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先生,你夫人跑了》[陸先生,你夫人跑了] - 第9章 不如給大家助興吧

「既然章小姐的腿無處安放,不如來給大家助助興吧!
章小姐身材不錯,穿着比基尼跳鋼管舞應該會很不錯呢。
章小姐身材這麼好,想必跳舞對你來說不是難事。」
聞言,章月溪如同墜入冰窟,她吃驚地看着沈曦夕。
沈曦夕也在看着她,眉眼中帶着幾分譏諷的笑意。
像章月溪這種人,讓她吃什麼教訓她都不會改,只有讓她在她最重視的場合面前丟盡臉面,才會讓她知道,下次見着沈曦夕,就要繞道走。
章月溪看得心中一寒,她知道今天自己必須做個選擇,否則的話,陸修不會放過她的。
在眾人的矚目下,章月溪咬牙脫掉了外面的長裙。
一群人識趣地讓出一片空地來,讓章月溪好好表現自己。
章月溪覺得無比屈辱,但鬥不過沈曦夕,只能一邊含着眼淚一邊乖乖跳舞。
其他人早就注意到了這裡的動靜,魏姝嫉恨的望着沈曦夕的方向。
看着二人緊緊香握的手,心裏的妒火像藤蔓一樣漸漸攀升。
鬧劇也差不多了,沈曦夕覺得沒意思,挽着陸修的胳膊道:「我餓了!」
陸修凝視她片刻,像是要將她看穿一樣。
這眼神讓沈曦夕有些後怕,他不會還在為之前自己拒絕他的事情而惱怒吧?
她剛想張口說些什麼,陸修卻拉住了她的手往一邊走去。
有陸修在的地方,還沒人敢上前來打擾,二人得以清凈一會兒。
陸修拿了一份蛋糕遞給她,親自喂她吃。
沈曦夕有些羞赧,但不少人已經看向了這裡。
沈曦夕一時間不知道陸修是真心還是做戲,硬着頭皮吃了起來。
「你不是去辦事去了嗎?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陸修沒有回答,抬手擦掉了她唇邊的蛋糕,又將她耳邊的髮絲挽起。
「以後被人欺負了,直接懟回去。」
半晌,陸修忽然沉聲道。
沈曦夕抬頭看了他一眼,他目光深沉,眼中的擔憂讓沈曦夕看得心頭一暖。
前世自己是有多蠢才會不要他,一步步將自己逼入絕路之中?
想起那些往事,她喉頭微微哽咽,眼眶泛紅。
陸修不知道她是怎麼了,還以為她是受了委屈,伸出手想抱抱她。
指尖在觸及到她手臂的同時猛地縮了回來,他記得,她不喜歡自己的觸碰。
沈曦夕注意到他的舉動,心裏更加難過了,主動地抱住了陸修。
「謝謝你!」
謝他在自己最任性的時候沒有放棄她,謝他一直都在護着自己。
陸修不知道沈曦夕這是做什麼,感受到她的真實,他摸了摸沈曦夕的腦袋道:「你是我陸修的女人,不必受任何委屈。」
沈曦夕心裏高興,連帶着胃口也好了不少。
雖然是沈世康的生日,但沈曦夕卻沒上前跟他打招呼。
陸修被人喊過去說話,她隨便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坐下。
視線隨意游晃中,忽然注意到了前方的動靜。
魏姝不知道什麼時候勾搭上了一個富家公子,此刻跟男人說得正歡。
沈曦夕覺得好笑,來時魏姝穿的很平常,這不過一會兒工夫,她就將自己的衣服改裝了下。
原來的肩帶全部拆掉,勒緊了胸部,變成了一條抹胸長裙,該露的不該露的都能露出來。
再加上她那副清純的模樣,一勾一個準兒。
沈曦夕忽然記起前世自己臨死前魏姝給自己看的照片,所以陸修真的會跟魏姝在一起嗎?
一想到這,沈曦夕便覺得心裏很難受,像是有人拽住她的心臟一樣讓她無法呼吸。
陸修注意到沈曦夕的異樣,結束了對話扶住了她,緊張地問道:「沒事吧?」
沈曦夕看了他一眼,眼中的痛心疾首讓陸修看得為之一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