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心裏的光》[落在心裏的光] - 人生第一個分叉路口,我們在一起了

5月底,高三的教學樓空了,學長、學姐離校在家休息幾日,準備奔赴人生的第一大戰場,夜晚,看不到高三教室的燈光,看不到與時間為敵,匆忙的身影。教室里沒有了翻書的聲音、沒有了筆尖與卷子的摩擦聲。一切變的安靜起來,突然不習慣這種氛圍。而我們即將坐進這座空的教學樓,成為下一個接力棒選手。羨慕他們即將實現自由,擺脫日夜奮戰的學習苦海生涯,能夠開啟大學多姿多彩的生活。可誰有知道,他們有對自由的開心、有對高考的緊張與恐慌,更有不舍,他們的內心有多不舍這一段難忘的生活,有多捨不得朝夕相處的恩師和死黨好友。

隨着8月的一聲鈴聲,接過時間的接力棒,南楓和心雨已成為離夢想更近一步的高三追夢學子,快節奏的生活撲面而來,如果高一是倍數1.0,則高三就是3.0。大家的腳步、頻率都變得更快了,所有人大腦都繃緊了弦,連上下課的鈴聲都感覺比以往更急促緊張一些。學渣們都感受到了滿滿的壓力,都開始主動拿起課本看書了。

新生入校,周一升旗儀式,校長講話:你們的到來為我們學校加入新鮮的血液。回頭看,那也是我們曾經歷歷在目的情景。如今,我們已經褪去稚嫩的青少年模樣,成為青春的書生意氣目標統一的菁菁學子。心雨內心十分感慨,時間總推着我們向前走,我們硬着頭皮向前走,所有人都告訴我們向前走,有一種無形的力量也在推着我們向前走,這種力量可能是學弟、學妹給的,亦或是學長、學姐給的。儀式完畢,心雨用手遮擋額頭,透過指縫的光照在她臉上,她看到了希望,也嗅到了青春的氣息。突然一隻手拍了她後背一下,打破了這短暫的自由時光。心雨,你在幹嘛呢?原來是南楓。心雨說道,直男,下手這麼重,說著並還手也打了南楓一下。心雨說:我在看指縫間灑落的陽光。南楓說:我的手比你大,來來來,你看看我手裡的陽光,說道就把手張開朝着天空的位置。心雨翻了一個白眼走了。

6點半的晨跑、晨跑完早讀,緊接着吃早餐,上午四節課,中途一個小時吃飯時間,下午四節課,下午飯,晚上4節晚自習,中間加個半小時晚餐時間。回到宿舍收拾完11點多,第二天5點多起床。這是一個高三學生日復一日最普通的一天,缺覺嚴重,周末放假的日子,除了寫完作業,複習完功課,剩下的一點點時間,哪怕在公交車上的時間都想眯一會,實在太困了,連夢裡都是各種試題。

第一學期沒過多長時間,心雨身體素質差已經感冒好幾次,這次嚴重離校在家打吊瓶已經一周了。看着心雨空擋的座位,南楓特別擔心,但是他又出不了學校。學校封閉式管理,一周只能出去一次。心雨不在的日子,從前寫字潦草的南楓筆記字跡變的工整不少,他認真聽課,記錄筆記。周五一放假,他背上書包騎上單車,一路狂奔的就去找心雨了,到心雨家門口不遠的地方, 他停了下來,害怕心雨爸媽看見誤會並責怪心雨早戀,於是在附近商店買了根棒棒糖,給了心雨鄰居家的小孩,讓他把一個背包帶上去給心雨姐姐,就說是老師讓同學給她捎的筆記。小孩子開心的吃的棒棒糖,拿着背包上樓送去了。心雨收到了打開窗戶看到了南楓,準備下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