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2章 不受寵

覃樓月收斂着心神,望着黑衣人狼狽逃跑的背影若有所思。

「小姐?那些黑衣人為何要殺我們?」桃子弱弱地喊了一聲,聲音裡帶着哭腔,看着跟她一起來的人都死了,眼淚混着雨水流了下來。「怎麼辦,他們都死了。」

「讓人來收屍吧。」覃樓月側眸看向身邊的桃子,放開了她,往前走去,聲音冷漠地道,「我不是你家的小姐,你認錯人了。」

桃子一聽,顧不得害怕,急忙跟上前去,其實剛才看見覃樓月跟黑衣人打鬥的畫面,桃子也猶豫着是不是認錯人了。

但桃子還是幻想着,或許是她家小姐深藏不露呢,畢竟是將軍的女兒,會點武功也不稀奇。

「可是您跟我家小姐長得一模一樣,您是叫覃樓月嗎?」

聞言,覃樓月頓住腳步,「你家小姐也叫覃樓月?」

桃子整個人有瞬間地呆住,很快又回過神來,「小姐,您都記得您的閨名,您的身份又怎會忘記呢?您不要逗桃子,桃子都要被您嚇死了!桃子知道您很傷心,九皇子欺騙了您的感情,但您想想夫人,夫人為了您已經被打得丟了半條命,現在還在府里巴巴地等着您回去呢?」

這個叫桃子的口中所說的事與她無關,所以覃樓月確定桃子是認錯人了!覃樓月抬頭張望,這麼大的雨,她已經成了落湯雞了,也沒有避雨的必要了,她抬腳往前走。

桃子見狀,眼疾手快地拽住覃樓月的衣袖,小跑着跟在她的身後,不時地還為她指路。

路上,覃樓月也從桃子那兒了解了不少。她也終於確定,她是真的穿越到了一個陌生的時空,一個陌生的國度,楚鳳國。

當今的皇上是楚鳳國的第三代皇帝,已經在位十八載了,他的膝下有十五位皇子,二十位公主。

聽說那個覃二小姐一直戀着當今的九皇子,兩人一度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整個京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可就在覃二小姐以為九皇子妃非她莫屬的時候,皇上沒有任何預兆的,突然下了一道賜婚聖旨,將丞相府的嫡長女譚施施許配給九皇子做正妃。

那麼覃二小姐就算還想要嫁給九皇子,也只能是側妃了。何況,覃二小姐只是將軍府一個庶出的女兒,論身份地位,規制禮數,就算與九皇子情投意合也沒有資格做正妃,能成為九皇子的側妃已是莫大的榮耀。

但是,覃二小姐依舊氣不過,想不通,也感覺失了臉面,就在九皇子大婚之日,也就是今天,哭着跑出了將軍府。

桃子帶着幾個小廝一路追着覃二小姐出來,等他們找到人的時候,只看到了覃二小姐跳崖時掀起的一片粉色衣角。

覃樓月想,那個狼嘴之下的女人不會就是與她同名同姓的覃二小姐?為了一個男人跳崖,值得嗎?

世上男人多的是,沒有了九皇子,不是還有其他富貴人家的公子哥嗎?憑覃二小姐將軍府二小姐的身份,高嫁出去完全都不成問題,何至於要為了一個男人尋死呢?真是太可惜了!

覃樓月暗自搖頭,為那個女人感到不值。

「小姐,您今早上還去鬧了九皇子的婚宴,夫人為了替您求情,已經被老爺用軟鞭打得奄奄一息了,夫人就您一個女兒,您可不要再做傻事啊。」桃子一邊跟着覃樓月,一邊帶着哭腔地勸導。

覃樓月的內心有點複雜,剛才她也看了懸崖的高度,一個人如果不會武功,從那麼高的懸崖跳下來,就算不是粉身碎骨,活下來的機率也不大。這個桃子居然認為覃二小姐還活着,也是有點天真。

不過,覃樓月想到她現在的處境,她突然來到這個陌生的異世,無依無靠,無家可歸,總覺得心裏發虛。所以,眼下,她迫切需要一個臨時能夠落腳的地方。

而桃子認定了她就是覃二小姐,她何不藉著覃二小姐的身份,先給自己謀個安身之所,以後再從長計議?

覃樓月這麼想着,就當她欠覃二小姐一個人情,但逝者已矣,這個人情,有機會就報答覃二小姐的母親總可以吧?

覃樓月想通了,側眸看着身邊的桃子,點了點頭,「嗯,以後那種事不會再發生了,你帶我回府吧。」

覃樓月平靜冷淡的語氣,反而惹得桃子突然哇哇大哭起來。

覃樓月聽着有點心煩,她平日里最討厭哭哭啼啼的女人,她都不懂女人怎麼動不動就哭,那眼淚就像泉水一樣,無休無止的。

但桃子也不過十六七歲,本是在母親懷裡撒嬌的年紀,可已經要面對成年人的世界了,今日若不是命大,說不定就要命喪黃泉了,她大哭一場宣洩心中的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