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4章 覃樓月在外學了妖術

「妹妹何時變得這麼牙尖嘴利了?莫不是被九皇子大婚刺激地忘了自己庶出的身份了?」覃雪煙面上滿是不善與輕蔑,「如此頂撞於我,看來你是忘記以前是怎麼挨打的了。」

覃樓月冷笑出聲,「姐姐這是又要準備打我?」

「你說呢?」覃雪煙伸出手,銀杏陰森森地看了眼覃樓月,把手中的長鞭恭敬地放在覃雪煙的掌心裏。

覃樓月微挑着眉梢,面色淺淺淡淡的,未見一絲的害怕。

「姐姐這是要為了一個丫鬟打我?」想想不過是一個想打她的理由罷了。

覃雪煙沒有再說話,冷哼了一聲,手中的長鞭打在地上,發出了刺耳的鞭聲。

鞭聲再次奏響,周圍的空氣瞬間凝結,眼見着長鞭即將打在覃樓月的身上,桃子下意識地擋在了覃樓月的面前,「不許傷害我家小姐。」

覃雪煙可是將軍府的嫡長女,武功自然不錯,長鞭猛力一揮,帶着一股勁風掃向覃樓月主僕倆。

勁風襲面而來,桃子下意識地閉起眼睛,預想中的疼痛沒有襲來,她的眼睛微微睜開了一條縫,就看到一隻白皙纖細的手抓住了鞭尾。

「小姐?」桃子驚訝地叫了一聲,她都快忘了,她家小姐可是深藏不露的,今天那麼多黑衣人都被打跑了,她家小姐的武功絕對能與大小姐一較高下,已經不用她替她擋鞭子了。

覃樓月低眸掃了眼桃子,語氣淡淡地道,「你退到一邊去。」

「是,小姐。」桃子乖乖地退到了邊上。

覃樓月目光雖然平靜,但無形中又有一股強勢的壓迫感在周身瀰漫著。覃雪煙自然而然感覺到了,她皺着眉,心道曾經那個唯唯諾諾的覃樓月什麼時候有這麼強大的氣場了?

覃樓月眸光淺淡地瞥向覃雪煙,「你確定還要打嗎?」

「從你進了我的院子開始,就別想着安然無恙地出去。」

覃雪煙放着狠話,雙手緊緊抓着皮鞭,手上突然用力一拽,不但沒有拽動覃樓月,反而被覃樓月拿住了鞭子被動過招了。

覃雪煙的院子剛才還是井井有條,生機盎然的,幾個長鞭下去,那些花花草草不是折的折,就是被連根拔起,整個院子頓時變得凌亂不堪。

覃樓月不想戀戰,她只是想教訓一下覃雪煙,藉著覃雪煙這個大小姐立一下威,告訴覃府上下的人,她覃樓月雖然是個庶出,母親也不受寵,但如今她們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了。

就在覃樓月拽着長鞭的手一緊之時,長鞭已然全部到了她的手上,隨着一聲疾厲的鞭聲響起,覃雪煙忽然大叫了一聲,隨之她的後背就多了一條血痕。

覃樓月適時地丟掉長鞭,微彎嘴角,「覃雪煙,這次我就暫且放過你,但也請你記住,在你沒有成為皇后之前,你也只不過是覃府的一個嫡女罷了,沒什麼值得高人一等的,大家還是和平共處的好。」

覃樓月說完,優雅地轉身離開。

桃子震驚地瞪大了眼睛,乖乖地跟在覃樓月身後離開,但面上明顯有興奮的神色。大小姐從小就是高高在上的,驕傲的像一隻孔雀,在府里除了老爺大夫人,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今日被她家小姐打了一鞭,算是被狠狠地打了一回臉,肯定夠她疼幾天的了。

覃雪煙忍着疼痛,櫻紅的雙唇微微顫抖,落在覃樓月身上的目光陰森而又恐怖。

「銀杏,去告訴父親,就說覃樓月在外學了妖術,想要我的命。」

銀杏剛才已經被覃樓月身上強大的氣場嚇得縮在一旁不敢吱聲,聽到覃雪煙所說的話,眸底尚有害怕的眼睛突然一亮,急忙應了下來,轉身就急匆匆跑去覃榮凱的院子。

「老爺,老爺,不好了,二小姐因為九皇子大婚受了刺激,想要了大小姐的命,您快去看看吧。」銀杏一副惶恐,驚惶未定的表情。

覃榮凱正在聽着其中兩位夫人說起在九皇子府的所見所聞,乍一聽到銀杏喊的話,條件反射地丟下茶杯站起身,「又是覃樓月!她想幹什麼?還嫌鬧得不夠嗎?我的臉面都讓她丟盡了。」

銀杏跑到覃榮凱面前哭泣,「老爺,二小姐今日受了刺激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也不知她從哪兒學來了一身妖術,竟然拿長鞭抽在了大小姐的背上,可憐大小姐皮嬌肉嫩的,哪兒受得了長鞭抽啊?這幾鞭下去就血肉模糊了,二小姐這不是想要了大小姐的命嗎?若是讓太子府那邊知道小姐受了傷,我們覃府怕是要背上一個打太子臉面的罪名了。」

不得不說,銀杏長了一張顛倒黑白的巧嘴,而且說的似乎還有理有據,至少覃榮凱已經信了

「好一個覃樓月,今天才給我捅了

猜你喜歡