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8章 魔聖難分(4)

姜古庄大奇,憋了這麼長的氣,張開嘴大口地呼氣、吸氣,像要把空氣吃個飽。
沒有走到死亡的邊緣,也沒有對生命的強烈感受,姜古庄突然對生命有強烈的願望。
有了這種願望,他就不再被動!
姜古庄站起身來,向前走了幾步,雙腳踏在陸地上。
仰頭四顧,周身漆黑如夜,並且聽不到一點風籟之聲,好像處在地心中一般,世界頃刻之間都死了。
他思索着,這潭水都流到哪兒去了,怎麼突然間都消失了呢?
他想到和劉叔一起一到「西域雄鷹堡」去,西天戈壁,萬里黃沙,大漠千里,也有許多河流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劉叔告訴他,這叫沙漠暗河,水都流到地下暗河去了。
難道這水也流到地下暗河去了。
難道這漆黑的潭底真的會有什麼奇蹟不成,姜古庄想起劉叔那莊重的神情,人竟然有一種莫然的衝動。
他慢慢地摸索着,望前走去,雙足交替試探着地面,一步一步地往前行去。
也不知行了多遠,他發覺地面越來越乾燥和硬結,並且崎嶇不平,還碰到許多石塊,跟陸地沒有什麼區別。
又走了一段,一股腐臭之氣隱隱飄入鼻孔。
姜古庄有些奇怪,俯身在地下摸索,撿起像枯枝樣的東西,仔細地摸索。
「天啊!」他大叫一聲,趕忙扔掉。
憑感覺,他撿起的是一根死人的骨頭,這骨頭非常細小,似乎是許多嬰兒的枯骨。
姜古庄聽到自己心胸「怦怦」亂跳。
靜了一會兒,姜古庄心想:別的我怕,死有什麼好怕的。
想到這裡,姜古庄又邁步坦然前行,他細數自己的腳步,一步、兩步、三步……
驀然,他發現前面有一縷幽幽的藍光瀉了過來。
姜古庄停下腳步,注視着那幽光,一動也不動,斂氣屏聲。
他以為是什麼獨眼怪獸的眼睛。
看了好久,那藍光一動也沒動,姜古庄心想:管他是什麼東西,即使是獨眼怪獸,總比自己孤獨的死在這裡好。
在他三丈開外的地方,隱約可見兩扇合閉的石門,在石門上端鑲着一顆珍珠般的東西,發出一片幽幽的藍光,石洞門口,白霧繚繞,忽隱忽現。
一切都顯得陰森恐怖,彷彿走進了地獄鬼府一般!
姜古庄似乎有一個世紀沒看到亮光,這幽幽的藍光,如漆黑夜空中的閃電,讓他感到興奮和欣喜,然後長長地舒一口氣,原來不是什麼獨目怪獸,讓自己虛驚一場。
門!
有門肯定就有房子,有房子就肯定有人住,姜古庄心裏一陣狂喜。
這房子里會是誰呢?
難道就是劉叔所說的「奪命神尼」的囚禁地。
管他是誰,只要是人就行了。
姜古庄大叫道:
「有人嗎?」
在黑夜中,聲音產生轟鳴,傳得遠遠的。
姜古庄大跨步,走到石門前,用手儘力去推那石門,但任憑如何用力,那石門依然緊閉,動也不動。
他頹然地停下手,用腳去亂踢,高聲叫道:
「裏面是誰啊?姜古庄來了!」
「誰在裏面呀?你爺爺姜古庄來了,還不開門!」
正在他手舞足蹈,喊得聲嘶力竭的時候,突然紅影一閃,一個紅衣少女從石門的頂上飄然而下。
「啪」的一聲響,臉上吃痛,眨眼間,被紅衣少女結結實實地打了一巴掌。
這紅衣少女的手法太快捷了,姜古庄看都沒看清,只覺得臉上火辣辣地。
他愕然地看着紅衣少女,停下了喊叫怒罵。
紅衣少女最多不過十六七歲,瑤鼻柳眉,明眸皓齒,美艷絕倫,就是皮膚太過於白皙,神色中滿是詫異地盯着姜古庄打量。
姜古庄知道自己面目全非,醜陋不堪,慘不忍睹,趕快用手捂着自己的臉,問道:
「你就是『奪命神尼』程逸雪吧?」
那紅衣少女似乎沒在意他的醜陋,說道:
「咦,你怎麼知道我師父的名字?你是誰?是怎麼跑到這進而來的,你幹嗎在這大喊大叫?你不怕我師父殺了你……」
紅衣少女自從被「奪命神尼」擄到這裡,除了師父之外,再沒見過別人,所以姜古庄的突然來到,彷彿一個天外來客,叫她怎麼不驚詫莫名,俏臉漲得通紅,連珠炮似的,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
姜古庄大聲叫道:
「你……」
「你」字剛出口,那紅衣少女趕忙用柔嫩的白手堵住了他的嘴巴,壓低聲音,輕聲說道:
「噓!你想找死呀,這麼大聲音,叫我師父聽見……」
說著用手在自己頸上比劃一下,伸了一下舌頭,做了一個刀起頭落的動作。
姜古庄不由笑了起來。
誰知那姑娘怔怔地望着自己,說道:
「你笑的真好看!」
姜古庄大窘,這不是存心損我嗎?想自己這般醜陋的面孔,人見人怕。以前和劉叔在街上乞討的時候,也看到不少漂亮的姑娘,一見到他,就像見了瘟神一般,惟恐避之不及,今天居然破天荒的聽到有人稱讚他笑的好看,何況還出自一個絕色美女之口。
於是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不去看那紅衣少女。
紅衣少女嘻嘻一笑,輕聲道:
「對不起,剛才沒打痛你吧?我是怕師父聽到了!」
說著伸手在姜古庄的臉上撫摸。
那如蔥根白嫩的手指摩挲在臉上,馬上有一種清涼的感覺。
姜古無任由她撫摸,抬起頭,不由得淚流滿面。
姜古庄想起了他那幸福的童年,春日融融的山巔,野花遍地,他和柔兒在山間嬉戲,柔兒也曾這樣撫摸過他的臉。可這一切,都在一夜之間灰飛煙滅。從此以後,死神的腳步一直緊跟着他,真沒有什麼使他快樂起來的理由。
那紅衣少女見他突然哭了,忙道:
「怎麼你也會哭?」
那口氣似乎對他的哭大吃一驚。
姜古庄驟然一聽這話,也是啼笑皆非,這才明白,這少女對外面的事情一點也不懂,不由得童心大起,一抹眼淚,說道:
「好,我不哭了,我笑給你看!」
說著一咧嘴,「嘿嘿嘿」笑了起來。
紅衣少女跟着也是欣喜而笑,露出兩個小酒窩,聲音甜美無比地說道: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姜古庄感覺到自己從來沒有這麼被人重視,覺得此時的自己完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