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樹繁花》[滿樹繁花] - 第9章 首次交鋒

梵七煙握着她的手,軟綿綿的。只是冰涼,出門也不知道多穿點。他揉搓着她的手,低頭哈氣,給她取暖。

「你看你,永遠不會照顧自己!」心疼壞了。

是啊,她就是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被照顧的太好,再一個人,手忙腳亂,什麼都做不好,

「我給你打了多少個電話,為什麼不接?」

「沒有啊!」她忘記了,趕緊補了一句:「我換了校園卡,那個號碼不用了。」

「小天才確實不適合你用了。」他笑着說。

「嗯。」

「怎麼才出來?」

「我好多作業,搞的頭昏腦脹。」

只有在學習的時候,她才會忘記時間。

「沒事就好。」他急死了。

只要她平平安安,其他都無所謂。

從楊亦樂父母回國之後,他一直不敢接近她。畢竟自己看起來就不像好孩子,加上事業繁忙。只能天天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在她家樓下,看到她房間熄燈才會安心離開。

「來,學霸,送你的。」梵七煙捧着花,微笑。

「哇!!」她激動的接過花束。

長這麼大第一次收到花。太興奮了!

「還有這個。」

「香奈兒的包!」

「慶祝我的小白兔考上名牌大學!」

她喜極而泣,秀氣精緻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總歸是女孩子,喜歡收禮物,滿滿的儀式感。

這是她這麼久以來,最開心的事。

她又蹦又跳,怕失態,捂着嘴。轉過身子,背對着他,哭着。

「乖。」他說。「今晚去我那裡睡吧。」

她擦乾眼淚,點頭。

以前外婆住院,周末無家可歸,她都是去他的私人公寓住兩天,很單純的借宿。

梵七煙敏銳的洞察力捕捉到不遠處一輛紅色寶馬X7。他冷冽桀驁不馴的眼神,發出警惕的寒光,似警告。

對方並沒有任何動作。

車前擋風玻璃透亮。能看見玄年毫無畏懼的表情。

對梵七煙來說,這是活生生的挑釁。他微微拉長眼線,如暗夜裡一頭攻擊力數值上升的黑豹子。

玄年直面迎接他的警告,傲氣又冷漠。

這個昂頭的白髮少年,下巴的線條如刀刻一般,有着歐美皇室貴族的特質。

眼前這個人,淡雅如霜。渾身一股王者風範,他俊美如冰冷的太陽神,盛氣凌人。梵七煙的直覺告訴他,此人絕非等閑之輩。

「阿七,上車呀。」楊亦樂說。

一觸即發的緊張局勢被她打斷。梵七煙上車。

雙方所有的猜測都是挑釁,日後必有一戰。

梵七煙知道,自己的小白兔被天空中盤旋的老鷹盯上了。

這讓他很不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