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穿越計劃的一百萬個可能》[論穿越計劃的一百萬個可能] - 第1章 穿越好難

張一靈內心相信的真理是,科學什麼的都沒道理,真猛士還得靠系統和金手指。但可惜,他現在已經二十歲了,到現在還沒有覺醒系統。

張一靈內心有個夢想,那就是有一天能夠覺醒系統,然後穿越到別的世界,無論是開後宮還是劍修傳承,白鬍子老爺爺還是贅婿退婚,張一靈心想自己都能接受。

為此,張一靈甚至寫了一本計劃書,書里分了好多類型,比如穿越到種田世界如何優化糧食作物與經濟作物的基因,穿越到修仙世界如何提高靈氣與靈力之間的轉化效率,內容十分齊全,計劃相當全面。

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張一靈突然意識到,那就是怎麼穿越啊?也沒人告訴我啊,你們都是怎麼穿越的?有沒有大佬帶飛啊,小趴菜在線求大佬厚愛啊,QAQ。

張一靈內心很苦,完全不是因為他的計劃不合理,而是根本不會穿越啊,話說穿越是不是技術流啊?

內心戲份十足的張一靈已經腦補出了自己百年之後被人埋進坑裡的場景,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怎能不去征服諸天萬界?穿越第一步,要先有系統。

張一靈也去網上問過那些穿越小說的作者們,張一靈老老實實地說:「大佬們,巨巨們,我不是有病,也不是剛從精神病院出來,我是真的想穿越啊」。

可那些大佬們只是伸頸,側面,微笑,默嘆,半天才端起一盞茶水緩緩說道:「系統嘛,一個字,求緣」,張一靈內心無語,但也還是故作高深地仰望四十五度角的天空,那裡正有一隻烏鴉不斷打出句號來。

張一靈剛想說:「緣,」,突然感覺到不對,為什麼一隻烏鴉會不斷打出句號?然後他的臉上就被糊上了一坨神秘固液混合物。

「真是妙不可言」。張一靈隨手把固液混合物抹勻,對着那隻烏鴉喊到:「道友,你拉稀了。」

烏鴉似乎點了點頭,撲棱着翅膀飛了。

張一靈感覺自己運氣背到家,索性直接回家,父母都是科學家,平時忙起來根本不回家,所以這個家,只是他自己的家。

張一靈覺得很悲催,洗了洗臉,還是有一股意味難明的怪味,也不知道這烏鴉吃了什麼。張一靈無奈,但是他又記起來在他六歲的時候,曾經有一個仙風道骨老爺爺給他算過命,那老爺爺捋着鬍子一遍又一遍地說:「此子有大帝之資啊。」

當時張一靈還不太會說話,只支支吾吾地說:「你看我像你爹不?」。這是他剛從父親那裡學的一句,把周圍人笑得合不攏嘴,一直誇這孩子機靈,旁邊一位大媽還說到:「哈哈,小子,我這人別的說不準,但我看你打小就行。」

老爺爺經常在這裡擺地攤,有沒有真本事還不好說,因為隔三差五就有人來掀攤,後來他也學聰明了,見人就說好話,比如「此子有大帝之資啦」「根骨非凡啊」「一柱擎天啊」「資質絕佳」了什麼的。

所以那些帶着孩子的父母們也喜歡來他這算一算,每當那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父母們被誇的飄飄然的時候,老爺爺就會隨手從褲襠里拿出一本《如來神掌》,老爺爺說:「這可是真品,不講價,二百八」。說完就伸出手指,指了指地攤上擺着的一隻小破盆,裏面零零散散有兩個鋼鏰。

於是,老爺爺的攤子又被砸了好幾次,雖然他那個攤子上啥也沒有,只有一個小葫蘆瓶,裏面裝了幾根捲曲的毛髮和幾粒黑漆漆的藥丸。

有時候,年輕的看客們會問老爺爺說:「老頭啊,你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老頭說:「這可是寶葯,大補,伸腿瞪眼丸,能買你命的葯。」看客們哈哈大笑,這老頭還真不客氣,被笑的心煩了大喊道:「滾滾滾,別耽誤你道爺我練攤。」

所以當六歲的張一靈不小心路過地攤的時候,那白鬍子老爺爺眼睛裏像是要吃了他一樣,一邊讚歎一邊說:「必成大器,必成大器啊。」

「小夥子,你不僅是大帝之資啊,你還是天命之子啊,這天命之子可是心想事成,以後你絕對能出人頭地,來,告訴老夫,你有什麼夢想嗎?」

「夢想嗎?我,我想要穿越,要當位面之子」。六歲的張一靈的小奶音萌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