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替嫁:說好的冷麵將軍呢》[落魄替嫁:說好的冷麵將軍呢] - 第3章 男人沒意思

「你不知道我穿越的那兒有多噁心。」屈芊滿臉嫌棄。

又輕輕喝了口水,轉向同桌:「丞相的女兒誒,大將軍的正妻,我被幾個燒火做飯的阿姨欺負,想吃一口飯我都吃不到,真的笑死。」

「你怎麼不說話啊,喂。」屈芊搖了搖同桌。

沒人說話,抬頭看看四處,明明就在教室,這也是下課的場景啊。

大家都在說話談笑,可是屈芊聽不到,也沒人理她。

嘶…鑽心的痛。

「疼疼疼。」屈芊皺眉痛的再次清醒,還是在盛含桃身上。

服了,回回做夢夢到現代。

縫合傷口的郎中見盛含桃醒了忙端過麻藥來。

「夫人,你剛剛睡着,這葯是怎麼也灌不進去,避免疼痛您快把這麻醉藥喝了吧。」郎中已經上了年紀,說話緩緩的。

盛含桃深陷在疼痛里,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千葉在一旁抽泣的接過碗來一勺一勺往她嘴裏喂。

老大夫退到一旁,盛含桃的目光隨着老大夫移動片刻,然後看到了…衡向笛。

衡向笛也換了婚服,鐵青着臉看着盛含桃。

???這麼看幹什麼她胸口還露着呢。

欲扯過被子卻是什麼也沒摸到,麻勁兒上來了,眼皮越來越重終於還是合上了。

一夜無夢,再醒過來時陽光刺眼,一偏頭見是千葉坐在桌子前。

「千葉…」盛含桃的聲音有些嘶啞。

聞聲千葉迅速起身,走到床前蹲下握着盛含桃的手,還沒開口又潸然淚下:「小姐,昨日可嚇死奴婢了,奴婢以為您是因為做了衡夫人有底氣了,卻怎麼是硬拼啊。」

「我……」

想說話,不行嗓子干。

正煽情呢渴成這樣,盛含桃翻了個白眼:「水…水…」

「哦哦對水。」千葉像突然醒悟似的急切的去拿了水過來。

「躺着吧,小姐我還是用勺子喂。」

喂…餵了好久,勺子有點慢…

盛含桃有氣無力,還不太清醒,也懶得動,慢就慢吧。

「嗚嗚千葉,我怎麼還活着啊。」盛含桃感受着疼痛眼角泛着點點淚珠。

死了說不定她就回家了。

「小姐…您這是說什麼呢。」千葉也抹了把眼淚。

盛含桃想哭又不敢抖的太使勁:「我們兩個好可憐嗚嗚…」

千葉卻是流下許多淚來:「在相府出發前姨娘交代了小姐讓您好好活着,小姐別想那麼多。」

「可是我這將軍夫人做的沒意思,粗使婆子都罵我…我連飯都沒得吃。」

「小姐,小姐。」千葉急急忙說,面上終於是有些喜色:「小姐別擔心啦,將軍已經把那幾個壞老太婆趕走了。錢媽媽今天已經交代府里上下,尊重小姐唯命是從呢。」

「啊?真的?」盛含桃也一喜。

「哎呦,夫人您醒了,這都晌午了,可是嚇壞奴婢了。」

一轉頭,是錢媽媽拿了飯盒進來。

「錢媽媽…」盛含桃想坐起身子來。

錢媽媽忙制止:「夫人,您躺着躺着別動。」

「唉,都怪奴婢不好,竟都沒顧上給您送飯。您也真是的,餓了差千葉來找我就是了,這麼折騰又壞了身子了。」

錢媽媽的眼角有淺淺的皺紋,鬢邊還飛着絲絲白髮,眼睛裏竟然是心疼和自責。

盛含桃心下一動:「錢媽媽,沒事的您別擔心我沒事了。」

錢媽媽微微點頭,和煦的笑了:「我照顧將軍這麼多年了,一直把他當我的孩子,孩子啊…如今你既已經嫁了過來,我以後一定會當心善待你的。」

盛含桃眼睛泛着點點波瀾,略帶愧疚:「錢媽媽,我那麼魯莽你不怪我?」

錢媽媽馬上接話:「又不是你的錯,怪他們。將軍啊,覺得塔鎮的窮苦百姓可憐,男丁可以充軍吃糧餉,婆子們讓他們來府里做活,因是好差事一些機靈的會使心眼進來,都怪我沒好好考察。」錢媽媽嘆了口氣。

咕嚕咕嚕…

肚子響了。

盛含桃臉微一紅,在說什麼話也忘了,有點不好意思。

錢媽媽沒等她開口,聽見這麼幾聲臉上的愁色也消了大半,忙動作利索的拿了食盒:「千葉快照顧夫人坐起來拿矮桌。」

從昨天到今天,一整天沒吃東西了。

先喝了碗參湯提神,又看了看菜品,都是清淡口味的清炒菜,還有一碗大補的八珍湯。

盛含桃顯然是有些不好下咽,錢媽媽在一旁微微一笑解釋:「大夫說一開始不能特補,先清淡一些。」

「那我這傷還好嗎,我覺得還是疼。」

微微一動就能扯到傷口,就連咀嚼也能覺得隱隱作痛。

錢媽媽推了一道蒸茄子往盛含桃面前,略帶安慰:「沒事的夫人,細細養着就好了。您吃點茄子,這兒的天氣太乾燥了容易上火。」

盛含桃含糊不清的點點頭。

塔鎮是有點熱,尤其現在還是大中午,吃飯沒幾口就出了薄薄一層汗。

「啊,對了…」微一沉吟還是問了出來:「我是怎麼回來的啊。」

失去意識前那個懷抱,應該是衡向笛吧,但痛醒起來喝麻藥的時候衡向笛那張臉怎麼看起來有些不耐煩呢。

盛含桃裝作不經意:「是將軍嗎。」

「哎呀,不是將軍還是誰。」錢媽媽一拍手,笑得格外開心「將軍抱您回來的,又等着沈大夫縫完傷口看着您睡下才走。」

盛含桃咽下最後一口湯,抬起頭看着錢媽媽有些試探的問:「從廚房抱到了卧房?」

她住的這院子可是離廚房不近。

「是啊。」

得到肯定的回答,稍稍放下心來。

那府里的人肯定都看到了,又有昨天那麼一件事肯定也沒人敢怠慢她了。

「唉,寄人籬下,靠男人真沒意思。」

「小姐您說什麼意思?」千葉正俯下身子收拾碗筷呢,聽到自家小姐這麼喃喃一句。

錢媽媽也還沒走,正等着接飯盒呢。

盛含桃偷偷湊近千葉小聲說:「我說男人沒意思。」

千葉聞言轉頭看她,有些不解,礙着錢媽媽正站等着,於是帶着疑惑把收好的碗筷遞給了錢媽媽。

待錢媽媽囑咐了好好休息,想吃什麼就要,想喝什麼就說…走了之後。

千葉扶盛含桃躺下:「小姐,什麼是男人沒意思,您是在說衡將軍嗎?」

盛含桃半闔目點點頭:「對,所有的男人。」

「可是奴婢覺得衡將軍挺好的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