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武行》[亂世武行] - 第9章 至尊之邪(1)

姜古庄有了這麼一個痴心的聽眾,也是覺得身份倍增,從沒有人這麼重視聽他講話,慢慢地也覺得興趣盎然。
於是講自己的出身,以往經歷,連極為細小的歡樂和憂傷,都一五一十,如竹筒倒豆子般一點一滴說了出來。
原來,上官痴自從被抓到這碧水潭底,除了師父「奪命神尼」還從沒聽到第二個人講話。
沒想到外面的世界竟是那般精彩,怔怔地看着姜古庄說話,簡直羨慕不已。
等姜古庄說完,怔怔地說道:
「庄哥哥,只要我能離開這裡,我寧願被什麼『摧心掌』打上。」
姜古庄聽她這麼一說,不由傻了。
一個人境遇不同,心境就不一樣。許多人不在乎自己身邊的幸福,而且追求一些不可及的東西。而痴兒卻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自由,其間的滋味,誰能真正體味!
姜古庄大為感慨,問道:
「痴兒,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上官痴臉上掠過一層陰影,神色黯淡起來,說道:
「我是被師父抓來的。」
姜古庄大是同情,憤憤地說道:
「你師父怎麼這麼狠毒?」
上官痴連忙搖搖頭說道:
「不,其實我師父也挺可憐的,她是被我師祖囚禁在這深潭底下,已有三十多年了,不過,她馬上就可以出去的!」
說著眼睛閃出希望的神采,喃喃說道:
「到那時,師父一定會將我帶了出去的,師父最疼我。」
姜古庄被上官痴的神采所感動,心裏也為她感到高興,好奇問道:
「痴兒,你說你師父在這裡囚禁了三十年了,為什麼到現在才想到出去。」
上官痴悠悠地說道:
「其實我師父無時無刻不想出去,但你知道我師祖『絕命魔尊』可是武功蓋世的一代奇俠。」
姜古庄忍不住插道:
「可江湖人講,歐陽前輩是邪派至尊人物,武功再高,也不能稱得上是奇俠。」
上官痴小嘴一撅,道:
「這是我師父說的。雖說是師祖將她囚禁在這裡,但師父一點也不恨師祖,還說她這是罪有應得。師祖是一代蓋世奇俠,什麼正派邪派、三皇五帝都比不上他老人家!」
姜古莊上官痴說得認真,也不好辯說,再說劉叔也是這麼講的,問道:
「你師祖怎樣將你師父困在石洞里的?」
上官痴說道:
「是用八根鐵鏈將我師父鎖住的。」
姜古庄大吃一驚,駭然道:
「八根鐵鏈?鎖住的?」
上官痴說道:
「是啊。我師父說,那不是普通的鐵鏈,如果是普通的鐵鏈,想鎖也鎖不住我師父的。」
姜古庄奇道:
「那是什麼鐵鏈?」
上官痴說道:
「那是千年鋼母所造的鐵鏈,任何兵刃利器,都休想弄斷它。」
姜古庄本想說你師祖這怎麼這麼壞,但看到上官痴對歐陽石的崇拜,也就算了,問道:
「既然那麼厲害的鐵鏈,你師父想個什麼辦法出去?」
上官痴說道:
「我師父在煉一種丹,等那神丹煉成後服下,就會功力激增,然後掙脫鐵鏈。」
姜古庄心想:「奪命神尼」的武功得自「絕命魔尊」的真傳,一身功力已是登峰造極,難道還要藉助什麼神丹來增強自己的功力?遂好奇地問道:
「什麼神丹那麼厲害?」
上官痴忽然面色一變,說道:
「唉,還是不說得好。總之,庄哥哥,我告訴你,我就是因為師父煉這種神丹,才被抓進這石洞里來的。」
姜古庄大奇道:
「你?……你怎麼來煉丹?」
上官痴說道:
「那神丹叫『千嬰丹』,是要用一千個嬰兒的心,煉製而成的。」
姜古庄差點驚叫起來,想到在自己進入石洞之前,所見的一根根細細的骨頭,原來竟是嬰兒的骨頭,不由一陣作嘔,怒道:
「你師父還是人嗎?為了自己,竟不惜挖嬰兒的心,這種喪盡天良的事她也能做得出來,別說囚禁她,就是千刀萬剮也不過分!」
上官痴見他面孔猙獰,也甚是駭異,柔聲說道:
「庄哥哥,我師父怪可憐的,她說這一千個嬰兒的父母個個都是罪孽深重的人。我想,生我的父母,也應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不然,師父也不會把我抓來。後她見我骨骼奇秀,才將我留下,這就是一千個嬰兒中惟一倖存下來的我。師父對我可好呢,教我武功,像對自己親生女兒一樣待我……」
姜古庄怒道:
「你師父,你師父,她可憐,就可以濫殺無辜,為所欲為?一千個嬰兒,就是一千個生命,你懂不懂!」
說著,神情激動地抓着上官痴的手吼叫道。
上官痴像一隻受傷的兔子,驚恐地看着暴怒的姜古庄,竟嚶嚶地哭了起來,說道:
「也許你說的是對的,可……」
姜古庄看着上官痴楚楚可憐的樣子,又於心不忍,何況又不是她殺了一千個嬰兒,她本身也是一個受害者,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