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5章 魔聖難分(1)

但剛才發話的人,姜刀風是有印象的,因為他曾教訓了那人,那蒙面人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採花大盜費翔。那次姜刀風和妻子一起回娘家,路上正碰到費翔奸銀一個少女,姜刀風將那少女從他魔爪下救出來,並割了他一隻耳朵,以示教訓。眼睛一瞥,費翔已點了妻子的幾處穴道,雙手捉着妻子的肩膀,將臉往妻子臉上湊去!姜刀風猛吸一口氣,凌空倒躍,揮刀向費翔劈去,刀氣逼體,費翔連忙放了馬賽花,回身舉刀擋格。豈知姜刀風的血刀無堅不摧,咔嚓一聲,刀被砍斷,費翔的頭也被一劈兩半,鮮血四濺,摔倒在地。姜刀風一招得手,嗤的一刀,反插入後面敵人的左腿,但另外四人又急攻而上,形勢刻不容緩。姜刀風運起全身的內力神功,一柄血刀紅光大盛,左手血刀橫削,右手反掌,打中一人的胸口,以無上罡勁直逼體內,那人慘叫一聲手持的鬼頭刀也被震落在地。
不過那蒙面人勇猛絕倫,竟不畏死,一個就地十八滾,張開雙臂抱住姜刀風的右腿。本來姜刀風的左腿已斷,全靠右腿得力,姜刀風下盤失重,就算他武功再強,人已無法站定,向前撲倒,頃刻之間鏈子錘、雙鐧、單刀同時對準他頭臉胸喉等要害砸下。剎時,一世豪俠神州刀尊姜刀風腦漿迸裂,一片血肉模糊。馬賽花面如土色,因為她在被費翔推開之時,已中他的銀毒,眼見丈夫慘死,便不想身落敵手,於是拾起地上的血刀,自刎而死。姜古庄見父母雙雙慘死,猛力掙脫劉孝邁的雙手,大叫道:爹!娘!伏在馬賽花身上嚎啕大哭。站在一旁的黑衣蒙面大漢,一聲怒吼,揮掌向小古庄的面門拍去。小古庄鮮血狂噴,倒飛出去,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了無聲息,不知是死是活!劉孝邁因事出突變,傷心過度,一時未能反應過來,再見小古庄生死不明,頓時心如刀割,雙眼血紅,一聲絕叫,縱身搶先,直欺那人懷裡,左手向他當胸一拳。那人想不到劉孝邁如此神勇,不顧性命,被他這一欺近,招架已來不及了,胸膛一挺,哼的一聲,便接了這一拳,向後跌坐。劉孝邁不待敵人反應,右手長劍刷刷刷唰四下急攻,逼開敵人,左手一抄,將小古庄和血刀捲起,身子騰空,分腿在兩邊的黑衣蒙面漢的額頭一瞪,然後雙腿一併,一聲清嘯,拔地而起,一鶴衝天,如離弦疾箭,向山下急射而去。這幾個動作一氣呵成,兔起鶻落,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等黑衣蒙面人反應過來,劉孝邁抱着小古庄已衝到山腰之間!
月光如水,流瀉在山川和田野之上,劉孝邁懷抱着小古庄,一路急縱狂奔。也不知過了多久,劉孝邁自己是心力憔悴,昏倒在地。但一個信念在支撐着他,不能死,不能死,劉孝邁你要挺住!劉孝邁伸手一探小古庄的鼻息,儘管氣若遊絲,但還沒氣絕,劉孝邁心中升起了新的希望。但轉瞬之間,這希望又讓他沉入了無底深淵。因為小古庄的臉已是血肉模糊,並且口歪鼻斜,劉孝邁急忙解開他的衣服,一看,胸口果然有一個像烙鐵烙過的紅印。劉古庄不由臉色大變,神情凄苦,老淚橫流。天啊!你為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