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亦漫漫》[慢慢亦漫漫] - 第9章 金楓熠討回公道

張瀅旭接到電話後立馬去上司辦公室請假了,還是頭一次見這個穩重的人在公司慌慌張張的,這讓她的上司以為她家怕是出了什麼大事,還特地多批了兩天假。

張瀅旭可以說是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來到萌雅身邊的,用她的話說就是「體育考試都沒那麼拚命撒腿跑。」來到別墅前她就懵了,還以為是自己走錯地方了,正想打電話跟萌雅確認,沒想到管家出來了,說是顧小姐在裏面等着,這一路帶着走進去她還忐忑的提着一口氣,見到萌雅那一刻立馬就鬆了下來!

金楓熠這會兒還是看不出喜怒,但是依舊很有耐心的詢問萌雅:「有事情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不清楚要問的,或者不舒服就找管家,管家會安排,這樣可以嗎?」萌雅看着金楓熠,感覺他好像非常生氣並且不開心,沒有回答而是問:「你要去哪裡?」金楓熠也不避諱,直接說:「從酒吧把你帶出來的,那邊還有事情要處理,等我處理好了再來告訴你。」萌雅猜到了他要走,但她不知道自己去過酒吧,手不自覺的顫了顫,點點頭只能應聲:「好。」

金楓熠一走,張瀅旭立馬湊過來:「除了手,還有沒有別的地方受傷?」萌雅還沒來得及回答,又聽見張瀅旭說:「醫生呢?這要問醫生比較靠譜!」說著又匆匆走出去找管家,高醫生已經走了,管家告訴了她萌雅的詳細情況,一併把醫生送過來的驗血報告單和其他報告單拿給張瀅旭,她這才作罷。

看完這些報告單,張瀅旭抬起頭不客氣的說道:「行啊顧萌雅,這都學會自殘了,可以啊。」萌雅一時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只能委委屈屈的撒個嬌:「嗚嗚嗚~我都疼死了,旭旭~能不能安慰安慰我…」「吃過飯沒有,還有力氣撒嬌,你怎麼那麼能耐惹這些事出來。」萌雅搖搖頭,剛剛金楓熠是要喂她來着,手都包紮的那麼腫肯定是用不了了,一想着閨蜜快來了,就不好意思讓老闆伺候她,只能說不餓,待會兒吃。這個時候一問,只能扁扁嘴鬧着張瀅旭喂她了。

別墅這邊在打打鬧鬧,氣氛還算愉快,當事人已經走出沉悶的情緒了。但酒吧那邊,卻是低壓的讓人窒息。

金楓熠不抽煙,不喝酒,唯一發泄情緒的方式就是比武!來這個世界的這幾個月里,他已經好久沒有像今天這麼痛快過了。就在前一刻鐘,金楓熠本來還想當面鑼對面鼓的,跟陸凌亦面對面來解決問題,後來他改變主意了,這不是在大金,不能衝動。

於是,有關萌雅:現在網絡上已經查不到一丁點有關萌雅的個人信息,也問清楚了,除了拍的照片,沒有做其他不利於萌雅的事,至於監控上看到有咸豬手對萌雅意圖不軌的,金楓熠就讓他們自己給自己一刀,否則就他來動手剁了。這一**的威脅已經讓他們腿腳打顫了。

而這解決完一個問題,接下來就要安撫他自己那無可發泄的情緒問題了:先簽個契約,在場參與的每一個人,都要和他對壘,贏了可以走,所有恩怨一筆勾銷!輸了不僅要挨這一頓毒打,還得記上一筆,以後遇到了都是一頓打!並且生死自負!這一開始還有人躍躍欲試,拼了命也想走出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