人家給連累了……二來是自己剛出門時,夫人告訴他已身懷有孕。姜刀風已是快五十歲的人,所謂三十歲無後生,聽了這個消息,已是欣喜若狂,暗想不管夫人生下的是兒是女,一切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自己晚年得子。原來姜刀風是想在家裡陪夫人馬賽花,哪裡也不去。但大丈夫一諾千金,和黑道梟雄劉孝邁十年前相約比武,可不能這樣而毀了自己一生的俠名。
為此姜刀風安排好家裡的一切,毅然赴約,沒想到……姜刀風一想到那還未出世的孩子,而自己和劉兄弟又身處絕境,不由有一種英雄末路的感覺!就在兩人一愕之間,劉孝邁聽到凌厲的破空之聲,情急之中趕忙身子往地下一伏,卻聽到後面的姜刀風大叫一聲啊喲已是中了暗器。劉孝邁大驚,急聲問道:大哥,你受了傷嗎?姜刀風說道:兄弟……我……我不成了,你……你……快走吧!劉孝邁大聲道:大哥,你怎麼說出這話來,我二人既然結拜了兄弟,理當就同生共死,劉孝邁無能,但決不舍你而獨生!這番話說的斬釘截鐵,一股凜然之氣,聽得姜刀風心裏熱烘烘的,也大聲說道:好!兄弟,我姜刀風一生最得意的,莫過於結交你這個兄弟,你放下我,我倆殺開一條血路!就是在這略一停頓,黑衣蒙面人已追了上來。一名莽大漢手舞狼牙棒沖了上來,一聲大吼,聲震山谷,七八十斤重的狼牙棒往劉孝邁頭上砸來。
劉孝邁急說道:大哥!你不要多想,你安心地趴在我的背上!說著頭一低,狼牙棒帶着呼呼的風聲從頭頂掠過。劉孝邁的軟劍疾刺他的下盤,那莽大漢用力極猛,無法收轉擋架,當即上躍閃避。劉孝邁左手一掌拍出,一陣霸道的內力擊在那莽大漢的胸前,莽大漢立足不穩,向後摔去,身子一側,登時跌下深淵。那莽大漢慘凄的驚吼之聲,一直從深谷中傳上來,眾人無不聽得毛骨悚然。黑衣蒙面人都駭然怔住了。僵持了一會兒,山谷中的山風吹來,劉孝邁亂髮橫吹,手裡拿着青冥寶劍,背着姜刀風昂然獨立,沒有一絲怯意,在黑夜中如一尊石雕,宛如天神。突然,黑衣蒙面人有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對面可是『中原劍魔』劉老弟!劉孝邁一凜,冷冷地說道:你們是什麼人?我劉孝邁一生殺人無數,仇家頗多,如果是為仇而追殺我們,就儘管衝著我劉孝邁而來!對面的老者嘿嘿冷笑道:我們怎麼會和劉老弟有過節兒呢,你可是我們這條道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