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樹繁花》[滿樹繁花] - 第10章 依舊是獨一無二的關愛

陌生的地方,加上認生床,她渾身不自在。睡了一個多小時就醒來了。

掃視這高檔的房間,倦容堆積。

緩了緩,大腦運轉,她想起來了,梵七煙創業了。一組零碎的記憶片段,一些不全的對話。

房間很安靜,遠離喧鬧的頂樓,梵七煙特意為她準備的少女風格的房間。

拿起床頭柜上的相框,她與他的合照。照片里他們笑容燦爛,多美好。

她起身,開燈。

寬敞明亮的屋裡,一切那麼夢幻。新的電腦,新的衣服,新的書籍,新的小飾品,新的盆景……

她滿心歡喜地伸手撫摸。

有獨立的衛生間,她開燈。空間大設施齊全,高端定製。

她甜甜的笑了。

置物架上擺着瓶瓶罐罐洗浴產品,香波沐浴露,護髮素,身體乳。還有兩套換洗的內衣。

這是準備很久了……

她合上玻璃幕門,寬衣洗澡。其實她不太舒服,頭重腳輕,昏昏沉沉,做事一愣一思考,緩慢。

咔擦,外面的門打開了。

梵七煙進來,手裡捏着一個小瓶子。夜總會很忙。他忙裡偷閒,過來望望。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歡自己的安排。

床上是空的,衛生間傳來水聲。

「洗澡了啊。」他自言自語。坐下來,沙發與衛生間是相對。

波點起伏花紋的玻璃門,雖看不見裏面,但是迷迷糊糊能顯現身影。她凹凸有致身材,像投影展示在他眼前。

他慌了神,心噗通噗通跳。他放下小瓶子,撇開臉,左右不定的眼球出賣了他。咳嗽幾聲,掩飾尷尬,每一個細胞都跳動着無法自拔。

梵七煙只好掏出手機,埋頭打遊戲。渾身莫名的燥熱,喉嚨乾澀,弧度喉結滾動。

他脫掉外套,無法平靜下來。

game over~~就在他掛掉的時候。

楊亦樂竟然穿着內衣走出來,彎腰低頭,白毛巾包裹着她的秀髮,濕淋淋的。

噴鼻血!這哪能受得了。

楊亦樂好像不在狀態,這麼大一個活人也沒有看見。只見她坐到床上,機械地擦拭着濕發。

一會兒沒了動靜,發獃。像掉線了,一動不動。

她就是不想動,保持呆樣,大腦空白,無比的解壓,舒服。

梵七煙將遊戲聲音開大,震撼的配音。他操作,槍械射擊聲,戰鬥聲,對話聲,混成一團。

這是…什麼聲音。楊亦樂一怔。

終於連上線了。

好像是……

她猛的回頭,看見坐在沙發上打遊戲的梵七煙,驚魂瞬間,花容失色。她忘記,這兒不是她自己的家裡!

她一把抓起睡衣,羞愧難當的遮擋住自己的身體。

「阿七,你這個混蛋!」她一邊罵,一邊躲到床下。

梵七煙裝作聚精會神地打遊戲,完全沒聽到她說話的樣子。

楊亦樂趕緊套上睡衣,七手八腳的繫上腰帶。憤怒地探出腦袋,興師問罪的模樣!

見他埋頭,手機傳來奮戰的音樂。

真的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她狐疑。

他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演的。

這個傢伙,氣死人了!虛驚一場!

「耶!勝利!」他開心極了。

抬頭,楊亦樂嘟着小嘴。

「洗澡了啊?」

「你什麼時候來的!」

「啊?一局遊戲吧。」

雖然很惱火,但是想想沒看見,就算了。她沒好氣的坐下來。摳着手指甲,又開始發獃。

「想男人了?」梵七煙躺在沙發上。

他很不開心,在沒有弄清楚A大校門口遇到的那個男人的目的之前,他都不會安神。這A大,人才濟濟,什麼樣的狠角色都有,非他現在力量能擺平一切事。

「想男?!人!梵七煙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有沒有遇到什麼人,跟我說說。例如外表高雅城府深的那種?」

「啊?沒有。」

「真的?」

梵七煙還沒有十全的能力,去拿捏任何人。希望這個傻乎乎的女人能給他足夠的時間去成長,最後成為她唯一的依靠。

「談戀愛了嗎?」

他這是怎麼了?問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

她搖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