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先生,你夫人跑了》[陸先生,你夫人跑了] - 第5章 挑撥離間

陸修收回了打量的目光道:「有待考量!」
沈曦夕泄氣倒在床上,頭髮散亂開來,顯得格外誘人。
陸修喉結滾動了幾下,眼中一閃而過的**,飛快地轉過身去了浴室。
確信陸修進去後,沈曦夕從床腳拿回了自己的手機,一眼就看見了魏姝給自己發的消息。
沈曦夕冷笑一聲,這魏姝,還真是陰魂不散吶!
她扯開浴巾給自己來了幾張自拍,將今晚陸修在她身上做的印記全部都重新發給了魏姝。
沈曦夕:「這程度算家暴嗎?」
看見沈曦夕身體上曖昧的痕迹,魏姝心裏恨極了,怎麼自己這樣做反而讓他們的關係更好了呢?
魏姝:曦夕,他怎麼能下這麼重的手呢,你可以去告他!
沈曦夕發了個委屈地表情,「你又不是不知道陸修的地位,誰敢惹他,我不敢去告他,你敢去嗎?」
魏姝咬牙,忍住心底的酸意回復道:「那你可以離婚,要是離婚了,他就不能這麼對你了!」
「離婚?」
沈曦輕笑出聲,這種話魏姝居然也說的出口。
剛結婚就攛掇着自己離婚,為什麼前世自己就沒看出她的狼子野心呢。
「我的婚姻是場交易,就算離婚我也擺脫不了。
小姝,我該怎麼辦吶。」
打完這幾個字她便聽見浴室里沒了水聲,約莫着陸修要出來了,她慌忙道:「好了不說了,陸修洗完澡出來了,我要睡覺了。」
魏姝:曦夕,不願意就要反抗,你這樣只會讓陸修更加肆無忌憚的欺負你。
沈曦夕掃了一眼,卻沒有回答,將她們的聊天記錄截屏後刪掉了消息記錄。
免得日後被陸修發現了找自己的麻煩。
陸修洗完澡出來,意外地看見床上的小女人閉上了眼睛。
白裡透紅的皮膚,微微張開的紅唇,烏黑散亂的頭髮構成了一幅絕美的畫作,讓他不由得心神一動。
他上床將沈曦夕摟入懷中,聞到她身上傳來沐浴露的清香,他在竭力地控制住自己。
沈曦夕卻好像做了噩夢,一雙手卻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摸來摸去的,似乎要抓住什麼東西,卻撩撥得他心猿意馬的,恨不得將懷中的女人吃干抹凈。
就在陸修控制不住的時候,沈曦夕的手終於不再亂動,在他的懷中沉沉睡了過去。
陸修苦笑一聲,卻也只能忍耐着。
反正都結婚了,以後的日子還長着呢。
昨晚被陸修折騰了很久,沈曦夕這一覺睡到了上午十二點。
睜眼的時候手機上已經有了好幾個未接電話,都是魏姝打來的。
沈曦夕有點煩躁,刷牙洗臉後才下樓吃飯。
一直照顧他們的是王阿姨,王阿姨是自幼看着陸修長大的。
陸修結婚後才將她接過來照顧沈曦夕。
沈曦夕明白王阿姨的份量,下樓的時候主動向王阿姨問好。
前世自己不懂事,嫁過來後一直跟王阿姨對着干,讓聽話懂事的魏姝越來越得王阿姨喜歡,也為後面自己的悲劇埋下了伏筆。
今生王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