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6章 魔聖難分(2)

群豪不禁都悚然動容,雖不能斷定是武聖門的人,最起碼得知是敵,而不是友!而且大家都可以判斷來的是兩人,而不是一人!並且從嘯聲一越千里,剛還在半山腰。恍惚到大廳外,這種過關斬將的速度來看,來人的武功已是驚世駭俗。這種無視主人的身份,硬闖重關的做法在江湖來說,不但極不禮貌,而且有挑釁的意思!華山掌門人孫鑄勃然變色,舉手一揮,背後一字排開的華山劍客,立刻身形如電,魚貫飛縱而去。兩名先出的華山劍客,剛一出廳門,身子馬上被一股罡風一撞,倒射而入,摔在地下,嗆啷兩聲,長劍散落。風雨撲面,廳門大開,兩個身穿青衣,渾身濕透的人,如飛鳥一般,落在大廳**。群豪齊聲驚呼,一齊拿起兵刃,將兩位不速之客圍在中心,單等華山掌門人一聲令下,都撲上去,萬刃分屍。
是哪個莽夫,這般熊心豹膽,竟硬闖藏龍卧虎之地。任你是三頭六臂,功力高也不能這般心裏沒數。既然能被邀請參加武林大會,哪個不是一等一的高手。群豪都虎視眈眈地盯着這兩個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怪客。同時,群豪又是一陣齊聲驚呼,因為他們面前的兩個可以說是天下最奇醜無比的人。那瘦小老頭除了一雙鷹隼的眼睛,臉上已沒有一塊完整的好肉,頭髮蓬亂,似乎經過許多風雨滄桑,全身血跡斑斑,他手提長劍傲然而立,渾身透着一股精幹精明之氣,對群豪的驚詫置若罔聞,眼神關切地盯着對面的少年。對面的少年虎背熊腰,孔武有力,但他的臉孔更是慘不忍睹,鼻斜口歪,不少地方開始潰爛,膿血模糊,面目全非,不少高手看出這少年隱隱有受了內傷的跡象。群豪見來的兩人沒有蒙面,也沒穿夜行衣,不由都鬆了一口氣。突然,有人驚叫道:『中原劍魔』劉孝邁!血刀,『神州刀尊』!驚叫的是位鬚髮皆白的老頭,這老者儘管不認得人,但識得那柄青冥劍和血光刀!群豪大嘩,馬上都全身戒備起來,怪不得武功這麼厲害,原來是黑道梟雄劉孝邁。凡是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當年叱吒風雲的人物劉孝邁武功霸道,出手死人,一向我行我素,不入流俗,是一個讓江湖中人談之色變的梟雄!可在二十年前,就銷聲匿跡了。一時之間眾說紛紛,有的說是被正道人物合力殲殺,有的說是一生殺孽太重,而幡然感悟,遁入空門!傳得最凶的一種是說他與神州刀尊姜刀風比斗時同歸於盡。這種說法,也是最可信賴的一種,因為也在同一時間,姜家堡也整個莫名其妙地消失,神州刀尊姜大俠也跟着無影無蹤。沒想到,二十年後會突然出現在華山絕頂。雖然面目全非,但大家還是從來人的身材和眼神找到過去的劉孝邁。
不錯!這老頭就是黑道梟雄中原劍魔劉孝邁!一個黑道梟雄,居然敢冒險出現在名門正派高手雲集的武林大會上,簡直不可思議。劉孝邁帶着姜古庄隱姓埋名,忍辱負重,歷經千辛萬險,好不容易才盼到了這一天,世間的一切喜怒哀樂,已在他心中激不起一絲波瀾。劉孝邁淡淡地說道:庄兒,還不參見各位前輩!姜古庄身子微微一揖,說道:晚輩姜古庄,參見各位前輩!華山派掌門人孫鑄冷哼一聲,在他主持的武林大會上發生這等事情,確實令他丟臉,喝道:不用了,劉孝邁,你是越活人越狂啊!劉孝邁聞言,毫不動怒,依然是淡淡地說道:恕我冒昧,我劉孝邁是個粗人,沒有請柬,只好硬闖,今日我來是有件事相求在座各位!群豪又是一陣嘩然,不知劉孝邁這個大魔頭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自古黑白兩道,水火不容,你劉孝邁有事相求,不是叫老鼠入貓寓——自尋死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