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7章 魔聖難分(3)

微一沉吟,沖虛道長說道:劉施主,你所說的第二件事,事關重大,我們先放在一起,你所說的第一件事,是要我們九大掌門合力施救姜小施主,不知怎樣個施救法?劉孝邁說道:大家都知道,『摧心掌』是一門極為霸道的內家功力,如果被『摧心掌』擊中,最多不過活到七年,庄兒剛好是中掌七年,我想時日不多……我劉孝邁無德無能,雖然尋訪了天下名醫,但仍不能化解,後來不得不冒險求助『一代聖手』上官慈,上官慈聽說是姜大哥的兒子,才肯放我進去,可已無回天之力,但他卻告訴我只有一個方法能救庄兒。頓了頓,劉孝邁神情激動地說道:這就要聚九大門派掌門人的功力,將庄兒體內的『摧心掌』之毒逼出來!一陣騷動,眾人相互對望了一眼,議論紛紛。悟性大師神功內斂,語調平靜地說道:劉施主,照你所說的,一定能有效嗎!劉孝邁說道:『回天聖手』上官慈所說,我想應該是可行的,但只怕會對大家的功力有所影響!悟性大師說道:我佛慈悲,救人一命勝造七級佛屠。劉施主,我想這樣也有一定的道理,只要能救得了姜小施主,我們的內力大耗也是值得的!劉孝邁大喜,納頭便拜:多謝悟性大師,只要大家能援手救得了庄兒,然後將我劉孝邁碎屍萬段,我也毫無怨言!群豪看到劉孝這一代巨魔真情流露,欣喜而泣,無不聳然動容。突然,東道主華山派掌門人孫鑄站起聲來說道:慢,我有幾個問題得請劉孝邁回答!說著冷冷地凝視着劉孝邁,語言充滿火藥味。劉孝邁說道:孫掌門,你請問,只要我劉孝邁能回答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孫鑄說道:劉孝邁,我問你,『神州刀尊』憑一口血光寶刀,縱橫江湖三十餘年,行俠仗義,不屑於結交任何幫派,江湖中人無不敬仰。你說姜大俠全家慘遭『武聖門』毒手,我們姑且不懷疑你和姜大俠交往的真實性,單問你為什麼逃得出來!孫鑄在江湖上人稱綿里針,意思說他心機深沉,為人謹慎,說出的這番話馬上引起群豪響應,眼光刷的一下,一齊注視着劉孝邁。若在以往,劉孝邁早就勃然大怒,他一生最恨人家懷疑他的誠意,但今天為了小古庄,他必須竭力忍住,因為只有這一線希望。他暗對自己說:劉孝邁,你切不可衝動,為了姜大哥,今天就是吃屎你也得吃下去!想到這裡,劉孝邁正視着孫鑄說道:並不是我武功了得,當時,完全是一個救出庄兒的信念支持我逃脫虎口的。
孫鑄冷笑道:那倒是我孫某看錯你了,想不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劉孝邁也如此義氣,真是佩服。在一旁昂然則立、一副傲然不屈之色的姜古庄,劍眉一緊,叫道:你別對我劉叔叔冷嘲熱諷,我看你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哼!大不了我不要你們幫助,有什麼了不起。劉叔,我們走!劉孝邁雙目圓睜,已是怒極,虎吼道:庄兒,不得無禮!姜古庄仰着脖子說道:劉叔,是他們……敵視你,平時,你總是告訴庄兒,士可殺而不可辱!劉孝邁緩了口氣,嘆道:庄兒,你脾氣太倔犟了,他們沒辱我,只是對我成見太深了,你就不要多嘴了!在座的群豪將兩人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虎父無犬子,想那姜古庄,一個十六七歲的年歲,如此傲骨,倒也難得,只是……群豪不敢正視他的面孔。孫鑄忽然哈哈大笑道:好!好!演得好!好一出雙簧戲,劉孝邁,你老實說,你這次到華山來,究竟有什麼陰謀?你瞞得過別人,休想瞞得過我。劉孝邁沒想到孫鑄會有此一說,驚疑道:孫掌門這話怎麼講,我劉孝邁一生是罪孽深重,但我說過,只要大家能援手救了庄兒,我劉孝邁願意以死謝罪,我劉孝邁喜歡打開窗戶說亮話,當面鑼,對面鼓,孫掌門說我劉某有什麼陰謀,不妨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孫鑄冷笑道:好!劉孝邁爽快,我孫鑄懷疑你是『武聖門』派來的人!孫鑄這樣一說,群豪嘩然,驚恐的注視着劉孝邁。姜古庄大叫道:臭老頭,你不要血口噴人!劉孝邁喝道:庄兒,不得無禮!看來孫掌門對我成見已深,孫掌門,有什麼高見就直說出來吧!孫鑄說道:劉孝邁,你說姜大俠的兒子中了『摧心掌』?劉孝邁昂然答道:不錯,在座的不乏眾多武林泰斗,應該看出這一點。孫鑄哈哈大笑道:問題就出在這裡,中了『摧心掌』最多活不過七年,為什麼不遲不早,拖延到武林大會時,你是不是想以我們為他療傷大耗功力,然後與『武聖門』的人來個裡應外合,將我們正道人士被一網打盡!劉孝邁聽了,目瞪口呆,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此言一出,大廳上的群豪傳出一片輕聲低呼,顯然眾人都被孫鑄的話震住了,這真的是一條絕妙毒計。劉孝邁雙眼血紅,望着悟性大師道:大師,依你之見呢?悟性大師雙目低垂,雙手合十,唱諾道:阿彌陀佛,劉施主,孫掌門說的也不是沒道理,這時正值武林多事之秋,我們不得不從長計議!劉孝邁急道:這麼說,你們不答應救庄兒?悟性大師說道:劉施主,佛講因果,我們幫不了你!劉孝邁聞言,心灰意冷,徹底絕望了!他想到為救庄兒性命,帶着庄兒沿街乞討,輾轉整個中原,風裡來,雨里去,從來沒叫一聲累。甚至不顧性命,遠赴西域,求見西域雄鷹堡的堡主任秀敏,跨大江南北探訪絕命魔尊歐陽石和他惟一的武功傳人奪命神尼的足跡。西域雄鷹堡主任秀敏被劉孝邁的精神所感動,但已無良策。歐陽石和程逸雪更是一個渺茫的希望,壓根兒沒有人知道他倆的行蹤,不過,有不少人告訴劉孝邁,說奪命神尼程逸雪的黑白二雕,經常在華山一帶出沒。
眼看庄兒的生命大限一天一天臨近,劉孝邁只得遠赴山蜀水,求助回天聖手上官慈。儘管他知道上官慈不會見他的,因為自從上官慈的孫女兒上官痴被人擄走,就發誓不再行醫救人,但這一次還是破例為劉孝邁提了這麼一條建議。這也是能救庄兒惟一希望。沒想到這惟一的希望也破滅了。劉孝邁不由流下兩行清淚,人一下子像蒼老了許多,一拉姜古庄的手悲憤地說道:庄兒,這就是正道武林,我們走!孫鑄大喝一聲道:劉孝邁,你也太下看扁天下英雄了吧,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只怕沒那麼便宜吧!劉孝邁傲然笑道:孫大掌門人既不想救人,還要對我賢侄倆怎樣!孫鑄臉色發青,喝道:給我拿下!手一揮,背後的十二名劍客飛縱而出,刷刷刷亮出長劍,將劉孝邁和姜古庄圍在中心。劉孝邁仰天狂笑,一拉姜古庄的手說道:庄兒,怕不怕?姜古庄豪氣一生,大聲道:不怕!劉孝邁說道:好!有種,今天我倆就見識見識一下所謂的名門正派!說著將手中的青冥劍當胸橫起,和姜古庄背靠弟背,凝視注視着十二劍客。
忽然——一陣極為猛烈的狂風從廳外猛撲而來,頓時門窗格格作響。群豪大為惶恐,紛紛操起兵刃,站起身來。終於咔嚓一聲暴響,廳門的粗門閂斷為兩截。凄風苦雨,夾雜着劉孝邁滿含絕望悲憤的狂笑,群豪無不駭然!大家都寂立不動,諦聽風雨聲。華山派掌門人大喝一聲,身子暴起向廳外疾撲而出。但在他身形剛一跌倒廳門口,一聲砰然大震,孫鑄的身軀被一股強大的反力倒卷而回,同時,一陣粗暴的狂笑傳了進來。群豪大驚,只見孫鑄面色蒼白如紙,雖被十二劍客中的兩名劍客左右扶住,未致跌倒,但卻張口噴出一股血箭,顯然受傷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