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樹繁花》[滿樹繁花] - 第4章 再見面

南區,道路被雜亂叢生的草地吞沒,但那三棟高樓挺直地聳入蔚藍的天空中,隱隱約約散發著與世隔絕的寒氣。

十一點五十分

時間還早。

楊亦樂提前來到這裡。

她想着沒什麼事,找個地方休息。哪知大樓電動防盜門緊緊關閉,門口警衛巡邏。

沒辦法,她決定還是去買點午餐。轉身離去。

此時,一輛紅色寶馬X7駛來,與她錯開。

南區大門緩緩打開,巡衛行禮,從車子上走下一位男人。

他身材偉岸,膚色雪白,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猶如希臘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

身着白色手術衣,才結束醫院一場手術,匆匆忙忙地趕過來。

他將鑰匙丟給巡衛,直挺挺的走進樓里。

巡衛將車子開到地下車庫。

疲倦從四腳鑽到肉皮里、骨髓里,男人習慣了。

昨夜熬夜做實驗,早飯也沒有來得及吃上一口。上午一場手術,而後匆匆忙忙趕來這裡,一點半還要講課。

303教室,兩百多平方米的空間。

地面鋪着紋路複雜、淡雅高貴的大理石,藍色素花牆壁的兩側,擺着名貴的紅木書架,書架上一排排各種經典醫學名籍,還有實驗玻璃器皿。

他疲倦地靠在書架上,揉揉眼睛。頭昏腦脹,一種失重的感覺。吸了一口氣,甩甩頭。

中午也沒有來得及吃飯,秘書li在公司忙工作,助理這個點還沒有趕過來。

手機震動,他看了一眼,是母親的私人醫生髮來的檢查報告。

情況不太好,他準備下午去一趟,照顧母親。

胃部傳來一陣扭曲的疼痛,讓他悶哼一聲。痛的越來越厲害,他扶着書架,艱難地挪步,走到講台,坐下來。仰着面,閉上眼睛,好看的喉結滾動。

他摸一顆止痛藥,伴着一口礦泉水,吞下去。

隔了一會兒,好受了一些,他打開電腦,把課程安排整理出來,檢查一遍,確定無誤。再調取線上預約記錄,兩百號學員,不同年齡段,基本同一個目的。

最後拿出筆記本,布置課後習題。當一系列事情處理完,他才踏實的閉上眼睛,昏昏沉沉間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放下所有的工作,卸下一切疲憊,他像個嬰兒,沉沉入夢。

夢裡一片霧蒙蒙,只是有個女孩子,看不清臉,笑着說:來抱抱我好嗎?玄年……可是他怎麼也抓不住。

當楊亦樂再回來的時候,電動門已經拉開了,沒有保安人員,想着是不是吃飯去了。拎着麵包和水果,她走進去,尋着門牌號,找到了三樓。

這裡冷氣開很低,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隨而來的是一股陰冷的風,每一間屋子黑色遮陽窗帘拉緊,看不到裏面的情況,每一個人影,無端的恐懼侵蝕着楊亦樂的皮膚。

她打了一個冷顫,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